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何清涟: 中国人说真话难,难在何处?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有一条消息在网上流传,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上周在内部会议上“布置”全省媒体开展“舆论监督报道”。紧接着就是10月18日有媒体人在微博上透露,广东省委宣传部近期不下任何禁止或限制性的宣传指令。此消息一出,网友的反应竟然是不敢相信,甚至还有人说是“引蛇出洞”之举。

我倒不将汪督此举看得那么悲观,因为广东省无论如何还是比内地省份开放。但是广东能否成为全国开放舆论的先河却值得怀疑,因为有些省份的闭塞与专制让人不忍卒闻,比如山东省地方当局对待陈光诚一家,实在如同最恶劣完全不讲规则的黑社会。

讲这些话并非我个人的悲观之见。大概是10月上旬,导演冯小刚在微博上表达了国人对讲真话的恐惧。冯小刚写道,“说两句实话,代价是很大,先是媳妇不让睡觉,苦口婆心央求:看在我和孩子的份上少说两句实话行吗?后是兄长如道明,声色俱厉质问:你不说实话能死吗?他戳痛我:你得多大的好跟我没关系,你倒多大的霉跟我有关系!说两句真话竟让家人朋友如此不安,我认栽。收声。往后我要嘴里没实话,大家包容。”

我很好奇,想知道冯小刚说了什么真话,竟然让家人朋友陷入恐惧当中。于是我上冯小刚的微博上看了一下最近几条,其中一条算是政治化的,原文是:“我耳朵馋,听了几嘴闲话。意思是说:不是戏子无情,是婊子无情。污蔑别的群体我也就算了,污蔑婊子,我还真得主持个公道。文革时没婊子行业吧?住在北京西什库的教友和修女们被逼着烧圣经神像,不从就用皮带抽,修女们哭着亲吻圣经投入火中。这种丧尽天良助纣为虐的事婊子是干不出来的。是谁更无情呢?”

这话是说“文革”时期伟大领袖发动红卫兵消灭宗教之事,这类事情当时在全中国上至皇城与上海,下至穷乡僻壤都发生过,50年代及之前出生的中国人都亲历亲闻。只是中共有个奇怪的传统,那就是它所做过的事情,大半都是它做得,别人却说不得,比如“反右”、三年大饥荒、“文革”等等,这都是它当年的煌煌政绩,如今在国内却硬被列为言论禁区,不让人讨论。身在海外的人讨论这话题,谁说真实情况,谁就被列入“反华势力”。

当局者要制造何等样的恐惧,才能让国民如此自律,道路以目?近年来每逢我写文章谈中国政府控制媒体舆论时,总有人在我文章后留言说,中国现在一切都在变好,你看你的文章都能上国内网站了,这还不是进步?于是我转播了这条微博,想看看如今在中国说真话到底有多难?

结果收到的数百条回馈,几乎所有的网友都认为,说真话在中国确实很难,要付出很大的代价,除了本人会遭遇到各种打击之外,家属还要承担很大的压力。大家都对冯小刚所言表示理解,也知道陈道明妻子杜宪女士当年因“六四”时期说真话而被赶出CCTV之事,因此理解他所言出自切肤之痛。

在中国说真话难,这点我本人当然理解,因为我的一生被腰斩成两截,就是说真话的代价。直到今天,这种令人窒息的控制言论并未放松,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萧瀚,就是因为坚持说真话,在新浪微博上屡被封号,再生了一百次之多,这恐怕是可以进入吉尼斯大全的纪录。不仅如此,10月15日晚,萧瀚还被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用黑头套蒙上带走,至16日凌晨2时许方被送回。此前国新办还下达命令,让萧瀚的博客与微博在各门户网站上消失,用这种方式对待一位对社会尽言责的知识分子,能说这国家不黑暗吗?除萧瀚之外,被封杀微博的网友还大有人在,比如上海财经大学教授李健,因说真话而不断被封号,最后不能再用李健本名再生,只能用GG、林魂金刚等各种名字再生。

我希望汪督至少在自己的治下落实其主张,不要象早几年总理温家宝那样空言敦促“讲真话”。2006年12月温相在中国文联作协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要求作家艺术家“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要发扬学术民主与艺术民主,要知行合一,言行一致,要让自己的作品与人格统一。在文艺界要提倡讲真话,反映真实的社会情况,鼓励人们去追求真理。”听那话意,似乎是中国作家艺术家们在犯贱,天生爱好说假话,需要总理鼓励才愿意尝试说真话。当时我就写了篇文章,标题叫做“温家宝给中国言论自由贡献的‘22条军规’”,指出中国当局其实是用体制化力量消灭真话,从毛泽东1957年的用双百方针引蛇出洞之后,中国当局早就建立了一套鼓励虚伪无耻讲谎话的奖惩 机制,并用这套奖惩机制长期驯化国民,让民众几乎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说谎是种自我保护的方式。

中国的政治进步将始自言论自由,没有这一点,其他的种种民权进步将无从起步。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