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 关于启东市委书记衬衫被扒之我见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启东在抗议过程中,因为出了一件出彩的事情,即市委书记被抗议者围住,被强行要求穿上印有“反污染”字样的T恤,书记拒穿,因而被扒光上衣。就是这一个情节,在一些公知眼中,启东参加环境维权的抗议者变成了“暴民”,在他们的想象中,这扒光上衣之举已经被延伸至毛泽东当年在夺权过程中动员农民的“痞子运动”,“踏上少奶奶的牙床上滚一滚”的暴力革命。

万事皆有因有果。单方面指责“暴民”,并不能浇灭今天中国各地兴起的环境维权运动。更何况,“暴政乃暴民之母”,所谓“暴民”从来就是暴政催生出来的产物,两者有如一块硬币的两面。启东环境维权抗议活动从诉求到结果,均体现了中国人权利意识的觉醒,这种抗争具有无可争议的政治正当性。

按照国家环保部《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污染企业应该经过环境评估,生产后还应该定期公布环境监测情况。从现有资料来看,江苏王子制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所属行业是石油化工(高污染行业),其合资者是官方的南通经济开发区总公司(占10%股份)。该企业生产的产品主要是高档纸与化学木浆,两条生产线已于2010年陆续投产。生产线还在继续扩大。为了解决王子制纸集团(南通)有限公司日产18万吨废水排放问题,南通市已制订了开工建设“南通市达标尾水排海工程”的方案,第二期工程考虑将南通、海门、启东等地产生的达标工业废水集中起来,通过长距离管道输送,将处理达标后的工业废水排入黄海大湾泓水域。该排海工程方案总设计规模日排放废水量高达60万吨,排放口拟选址在启东市塘芦港东北6公里海域。

以上资料虽然简单,但已经可以将脉络理出来: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总公司是官办公司,因此,日本王子在当地通过环境评估等审批,肯定由前者出马,自家人审批自家人,在南通市完成的环保评估。

南通为什么发展高污染产业?除了地方官员的GDP冲动之外,主要是地区经济落差的因素在起作用。从21世纪零年代初开始,中国在产业梯度转移的同时,污染也从高到低一级级由发达地区向落后地区迁徙。南通在江苏省内属于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苏北地区,与苏北地区其他县市一样,为污染企业开辟了“黑色通道”,承接了不少污染企业,象日本王子这类由发达国家转移出来的企业,已经算是污染企业中的“上品”,成为南通地方官的“引资成就”。

启东市政府的尴尬在于,王子制纸等排污企业并不在该市,甚至未享受到污染带来的“短期效益”,比如税收、就业等等,却要承担污染的恶劣后果,完全是污染的被动受害者。启东市政府为何要做这项赔本买卖?只因它属于南通市下辖县级市,领导定下的规划,作为下级只有接受,否则市长、市委书记头上乌纱不保。

也因此,我理解了网上一些传闻,比如当地警察同情抗议者。我原来也一直纳闷:在启东人民自发抗议之前,在国内网站上流传的“日本王子制纸排污,启东114万人生存遇危机”一文,里面关于“南通市达标尾水排海工程”的介绍甚是详细,这些资料除了内部人或者与内部人有关系者,一般百姓无法看到。

那位被民众扒去上衣的启东市委书记孙建华,据国内微博说因维稳不力被免职,开除党籍。我想说,如果这些真的已经发生,这不是他的耻辱,是这个体制的耻辱,是免去他职务的上级政府官员的耻辱。那些官员本想坐享GDP红利,又以邻为壑想将污染转移属下辖地,谋划不成拿他当了替罪羊。他本人不仅不会因那次事件而蒙受耻辱,因为面对十余万启东人民的抗议以及自己的受辱,他并未采取极端行为维稳。如果启东人民因此而真能让那个贻害启东的排海工程停建,孙建华书记即使因此而受处分,启东人民(包括我)会记住他的理性与被扒光上衣时那“苦恼人的笑”,因为这是他的尊严所在。

启东人民捍卫家园,其实是捍卫本乡本土114万人民的生存权的绝地反抗,不仅值得尊重,还值得中国各地人民仿效。中国严重的环境污染已经将全国不少原本山青水秀的鱼米之乡变成了生存绝地,世界上现有的几大类污染,如水污染、空气污染、固体废物污染全在中国泛滥成灾。政府本来应负保护环境之责,如环境评估、企业环保监测等早就成了政府官员寻租的利益链条。说白了,中国各级政府早就是污染企业的放行者与保驾护航者。政府官员们不仅践踏了自家制订的法律,更践踏了哺育他们的土地。从剥夺人民生存权利这点来说,中国政府早就成了人民的敌人。

被逼至生存绝地的各地人民不得不奋起反抗。从各地相继被政府投入监狱的环境卫士(如太湖卫士吴立红等)孤独的战斗,到什邡、启东人民为保卫生存权的群体性抗争,这是中国人权利意识觉醒的表现,也是公民运动的勃兴,与部分知识人放纵想象而引伸的“暴民”、“暴力革命”之间根本不能划上等号,这些运动比部分知识人的“不合作”更具有积极意义。

我本人其实20多年前就已经很清楚地知道暴力革命的危害,也经常在文章中提醒中国政府,尽快完成政治转型,扼制腐败,不要为中国再创造暴力革命的温床。因为历史上任何一次暴力革命都不同程度地摧残了中华文明。但如今中国政府不仅倒行逆施,还视民众的正当利益诉求为叛逆,人民如果还放弃反抗,只能是等死。民不存,国亦不存。

什邡、启东等地人民为保护环境而发起的公民运动,正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