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政治困厄中习氏谵语:朝共产主义方向努力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天安门上,一侧是中国总理李克强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另一侧是江泽民(2015年9月3日)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天安门上,一侧是中国总理李克强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另一侧是江泽民(2015年9月3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再次为中国的未来指明了方向:“不能认为共产主义虚无缥缈,我们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朝着共产主义的方向努力”。如今中国经济泡沫都已破裂,将进入十年衰退期,党内高层内斗未已,作为党与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重吹肥皂泡理想,只能说明:在无法挣脱的政治困厄中,他不得不先保持政治正确。

中共统治历五代,谁与共产最接近?

中共一直坚持共产主义理想说教,但各阶段的表述有些差别。现阶段的理想早已通过政治教科书深入中国人心,中学生背得滚瓜烂熟:生产资料公有;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彻底消灭阶级差别与重大差别;国家最后消亡等等。只是中学生们不知道,要实现这些理想可不容易,必须经过非常血腥的过程,对内彻底颠覆“和谐社会”,财富分配上重新洗牌;对外要发动无数战争,消灭其他所有国家之后,中共这国家才能“主动消亡”,完成理想。当然,咱得理解习总说的只是朝着这方向努力,并非全部实现。实现的过程就如前苏联晚期的政治笑话:“共产主义理想离咱们多远?五公里,还差五公里,永远差五公里。”

毛泽东时代的文革宣传画2006年在北京自由市场上卖。有的重印时加上了标题“疯狂年代”

毛泽东时代的文革宣传画2006年在北京自由市场上卖。有的重印时加上了标题“疯狂年代”

按上述标准来说,中共治国近70年,毛泽东时代离共产主义最近。那时不仅生产资料公有,连“重大生活资料”,即绝大部分城市居民栖身的住房都是公有,普通生活资料“按需分配”——因是共产主义的前期社会主义阶段,所以改成按计划分配指标:除北京上海广州等少数大城市之外,全国大多数中小城市居民每月23斤粮食、2两食用油、半斤猪肉指标;每人每年1丈2市尺布票,逢年过节2两糖票,偶然可买到古巴的进口糖;阶级斗争“天天讲、年年讲、月月讲”,每天都在为消灭阶级差别及各种差别(包括思想差别)而无情斗争。

在国际社会,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也在忙着“解放全人类”,在马来西亚、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培养代理人颠覆各国政府的同时,还向非洲输出革命,培养了一大批革命领袖。这些“毛主席的好学生”后来通过民族解放运动,成为亚非拉美各国的领导人,不少是世界闻名的独裁者,其中的极品是柬埔寨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仍然健在的还有津巴布韦的穆加贝。

形格势禁之下,共产主义旗帜能举多高?

习总领导期间,中国如果只是扭过头遥望“共产主义方向”,那倒问题不大。倘若要“朝共产主义方向行进”,首先得要实行全面的公有制,这得实行三大消灭,一是消灭改革以来形成的非公有制经济;二是将外资赶出去或者没收后纳入公有制范畴;三要消灭贫富差距,首当其冲的是让大批利用父辈权力致富的红二代交出财产,将抢来的钱再吐出来。有人从“朝着共产主义方向努力”这句话中嗅出了味道,因此赶忙写了一篇《别让李嘉诚跑了》,引发舆论纷纷猜测是不是要打土豪了。

北京一个礼品摊上,习近平和毛泽东的纪念盘并列(2014年6月4日)

北京一个礼品摊上,习近平和毛泽东的纪念盘并列(2014年6月4日)

中国经济早就是国企、私企、外资三分天下。目前外资纷纷撤退,私企也正在加大“向海外投资”力度,引发大量资金外流,中国外汇储备从去年6月至今年7月减少3000亿美元,8月份继续减少1000多亿,中国政府正忙于进行“钱袋保卫战”,加之中国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在今年9月上旬的G20会议上,财长楼继伟说了,中国经济将进入衰退期,时间长达5年甚至10年。习近平再霸气强势,回到毛时代这种“翻烙饼”的宏伟大计也只得撂在心里,否则真的要告别盛世,成为叙利亚第二了。更何况,习曾经宣示过一条戒律:毛与邓的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在中国如今这极为诡异的政治氛围中,要防止政敌攻击,得高举共产主义旗帜,坚持政治正确;要维持统治,得继续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

“穷马”为何对习的“共产主义方向”保持沉默?

既然共产主义的高级理想是“逗你玩”,那么回到毛早年率领穷人闹革命、翻身求解放的共产主义起步阶段,即消灭剥削阶级,打土豪分田地,总应该有点热情吧?可是本应雀跃的穷马克思主义者(新无产阶级的一部分)也未见欢呼起舞,原因何在?

穷马克思主义者理论水平不高,要完全读懂《共产党宣言》有点困难,因为穷马们习惯用非黑即白这种简单思维看待世界与历史,当读到那段“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时,也会发懵:为什么革命导师要赞扬资产阶级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但他们能够充分理解毛泽东这位“中国农民之子”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后提炼出来的“打土豪分田地”,“剥削有罪”、“造反有理”,“剥夺剥夺者、穷人翻身得解放”,这些早已成了他们的精神动力。

他们听了习总宣示要“朝着共产主义方向努力”之后,之所以没有欢呼雀跃,乃因他们知道,经过中共革命时期的“打土豪分田地”,中共早已从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政党”变成中国控制一切土地森林矿产的唯一大地主,成为控制大型国企的资本所有者,中共官员们绝大多数也成为富人与资产阶级。习总目前是中共“一哥”,反贪官没收的钱财都没舍得拿出来分给穷人,怎可能让“穷马”们去打土豪分田地?所谓“朝着共产主义方向努力”纯粹是逗大伙开心。所以,还是再去观赏“毛主席重回人间”,批判现在的中共变了颜色,一吐心中块垒比较现实。

当然,共产主义理想可以用一套物质指标表示。中共在50年代完成“剥夺剥夺者”的历史任务后,一时失去了斗争目标,共产主义理想被物化成“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如今这一理想早就土得掉渣,就连中国农村地区,大多数也都实现了这一共产主义理想。所以可以调整为“家家花园别墅,户户奔驰宝马,年年环球溜达”。

红旗上有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像

红旗上有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像

习近平强调共产主义,只为彰显“政治正确”

话说共产主义理想,早就被一些共产党领导人看得透透的。前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的侄女柳芭在回忆录中谈到,勃列日涅夫当年曾对自己的弟弟说:“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

马克思主义研究者们始终讳言一个事实,所谓“共产主义”目标被恩格斯在晚年抛弃。1847年10月,马克思的亲密战友恩格斯写了《共产主义原理》一文,勾画了其时只有27岁的青年对未来社会的憧憬。1893年5月11日恩格斯73岁时对法国《费加罗报》记者发表谈话说:“我们没有最终目标。我们是不断发展论者,我们不打算把什么最终规律强加给人类。关于未来社会组织方面的详细情况的预定看法吗?您在我们这里连它们的影子也找不到。”这位与马克思齐名的共产主义创始人,在采访中实质上否定了其年轻时为人类社会设计的未来模式。

习近平成长于文革时期,家庭变故让他成为一个非常务实的人。对于所谓共产主义,与其说他相信,不如说他只是将其当作表达自己“政治正确”的工具。所谓“政治正确”,中国与西方有不同的标准,中国红色政权统治下,坚持共产主义理想、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政治正确”;在西方,彰显人道立场与普世价值,帮助弱势者与受难者是“政治正确”。有时候,大势逼迫之下,为彰显政治正确不顾实际国情,东西方国家领导人的表现可谓异曲同工。比如最近当叙利亚难民潮涌欧洲时,德国总理默克尔既不顾本国的容纳能力与国民意愿,也不顾其他欧盟国家的反对,声称“接收难民无上限”,将欧盟置于危机之中就是一例。

今年6月之后,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政治博弈陷入困局,经济上昏招迭出,比如强力干预股市,这些都成为授人以柄之事。综合种种迹象分析,只能说,习这时祭出“朝着共产主义方向努力”这一法宝,乃是为了彰显其“政治正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