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扎克伯格赶中国末班车为啥这么难?


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3月19日在北京

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3月19日在北京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扎克伯格要去中国,这是个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为此,小扎做了足足几年热身工作,从学习毛主席语录,直到习近平著作,不畏艰难地啃中文。最近还在北京雾霾中晨练,表达了与中国人民同呼吸的决心,终于获得党宣总管刘云山的亲切接见,不料Facebook进入中国之路仍然关山重重。

小扎欲进大中国,关山重叠路遥遥

3月24日,美国财经媒体Quartz发表《Facebook进入 中国的唯一道路是做政府的工具》(The only way Facebook enters China is as a tool of the government),披露了Facebook入华需要同时满足北京的三个条件:1、把中国境内产生的数据储存在中国的服务器上;2、与一家中国公司合资经营;3、屏蔽中国法律及政府部门禁止的Url及帐号。

假如小扎答应这三个条件,结果会是这样:

满足中国政府第一个条件,将来有可能成为雅虎第二。遥想当年中国记者师涛因为通过雅虎发了一份政府文件给海外网站,2005年被中国政府控以“窃取国家机密”判处十年刑期。雅虎因向中国当局提供师涛的电邮帐号及活动信息,导致师涛等被捕,因此遭受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各界的广泛批评,雅虎不得不于2007年11月在一次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由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向师涛以及另一位因类似事件被捕的王小宁的家人道歉,并在不久之后通过协议了结了他们提起的诉讼。据《明镜月刊》指出,雅虎支付了1700万美元人道援助资金,这笔资金由雅虎代表受害人及其家属捐给由劳改基金会等运作的雅虎人权基金会。

十余年前,中国的网络监控远不如现在严密。可以设想,中国政府将从中筛选出不少“泄露国家机密”者,小扎尽管可以不在意中国人的不高兴,但必须在意美国人的批评指责。届时,有雅虎这个案例在,赔付金额一定少不了。

第二个条件是“与中国公司合资”。这点看似简单,但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为了保证小扎赚来的钱不打水漂,他必须了解以下事实:中国自1979年出台第一部《中国合资经营企业法》、1980年成立第一个中外合资企业——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以来,已先后有十几万个合资企业建立并投入运营。这些合资企业中有些借助外资发展壮大,也有不少企业因种种原因最后解散。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的合资企业里,中外双方合作顺利的不足30%,有70%的合资企业都以“婚姻不和谐”的结局收场。外国公司对被迫与效率低下的中国国有公司分享运营控制权深感厌倦,因此越来越多的外国公司摒弃合资企业模式,而倾向于独资运营业务。以上资料来源于《案例篇:荆棘中前行 中外合资企业的成败得失》(《企业家日报》,2013年2月25日)。

关于第三条,“屏蔽中国法律及政府部门禁止的Url及帐号”,如果小扎按照党的要求办理,就等于在练《葵花宝典》的入门诀:“欲练神功,挥刀自宫”。自宫,即自我阉割之意。自宫后的Facebook,与国内的新浪微博相比,并无任何优势。既然没有什么优势,小扎又如何保证Facebook在中国市场一定能够战胜新浪微博,将对方的市场逐步蚕食?须知,新浪微博有如今这局面,也是身经百战,与网易、腾讯等残酷竞争得来的成果。

北京的天平:国家安全比“朋友”情谊更重要

话说刘云山常委已经亲切接见了小扎,也聆听了小扎念叨的“芝麻开门”符咒,那为什么还不开开大门迎小扎?刘常委难道不知道中国经济目前正需要借助外力,再续辉煌吗?

上述这些道理,刘常委当然懂。在外资纷纷撤出中国市场之际,有这么一家名声颇大的外资千方百计想挤进中国市场,所起示范作用当然不小。但小扎得充分体谅一下习总书记与刘常委如今日以继夜应付内部危机的苦衷。假如有什么想法,Facebook首先要自责所在的行当不好,社交媒体在太多领域内造成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其次要自省Facebook的历史记录堪称“劣迹斑斑”,几次Facebook革命,不仅搞垮了埃及穆巴拉克政权,还在香港与台湾给习总书记添了很大的乱,至今那两地还未完全回归党的掌控。

综上所述,尽管小扎做了许多中国人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比如诵读习总书记的著作、在雾霾中跑步吸了不少PM2.5颗粒,但因为Facebook进入中国兹事体大,事关党与政府的安全,因此不能因朋友情谊坏了大事。如果小扎不明白,容我一一解说。

按照习总书记近年来历次指示,互联网行业有关国家安全。2015年出台的《新国家安全法》规定的国家安全种类,几乎涵盖了政治、文化、军事、经济、科技等领域,包括全世界还未占领的太空领域。屈指盘算,除了太空之外,Facebook的业务几乎涉及上述五大领域。更何况,曾经在埃及革命、香港占中、台湾太阳花运动中被用作组织工具的Facebook,在中共眼中简直就是超级“麻烦制造者”。有了这些“案底”,就算小扎将习近平总书记的话点点滴滴记心头,日常诵读如经文,让习总书记在感动之下打开大门,也一定得派上一家政治绝对可靠的公司与之合作,盯着、看着、跟着,绝对不能让Facebook重蹈“麻烦制造者”覆辙,为“伟大、英明、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制造麻烦。

这在中共眼中,是决不能让步的原则与底线。就算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先生要来中国投资互联网,党也不能为了人情忘记了党的险情;更何况,扎克伯格目前充其量只能算“中国人民的新朋友”,要打熬成“老朋友”资格,还得努力拼搏上一阵。

小扎难以搭上中国投资末班车,倒也不算是有这种遭遇的第一人。遥想名满五洲的传媒大亨默多克,当年不知向北京弯了多少次腰,最终还是在北京撞了墙。因此,今年不行,小扎大可继续努力,“精诚所至,顽石为开”,说不定哪一天“芝麻开门”符咒就显灵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