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 撬动股市的政府之手并非上帝之手


2013年11月25日上海一家私人有价证券公司股价显示器

2013年11月25日上海一家私人有价证券公司股价显示器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股市这头“疯牛”劲头正健,在此时提醒源源不断进场的中小散户,让他们重忆以往的股市教训,注定不得人心。但我还是想表达两点:对炒股者来说,信息来源决定股市逐利成败;对当局来说,政府之手并非上帝之手,在掷骰子决定他人富贵贫贱之时,也在扭曲一国经济的走向。

政策市特点:内部信息造就股神

中国股市既然由政府推动,政府机构及股市大鳄们释放的信息往往就是股市波动的根源。信息的散布、传递具有层级性与时序性。众多股民是否能够及时掌握甄别并做出反应,往往决定炒股者在股市中的成败。

信息散布的顶端是国家队与机构炒股者。这些机构资金大得可以撬动中国股市,他们在股市上多空对决时,常因某方提前获得内部消息而定生死。《撬动中国股市需要多少钱》一文,列有多个例子。这些机构除了养着一帮专业人士分析政策动向之外,还有专业公关人员专事搜集信息。他们深知中国股市的“繁荣”有赖政府之手,因此对那只手的任何轻微动作(即新政策出台)都会仔细分析,比如今年两会期间周小川关于股市的讲话,他们会立刻闻出味来;4月中旬股市超热,沪深两市成量在1.3万-1.5万亿之间,4月19日的降准正好符合专业分析人士预期的“政府一定会给股市适度降温”,因此20日沪深股指盘中现宽幅震荡,尾盘双双录得1%以上的跌幅。

但是,国家队与机构炒股,除了这些分析之外,他们更看重内幕消息。即来自证券监管部门、上市公司的内线消息。职司证券监管的官员往往“公私兼顾”——在承担监管任务的同时,顺便先于一般投资者获得了重要的内幕信息,为自己或亲朋谋取不正当利益。监管部门官员们违法之事特别多,2014年11月,由中国证监会、公安部、国资委共同举办的“内幕交易警示教育展”在全国巡展,上海、广东、深圳、厦门等地相继开展。虽然也查处了一些从事内幕交易的官员,但更多地是让一些有嫌疑的官员离职,以掩盖丑闻的发生。这些证监会官员离职后,往往会“下凡”至基金公司或者证券公司,这类公司也乐于接受,一是偿付以前所欠的人情债,二是可以利用这些前官员在监管机构的人脉。

上市公司内幕消息也很重要。2014年申银万国董事长李剑阁(曾在国务院系统长期任职)曾公开透露:每逢上市公司开会,有些监管机构派员列席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会议,“他们一面开会一面上厕所,一上厕所股市就波动。”所谓“上厕所”就是借机溜出去打电话传播内部消息。据称,这种会议不仅监管机构派人参加,当地金融办也来,而且来的人还特别多,只要能想出借口的人都来,后面坐的人比董事会人还多。他们为何对上市公司董事会这么感兴趣?乃因董事会是上市公司的重要决策机构,其对公司经营发展重大问题的决策,既属于商业秘密,更属于证券交易中的内幕信息,会议决策的内容事关该公司股价走势,更直接关系投资者的切身利益。按《公司法》和《证券法》从未赋予政府官员列席董事会的权力,这是明显的以权谋私。

概言之,政策市的主要特点就是:人脉资源决定获取内幕信息的质量与数量,是造就股市赢家的重要资源。虽然舆论屡屡批评政府官员从事内幕交易,指责其行为不但破坏了市场的公平投资秩序,损害中小投资者权益,还败坏社会风气,是一种以权谋利、损公肥私的新型贪腐现象。但是,在现有的制度环境中,要想消除这种现象绝无可能。

散户总成输家的原因:缺乏信息资源

无论是股市还是黄金市场,散户的形象被舆论以“老大妈”比喻,显其无知无能,只知跟风。这其实有点冤枉老大妈与散户。散户当然希望牛市延续的时间长一些,但也知道这头“牛”不可能永远劲健,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之所以总成输家,主要是缺乏股市信息人脉。他们多数人并不关心周小川的“池子理论”,对央行降准降息的目标是什么也不甚了了。只有少部分散户明白一个浅显道理:不管每个人的愿望是什么,股市的买进卖出并不创造财富,只是对社会财富重新再分配。赢了,算你赌赢了一次;输了,只好愿赌服输。整体来说,散户处于集体无意识状态,不可能象国家队与机构资金之间那样进退皆有策略与内线消息。少数有实战经验的股民,会给自己定下一个盈亏目标,不在股市上恋战,这类人有可能在股市上有所斩获,大多数散户只能在股市上随波逐流,充当垫底者。

截至4月3日,证券时报数据中心统计了今年以来普通居民资金进入股市的情况,结论是:至少有1.32万亿元新资金入市。由于4月中旬是IPO集中申购的又一高峰,银行存款流失严重,在月底前面临近万亿元的缺口,分析人士认为这些钱基本上都流进股市。面对本轮政策牛市的上涨行情,股民们全然忘记了以前的伤痛,已没有多少人记得2014年1月新浪财经发布的调查报告《2013年中国股市投资者大面积亏损》。

我还是在此重提旧事,亏损者占比约65%,其中,26.3%的人亏损了20%至50%,7.5%的人亏损高达80%以上。因为炒股,有32.2%的人生活水平明显下降,9%的人生活面临困难。当时,股民被迅速消失的财富深深刺痛了,开始检讨自己为何越来越穷。专家们给出的建议是:散户保住财富的唯一方法就是远离股市。如今,面对入市等于政府给人民发福利的财富故事又吸引他们入市。

央行筑池,难免溃坝之虞

我在《中国股市成牛,皆因政府之手》一文中,介绍过央行行长周小川为了应付流动性过剩这一中国金融的洪涝灾害,提出了“池子理论”,已经筑过的池子有房市、股市,有推友在推特上问我,“池子”一旦发生溃坝怎么办?

当了中国央行掌门人多年的周小川,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会认为筑了这个日交易量高达1.3-1.5万亿的超级大水池,牢牢抓住水池闸门把手就万无一失。从政府管理的角度看,这“池子”水太满时当然会放水,即国家队、机构资金离场,股市下挫;然后调整一下后视情况再筑池蓄水。但是这只能通过政策导引,谁敢保证这池子里面的风浪完全与池子外隔绝?

中国近年来为了救经济,不断实行宽松货币政策,2014年的力度不可谓不大,结果却于提振实体经济没有帮助,倒是股市有了热烈反应。比如2014年11月底中国两年来首次降息,接着又发布“387文”,将同业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实质上放松了存贷比,从而提升了银行的贷款能力。但实体经济层面对此并无反应,股市却反应热烈,11月降息后三周之内上证指数涨幅逾30%。今年3月下旬,周小川在2015年博鳌论坛上曾讲过,中国传统产业要出大问题,但依然占据着银行借款很大部分以及资本市场高比例的融资,为了鼓励新兴产业,银行贷款今后应该扶持新创企业与高科技行业。但话音才落,本轮政策性牛市却吸引了全民炒股。

既然宽松货币救不了中国经济,新增贷款根本流不进实体经济,而且越来越形成劫持中国经济、社会、政治之势。当局应该重新考虑金融政策。相比房地产这个圈钱的“池子”,股市对经济的直接贡献更小,更危险。中国房地产虽然高度泡沫化,毕竟带动了几十个上下游行业的增长与就业,创造了财富的实体形态房子,泡沫消退后,房屋虽然贬值却还会保留部分价值;而股市却只实现财富的转移,股市交易的本质是击鼓传花、不断吹大泡沫的过程,总有一天会蒸发平仓,泡沫消退后,输家将一无所有。

我的结论是:中国股市正在进行一轮财富洗牌,但赢家仍然是能够掌握各种内部信息并借机造势的“股神”;政策性牛市确实是头“牛”,但却是一头“疯牛”,不是健康的牛;撬动股市的政府之手虽然有力,但却不是上帝之手,这只手无法完全驾驭一头“疯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