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履险如夷的郭广昌还能平安否?


“复星集团”的主席兼共同创始人郭广昌(资料照片)

“复星集团”的主席兼共同创始人郭广昌(资料照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5年是中国富豪的背运年,不幸运的富豪包括政商们纷纷入狱、自杀,幸运一点的选择了“远遁”海外。在众多的消息中,曾公开声称自己与团队核心成员坚决不拿外国护照的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先“失联”、继而被宣布“协助调查”一事尤显瞩目。

郭广昌并购国企履险如夷

郭广昌的事业做得很大,被业界誉为“产业整合的先驱”,意即郭所掌舵的复兴集团,就像中国大陆版的“和记黄埔”。这个复星商业王国覆盖面如此之广,以至于掌门人被有关部门“邀请”去“协助调查”的消息传出,导致“复星系8股停牌,中港26股份受牵连,国药跌6%”。

郭广昌一直是民营企业家的安全榜样,即使曾经参与收购20多家国企,也履险如夷。须知这些年让民营企业家痛彻心肺的“十宗罪”当中,侵吞国有资产几乎是所有收购国企的民企难以逃避的一宗主罪,有如一把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郭有这样一张“国企收购成绩单”,但到今年12月初还平安无事,早就让众多民营企业家们觉得“这位老郭不寻常”。

据媒体总结,复星的秘诀离不开产业整合及收购,参股、控股。资金充足、争取话语权、步步为营,让复星、国资委、企业、职工都得好处等方式是其成功秘诀。早在2003年7月2日,《今日东方》就已发表《民营企业是怎样吞掉国企的:三大收购案例剖析》,文中涉及的南钢、国药,上海友谊集团(与王宗南有交集)均为复星并购杰作。除了强调郭广昌有良好的政商关系之外,对于复星实业——友谊集团——友谊股份——联华超市这条控股链的完成,记者忍不住发表感想:“复星并购友谊股份的程序的复杂性也颇让人觉得犹如‘雾里看花’一样。”

复星2002年介入的上海豫园商城并购案,更是被列为“财经界经典教材”。至今还让人觉得背景甚深,只能一言以概之:在豫园商城改制的列强争夺中,郭广昌几乎是无对手的独家胜出,个中原因当然有内幕。

我本人注意到郭广昌,是因为他对民企参与国企改革的态度与众不同。从2013年开始,中国政府开始推动民企参与国企改革,但宗庆后、王健林等人都视若畏途,《混合所有制:民企参股国企的六大风险》一文集中介绍了几位民营企业家对混合所有制的看法,其中提到的主要风险有:国资负责人不需要对资产负责;国有资产流失将是条高压线,会用来对付民企股东;国有股东比民企股东要强势得多,很难合作;如此等等。总之,就是民企不能与国企合作,合作就等于钻进圈套。只有郭广昌的发言《国企改革一定要防止国有企业资产流失》积极乐观,该文大谈原则:“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就是一点,制定好程序,规范、透明,这个问题就是这么解决的。我觉得这个应该是通过过程正义去解决结果正义的问题”,估计不少人充满好奇地读过这篇充满官话套话的文章,读过之后仍然不得要领。

上海的澎湃新闻很敏锐,12月11日推出《“不恋政治”的郭广昌如何成功投资国企20年》,开篇就说:“郭广昌的失联,让很多民企老板大跌眼镜。关于民企参与国企改革,他们还有太多问题想问。不同的是,过去,他们想知道,郭总为什么总能踩对;而现在,他们想知道,老郭究竟错在哪里”,整篇文章暗示性极强。

郭广昌“助调”的冰山之尖:王宗南

财新网在《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确已失联》(12月10日)一文中,毫不含糊地指出郭广昌与王宗南一案的联系:“2015年8月,上海市友谊集团原总经理王宗南案宣判, ……在该案判决书中,明确列明了复星集团卷入其中的细节,王宗南曾利用职务便利,为复星集团谋取利益”,“2003年,郭广昌曾以208万余元的低价将两套别墅卖给王宗南父母,经估价,当时上述两套别墅的市场价与实际价格差额合计269万余元。”

涉案金额虽然不大,但对司法机关来说,这是一个可以寻找到缝隙的突破口,“针大的孔,斗大的风”,就看郭广昌(或者其背后的支持者)是否有能力将这个孔给及时堵上。“协助调查”之意很明显,是要拿郭广昌做为切入口,挖出更大的人物来。

王宗南何许人也?媒体这样形容:“如果你看下王宗南执掌过的百联集团和光明集团旗下的那些公司和产品,你绝对会惊呆。因为你会发现,在上海的衣食出行几乎都被‘王宗南’给包了。”王宗南加上引号,作者许冰清等人想传导的意思很明显:“王宗南”并非个人。

被称为上海“商界教父“的王宗南,自1995年辞去上海市黄浦区副区长一职,出任上海友谊(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及联华超市总经理以来,其功业当中有一样与郭广昌相似:曾三次主导国企重组,其中复星并购友谊-联华案,王宗南与郭广昌有交集。其中还有一个上海立鼎“神秘诞生”。这个上海立鼎公司的主要持股人乃普通市民,王被捕后,有媒体称立鼎法人是王的好友。联想到天津大爆炸后那些公司法人的代人持股现象,恐怕立鼎的水不会太浅。

考虑到王宗南从落马开始,他与前总书记江泽民家族的关系就始终是人们关注的焦点。郭广昌要向王宗南行贿,说明郭王二人关系中,郭处于弱势。这么大一个并购案,王宗南居然只要了不到300万左右的贿赂,不合中国政商关系常情。

郭广昌的模糊背景轮廓隐现

郭广昌善于大而化之地用“太极、儒、道、佛”等心得介绍自己的成功经验,其政商背景虽然被国内媒体广为报道,但细节仍然模糊。如果采用排除法,还是可以从中找出一些相关线索。

郭广昌失联后,国内国外媒体、网站、微博都开始铺陈故事,生出了几个版本。第一个是关于郭与令计划有瓜葛那条,基本可以忽视,因为除了此时冒出的猜测,此前几乎无踪迹可寻。

郭的发祥之地及大本营都在上海,基本可以确定他昔日的成功与今天的罪罚,都与上海有关。第二个版本就是前一向出事的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被疑与郭有关。我上网排查资料并加以比对后,认为可能性小。艾出生于1960年2月,辽宁省辽阳市人,官场起步时间与郭广昌商场起步时间都在1992年左右。郭广昌自1992年出资3.8万元人民币,与三位复旦同学一起创办广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6年之间完成从3万到数亿的财富传奇,其时艾还在上海宝钢打拼。等艾2007年被任命为上海市副市长之时,郭已经在上海完成数项并购,称富中国。

第三个版本传上海市前人大主任龚学平被中纪委调查,牵出郭广昌,这更是不靠谱,因为龚出身媒体,主要在宣传部门任职,郭的商业帝国里,并无上海媒体。

第四个版本传说郭的后台是李源潮。李源潮“躺枪”的原因出自他与郭广昌的人生拥有两个相同的关键词:复旦大学与共青团系统。李源潮曾任复旦大学团委书记,1983年,经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向胡耀邦举荐,出任共青团上海市委副书记,同年晋升为共青团上海市委书记。此后离开上海至团中央任职。郭广昌于1985年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毕业后留在校团委。最大胆的猜想是:在复旦校团委期间,郭可能与李源潮有过工作联系,李出于顾念母校的原因,可能也会有几句慰勉之词。但资助郭广昌在上海打天下,既非李源潮所能,因为上海是“江总书记的后院”。也肯定非李所愿,李那时还在往上走,不会因帮助校友发财而给自己仕途埋下地雷。因此基本可以排除。

我倾向于财新版本,与王宗南有关,与王宗南有关就是与并购国企有关。澎湃文章在结尾说:“回顾郭广昌和复星的这20多年,有两点是可以确定的:一是郭广昌和复星历经风雨走到今天,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二是在下一阶段国企改革中,复星的经验和教训都将是必读的教科书”,其中“不为人知”四字堪称“春秋笔法”。

郭氏传奇再次证明:代表着光明的励志篇系列(农家子弟成国家领导人、亿万富翁等),说明中国人生活在“最好的时代”;代表着黑暗的腐败篇系列,说明中国人生活在“最坏的时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