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 令完成将如何“完成”他的故事?


谷歌地图显示的令完成在美国加州购买的房子。中国财新网和美国博讯网都说这个门牌号码是令完成的房子

谷歌地图显示的令完成在美国加州购买的房子。中国财新网和美国博讯网都说这个门牌号码是令完成的房子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富豪逃往美国的不知凡几,但能牵动中南海本届主人万千愁的人,当首推令完成与郭文贵二人。此前,令完成被传身携其兄令计划盗取的2,700份机密文件外逃,却迟迟未见其现身;郭文贵自称掌握中国政府的绝高机密,并屡屡通过博讯记者采访出台,搅出满天乌云后消声匿迹。如今,郭文贵鸿影沓沓,令完成的行踪经《纽约时报》名记傅才德文章大白于天下,国内财新网按照《纽约时报》提供的线索用Google地图搜寻结果,制成数幅图片,公告全中国人民。

已经明确的细节

以下全是细节,来源标明,以备查考。

1、令完成的豪宅的详细资讯:

傅才德在《令计划之弟潜逃美国,或寻求政治庇护》中提到:“房产记录显示, “令完成在内华达山脉脚下拥有一座面积为7,800平方英尺(约合725平方米)的住宅”,并未提及住址。

但提及令完成豪宅具体地址早就另有文章。今年3月7日,国内“新浪海外名博”姚鸿恩在《美国豪宅白送也住不起》(http://blog.sina.com.cn/yaohongen)中,披露了该豪宅的地址:“用Wang Cheng就能查到其拥有的加州卢米斯市的一处房产,所有权(Ownership)显示,另一人为 Li Ping,两人各占50%。Wang Cheng 和 Li Ping 是谁?当然是名人,若写明了,“根据有关……”,文章发不了。房子地址为 6105 Terracina Ct, Loomis, CA 95650。卢米斯市(Loomis)位于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的东北部。”

姚的博文透露一点,令完成在美使用的护照是Wang Cheng之名,而非令完成。根据财新网的报道,外界都知道令完成用化名“王诚”经商,其妻子李平系山西人,原央视主持人。这两位当是令完成夫妇无疑。

2、出逃时间已确定在2014年9月之前。

财新网今年8月4日的文章透露:“56岁的北京商人令完成于去年(2014年)秋天失踪,当时即有消息称,他与令计划大哥之子令狐剑一同出走美国。”

这一时间,我倾向于相信。以下事实可证:财新网2014年11月26日发表《令完成的财富故事》中称:“在二哥令政策于2014年6月(准确日期是6月19日)被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宣布因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四个月后,55岁的北京商人令完成也失去了人身自由”。这一说法曾被外界引用,以否定“出逃说”。也许,财新文章本想用“失去了人身自由”指其龟缩海外不敢现身。喜好热闹生活的中国人,有不少将移民生活看成“坐移民监”。

财新网今年8月4日发表驻华盛顿记者张远岸的《令完成被证实藏身美国 拥有725平方米加州豪宅》,其中有个细节,可以推导出令完成夫妇逃美时间。该文从房地产销售网摘录的消息是,令完成夫妇2013年9月以250万美元购得该房产后;仅约半年,2014年1月22日该房产曾挂牌出售,标价389万美元,后降价亦未售出,2014年5月23日摘牌;“2014年9月16日再次挂牌出售,标价为275万美元未售出,2014年11月3日摘牌不再出售。”

令家老二令政策6月19日接受组织调查,两个多月之后,即9月16日,令完成已在美国现身并筹划卖房。

尚待清晰化的几块拼图

1、令完成现居美国何处,并无具体信息。

令完成如今的行踪,除他本人之外,应该只有美国政府相关部门人士知道。傅才德推断,令完成可能住在德克萨斯州,是根据电话号码。但一个人完全可以住在华府却使用纽约注册的手机,除了技术部门可以根据一个人的手机信号位置确定人在何处,一般人没法做到这一点。

2、出逃方式及使用的护照是哪国的尚不清楚。

令完成在美使用的护照名是Wang Cheng,但持有的究竟是哪国护照,这点也无从得知。《令完成的财富故事》中提到:“在一份2003年度外资法人企业年检报表中,令完成以一个全新的名字‘王诚’,出现在九洲在线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一栏里。”既然早在十余年前,令完成就成了“外资企业”的总经理,手中有本香港护照或者其他国家护照,实在是“情理中事”。薄谷开来就有新加坡国籍。

鉴于令完成别名“王诚”这一信息为国安掌握,我认为令完成在其二哥令政策出事之后,不太可能公然使用王诚的护照离开大陆。因此,只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当其家族命运上空乌云密布之时,他已经见机而作,到了国外。令完成夫妇2013年9月以250万美元购得该房产,可算是一种安排。因为2012年令计划从中办主任调任中央统战部部长之后,令计划的仕途上空乌云密布。稍有政治经验的人,不可能不预作安排。

如果令政策被双规之后,令完成很不幸正好呆在大陆,那么他只有以下两种方法可以离开中国大陆:一是通过国安系统进行特殊安排,但当时还有活动余地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非令计划利益关系人,大概不会为他做出这种安排;二是出高价通过粤港、滇缅的走私通道出境,再飞往美国。这条管道主要认钱,只要令完成隐瞒真实身份,不让走私者感到要承担极大政治风险,应该能办到。

令计划获取的秘密文件价值几何?

《纽约时报》文章的总的看法是:令完成携带的机密文件对中共很有杀伤力,“令完成的财富和家族地位使他可以自由游走于中国精英阶层的各个圈子里。他可能掌握着有关习近平现在和从前的亲信官员的令人不安的信息”。

法广今年5月2日在《令计划被指控盗取2,700多份机密文件》中,引用博讯消息说,“新的调查指控,令计划透过各种手段,搜集前任以及现任中国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材料”,“当局调查发现,令计划落网前盗取机密文件2,700多份,涉及中共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相信部份已被令的胞弟令完成带到美国,成为要挟中南海的筹码。”

我对这些文件价值几何稍存疑问。因为令计划命运的转折点公认是2012年3月18日晚那场著名的“法拉利车祸”,此后约5个月,即2012年9月初,即被免去中办主任之职,转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

这两个职务级别相同,但权限与威势很不一样。令本人以前是胡锦涛“大秘”,任中办主任长达四年,这一点决定胡锦涛等最高领导层能够看什么机密文件,令计划就能看到。在法拉利车祸之前,令计划前程还算阳光灿烂,谨小慎微的令的“野心”无非是希望担任政治局委员。那时候,令计划不可能每天处心积虑地搜集各种文件,以备自己倒霉时作为换取安全的筹码。因为搜集这种文件的行为极其危险,一旦被发现,会引致大祸。令调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后,能够搜集到的文件范围有限,不足以作为筹码。因此,令计划“盗取机密文件”的时间,应该在2012年3月法拉利车祸发生至9月初调离中办主任这一位置之间的几个月。

令计划盗取的机密,我猜想可能不涉及军事机密。胡锦涛是军委主席,军委的文件上传给胡另有管道,不需要通过令计划。这些机密当中也不大可能包括网络战的资料,因为承担网络战的机构主要是军事单位,如总参三部美国局及其下辖的61398部队之类,令计划对这类核心机密无缘触及。经济方面,应该没有太大的机密,对于善于分析 的专业人士来说,公开资讯已经非常丰富。文化方面,如果是中共如何控制国内媒体及进行文宣之类,价值不大,令也不会搜集;因此应该主要是大外宣方面的资料,其中媒体名单不重要,因为媒体的文章立场就可表明自己的归属。估计如果有,大概就是几大西方国家办的中文媒体及大学、研究机构里的合作者与合作方式。政治方面,无非是涉及决策的暗室操作过程,以及各政治高层家庭的机密资料,包括那些财富故事之类,其中不少已经通过传说流行于网络。

因此,我判断,令完成虽然是“中国最具杀伤力的叛逃者”,但与斯诺登事件对美国的杀伤力还是不可同日而语。令完成携带的机密文件,总体来说,只与中国政府的“体面”有关,只不过中国将这些“体面”统统纳入“国家安全”范畴。但斯诺登泄露的资料却摧毁了美国的网络安全。当时,美国安全官员就说过,斯诺登将美国的网络安全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重建安全系统花费巨大。这一点为后来的事实所验证,尽管中国黑客本来就盗取过不少美国的资料,但斯诺登事件之后,中国黑客几乎是“纵横美国任我行”,连数百万联邦雇员的资料都悉数盗去。

令完成将如何完成他的故事?

令完成将如何完成他的人生故事,关键不在他,而在于美国的态度与中美关系,这点傅才德已经在他的文章中谈过,本文只谈我的看法。

令完成携带的情报价值低于斯诺登,但远远高于王立军,况且,人在美国与人在美国驻华使领馆毕竟不是一回事。只不过,中美双方都不会沿着这个方向去扯皮,因为沿这个方向交涉注定毫无结果。所谓“情报”是否已经泄露给美方,北京想想自己怎样对待斯诺登送上门的无数机密资料,就会明白美方会如何对待令完成手上那数千份机密文件。

但华盛顿毕竟不会象北京那样,用完斯诺登就一脚将其“人道地”蹬到了俄罗斯。鉴于令完成被遣返回国的遭遇将远比斯诺登回美接受审判要悲惨,美国极可能从人道出发,避免令完成陷入这一悲惨结局。

8月5日正逢白宫星期二的例行记者会,白宫发言人恩内斯特就有关令完成藏身美国的报道表示,“美国不是在逃人员的庇护所,也不会阻碍任何国家的反腐行动。……美国在反腐败方面发挥着国际领导作用,我们会继续与全世界的伙伴合作推进反腐。”这番话实际上将球踢给了北京,意思是:只要贵国能够证明令完成是腐败分子,提出足够的法律证据,美国一定会配合贵国,遣返令完成。

但令完成并非官员,而是商人。证明一位商人的致富是依靠腐败,除了行贿并无他法。以令完成 当年之身份,他无需向有关部门行贿就能获得各种特权。因此,证明令完成有罪,在中国并非难事,先抓人后定罪,刑求之下,什么罪名都能成立。但在西方国家显然不容易,最近加拿大难民署遣返被列入中国“红色通缉令”百名追缉犯之一的程慕阳,被联邦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否定就是一例。

但是,令完成今后在美国只能算是“度过余生”。他的财富固然使他不需要象一般移民那样辛苦打拼,但只要中共政府还存在,他就得吸取前国安高官俞强声的教训,隐匿自己的行踪。因此,他不可能有正常的人际关系,也不可能重温当年在中国那种呼风唤雨的精彩人生。曾经在中国商界播云弄雨的令完成,注定将在寂寞的美国隐居生活中“完成”他的人生,多少也算“失去了人身自由”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