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 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中国警车停在中国证监会门口(2015年7月9日)

中国警车停在中国证监会门口(2015年7月9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7月初北京高层毅然救市,中国股市出现了世界奇观:虽然一度只有3%的上市公司参与交易,也未达到4500点这一预定目标,但却在若干天内将股指勉力维持在3900-4000点这一区间。如今,政府终于发现,救市已成骑虎难下之势,让股市回复常态变成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

国家队退意甫露,众股指齐齐跳水

这次救市的主角是中国证金公司。据中国媒体介绍,证金公司的资金约有1.3万亿,共有两部分,一部分是21家券商以2015年6月底净资产15%出资,合计1280亿元,另一部分是证金公司从银行系统获得的资金,据《财经》采访“知情人士”,这部分资金的买入规模超过万亿元。这一救市资金规模显然远远低于彭博社估算的5000亿美元(3万多亿人民币)。

由于外资裹足不前,股市缺少足够的资金玩击鼓传花游戏,国家队奉命临危受命托市,现在淹留股市多日,也在思考如何安全撤出。7月20日,中国改革网登出一条消息,称证券管理层正在考虑用何种方式,在二级市场上撤回救市资金。市场对此消息立刻做出强烈反应,上午10时30分,就在市场冲高之际突然来了个急跳水,直至收盘,几大指数也未能收复早盘创下的高点,午后证监会出来澄清,虽然没有出现连续跳水,但市场的热情已经大减。可以预测,政府救市资金如果马上退出,中国股市将回归低位,导致此前救市的努力付之东流。

中国散户当中的大多数已在今年股市上折戟沉沙,据说这轮股灾一共消灭了60万中产阶级。尽管许多险中求富的梦想者还想继续搏一把,但因对场外配资有限制,美梦难以成真。无大规模资接盘,就导致政府资金无法撤退。

救市资金被套牢,不知救市方案的设计者们在设计之时想到过这一后果没有?

救市留下三大后遗症

中国政府救市举措,因其偏离国际金融市场的游戏规则太远,近期内至少给中国留下了以下三大后遗症:

第一,对A股被纳入MSCI指数将造成直接影响。路透社曾于4月底报导过,摩根斯坦利公司负责制作新兴市场指数(明晟指数)的部门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声称,据估算,全球追踪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资金约有1.7万亿美元,假如中国A股能被纳入MSCI旗下指数,应可吸引4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6月10日明晟决定不将中国A股纳入该指数,但认为今后几年内,把中国A股纳入该指数将是不可避免之事。

经过此番政府救市之后,很多境外机构投资者的看法有所改变,他们认为中国股市在暴跌后的大规模停牌以及禁止卖空的做法,严重损害了中国的信誉,“中国当局的救市行动意味着,中国A股事实上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可投资的市场”。

资产管理公司GAM的投资总监Michael Lai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过去几周的事情生动地提醒了许多投资者,中国是一个受政策驱动的市场,”明晟决定将推迟以人民币计价、在沪深两地上市的股票被纳入MSCI全球基准指数的进度,据说原定于2016年的纳入计划现在将延后至2017年。

第二、可能影响WTO评定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

自加入WTO之日起(2001年),中国就被定义为“非市场经济国家”,期限长达15年。中国政府非常不喜欢这一头衔,不惮劳烦地说服一个又一个国家。通过多方努力,在入世十周年时,全球已有包括俄罗斯、巴西、新西兰、瑞士、澳大利亚在内的81个国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令这张“成绩单”大打折扣的是美国、日本及欧盟等约30个左右、占全球3/4的“高收入国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中国政府倒也不太在意,认为按照WTO的规定,到2016年,中国将自动成为市场经济国家。

但政府救市这一举措实在太不“市场化”。明年WTO在进行相关讨论时,除非美国、日本、欧盟等国闭上眼睛,硬迫使自己吞下这只苍蝇,否则中国如何能在明年“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

第三、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受阻。

相比WTO的所谓“市场经济地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受阻使中国政府管理层更为忧心,因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于今年年底对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的构成进行每五年一次的复核,人民币是否能够成为IMF认可的全球储备货币,将于此次会议上见分晓。错过这次机会,就得再等5年。如果中国经济这5年内再发生点什么不测,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可能将永失机会。

7月18日,2015年国际货币论坛在北京举行,IMF驻华首席代表Alfred Schipke表示,加入到SDR一篮子货币,至少有四个维度的评估,除了货币在一国再出口当中是否起到门户作用、是否是自由使用的货币,将来该国是否能够提供相应的贷款等之外,还有北京最难把握的“IMF要检查的一系列的指标,由IMF成员国来进行评估”。

中国金融业高管层对上述评判标准烂熟于心。因此,当一行三会(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国资委、证金公司等各机构受命联手救市之后,业内就已预知《A股强力救市打乱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认为这次股灾与救市暴露出中国资本市场的软肋,即市场透明度与稳定性都乏善可陈,“政府对股市的干预伤害了政府建立一个兼具深度和流动性的金融市场的努力。令管理层推进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努力受挫”。

美国彭博社发文指出,人民币想要加入IMF的储备货币篮子,必须更加开放,使用上限制更少。而在这次救市行动中,IPO暂停,央企被要求增持,企业高管禁止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这些都凸显出国家力量对市场的影响非常大。

对中国政府一直比较友好的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对于中国政府这轮救市也持批评态度,他认为中国是个发达经济体,但“有一个资本错配和定价不当的封闭式金融体系”,希望中国继续未曾完成 的金融改革。

救市影响明天,但股市却关系到今天

最后,要回答一个问题:既然后遗症这么大,中国政治高层基于何种考虑决定出手救市?

一些外国观察者认为,中国政府出手救市,完全是反应过度,《金融时报》在《警惕后股灾综合症》一文中分析: “股市在中国内地的金融体系中仍只扮演相当小的角色。中国股市的市值大约只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三分之一,相比之下多数发达国家的这一比例超过100%。”

这些论者忽视了一点:其他发达国家的股市是开放性的,尤其是美国,来自世界各国的资本在华尔街与纳斯达克进进出出,翻云覆雨。中国股市主要是自家资金,外国资本只有4%左右。因此,中国股市对本国经济的影响远比他国股市对本国经济影响要大得多。

更重要的是,一国经济的“阿喀琉斯之踵”究竟在何处,内部人往往比外部观察者更清楚。

中国现在是百业萧条,股市一枝独秀。中国政府不惜工本地将股市做成“牛市”,就是因为将银行解困、消除坏帐、减少地方债务等宝全押在中国股市上。在6月份股灾中被套牢的不少就是是国家队,因此不能轻视股市下跌对中国经济的严重影响。国内有评论者为政府救市辩护,认为如果不施援手,就好比农民在春耕时宰牛。这段话说的其实是以下道理:救市可能影响明天,但如果不救股市,就连今天也将断送。没有今天,当然绝不会再有明天。

再往深里说,习李接班将近三年,高层政争纷扰,反腐伤及的内部人数不胜数,等着看他笑话的人实在太多。此情此境之中,股市成了牵一发动全身的命门所在,事关国运党运与领导人运数,岂能不救?这就是明知救市这只“老虎”的虎背易上难下,也得咬紧牙关搏一把的缘由。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国内观察者心中门儿清,但外部观察者只能雾里看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