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 魔瓶中的“爱国主义”还会继续听主人吆喝吗?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从10月16日开始一连三天,中国各地接连举行反日示威游行。由于中国那部《游行示威法》事实上已变成《禁止游行示威法》,人们因此很容易猜测这些游行均由官方操控。然而到了20日以后,中国一些城市的大专院校依据教育部最新通知相继封校,不让学生上街参加反日游行。对官方这一放而又收的举动,很多人不太理解,只感到圣意难测。

中国官方当然要将这些游行说成是民众“自发”的。但事实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政府制造了以狭隘民族主义为底色的爱国主义这个“魔鬼“,关在自己严格掌控的政治魔瓶里以备用。19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以及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发生之后,本人由于工作性质所系,亲历了中国当局如何利用爱国主义这种国家游戏,争取外交利益。

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以后,中国各大学接到中共各级宣传部的指示:由学生会与校共青团委出面组织学生游行(不少学校还为学生提供游行期间的食物及饮料),标语口号统一制作,每个系要派出领队,以便控制局面,防止发生超出政府意愿之外的事情。同时各地媒体也奉命赶往现场“采访”,报纸在当晚都必须以通栏标题在头版做为重要新闻发出。宣传部还下发了一组参考性质的新闻标题并指示:各媒体做标题时可以在不偏离给定的标题题意范围之内发挥创造性,以免各报新闻标题大同小异,给外界造成政府在背后操纵的印象。游行过程中,不少武警与公安穿上便衣混于游行队伍当中,遇有学生呼喊政府不喜欢的口号,立即制止。于是整场游行“稳定有序地进行”,“向美国政府展示了中国人民的愤怒与力量”(当时的媒体用语)。

这是江泽民统治时期利用民众情绪争取外交利益的第一次尝试。由于美国政府担心中国民意汹涌,导致中美关系恶化,作了一些让步。中国政府尝到了甜头。此后在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后再度祭起这一法宝,但效果不如第一次理想,不少网友借互联网发文质疑撞机事件真相,包括中国飞行员王伟是否死亡都在质疑之列。

2005年日本要求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为了挫败日本争常的努力,中国政府亲手执导了一场声势浩大、以民族主义为主诉的“国家游戏”,几管齐下,制造了各种压力,迫使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于4月22日在雅加达举行的亚非高峰会议中,为日本在二战期间对亚洲造成的苦难道歉,以此安抚中国和南韩的反日怒火。一旦目的达到,中国政府立即宣布结束这场“国家游戏”。其时,中国当局已经看到一些苗头:被压抑已久的中国民众在游行的狂欢中宣泄郁闷,随时有可能将这场国家游戏的主题变换到其他方向。于是对民众发出强硬警告,明令不得进一步参与任何反日示威。中国前外交官员亦被派往中国各大学告诫学生,要“以合法和有序方式表达他们的感情”。

中国政府这种处理外交事务的手段是师从晚清故智。晚清官僚在处理“华洋关系”时悟出“官怕洋人,洋人怕老百姓,老百姓怕官”,在外交失败时,总是认为“民气可用”,挟民自重,借民众仇外力量来达到自己的外交目的,1900年义和团事件就是满清政府“挟民制洋”的“经典之作”。

今年中国政府暗中操控反日游行时,已预先考虑到在一线大城市的反日游行中可能会出现少数人借机“闹事”,有意将反日游行安排到在当局眼中政治觉醒度不太高的二三线城市。但事与愿违,在陕西宝鸡的反日游行队伍中,除了抗议钓鱼岛事件、呼吁抵制日货之外,还出现了“抗议高房价”、“推进多党合作”、“缩小贫富差距”、“实行新闻自由”,“英九哥,大陆人民欢迎你!”等标语(日本FNN新闻频道10月24日,http://fnn.fujitv.co.jp/news/headlines/articles/CONN00186705.html)。在反日游行中居然出现了这样的“反政府口号”,迫使中国政府在全国紧急叫停反日游行。

在控制之下放出阿拉丁魔瓶中的“魔鬼”,曾在外交上为中国当局加分。但今年的情况表明,“魔鬼”不再象以往那样听从主人吆喝。诚如网友所言,一个连自己房子与耕地都保不住的国度,国民哪有什么热情去保护一块早就不属于自己的国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