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何清涟: 三峡工程腐败及其背后巨大身影 - 三峡工程的三本糊涂帐(3)


位于宜昌的长江三峡大坝(资料照片)

位于宜昌的长江三峡大坝(资料照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4月14日,新华网转载财经国家新闻网消息:“三峡集团换帅背后:领导层不和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三峡工程从2月27日《时代周报》指其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到此峰回路转,成为“内部斗争”,正好与周永康家族成员前一向公开指责的口径一样。

三峡工程在中国公共工程中属于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剖析其如何沦为腐败温床,对于认识改革30余年的权贵私有化进程很具典型意义。

*三峡移民款为地方官员中饱私囊提供机会*

形象一点说,由全国人民做最后出资者的三峡工程成了一只肥大雁,谁只要过手就要拔上几根毛,最先暴露的拔毛者就是经办移民事务的地方官。

据官方数据,三峡工程最终移民120万,涉及渝鄂两省市20个区县。从大江截流后的1998年到2009年,连续移民12年,年均移民达10万人之多。

自三峡一二期工程投建,大规模移民开始,有关移民款被截流、私分、贪污的各种消息不胫而走。据官方查办案件总结,侵吞手法多样化,改土工程、房屋迁建、移民安置费等都是官员大做手脚中饱私囊的重要环节。此类事例之多,可以重庆市为例。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从1996年以来共查办涉及移民资金和移民工程领域中的职务犯罪案件343件,涉案资金几个亿,追回的经济损失却只有3727.5万元。移民本来就失去了家园,政府补助的微薄资金再被贪腐者侵吞,等于丧失生路,于是不少移民只能锲而不舍地告状,其中云阳库区近千移民集体上访了将近十年。当局终于在2008年查处了近200名贪污移民款的腐败者。

移民款在三峡工程各项支出当中,可能只算是一只瘦大雁,但拔毛者手下不留情,并不比其他在肥大雁身上拔毛者逊色。

*三峡工程沦为私人订制的提款机*

三峡工程由于号称“世纪伟业”,有此政治荣誉罩着,尽管多年来有关工程质量低劣的报道频出,但每次都会有各种权威专家出面解说,为公众“释疑解忧”。相关媒体当然也会遭受到相应压力,不敢再追踪报道。从去年开始,中共内部人事鼎革,反腐成为整顿朝纲的重要手段,中纪委今年2月底亦明确宣布,继打击油老虎(石油系统)之后,电老虎行将成为下一个重点查办对象。就在人们猜测电老虎是谁之际,2月27日,广州《时代周报》刊发“三峡集团招标沦为腐败温床:2014年前几乎全内定” ,将三峡集团的巨大腐败情事掀开一角。

该文用词空前尖锐,称“独家还原三峡集团利益输送链”,“三峡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全篇要点有三:1、根据巡视组和审计署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2、在三峡内部,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领导分门别派,甚至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3、三峡是名副其实的“人民的三峡”,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但事实却是,20年过去了,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的增加,三峡集团的收入节节攀升,百姓生活中实际收取的电费却远高于当时预算的价格。 长江景色(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长江景色(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此报道无疑是整肃三峡集团的前奏。3月24日,号称“三峡双雄”的曹广晶(三峡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陈飞(总经理)被免职,宣布“另有任用”。

*李小琳的是是非非揭示出香港媒体生态*

三峡集团这架“提款机”易主已是不争事实,但此事涉及的另一场政治较量却更让人好奇,那就是“个别退休老领导”的女儿李小琳与三峡集团的关系。

《时代周报》2月27日之文点了“个别退休老领导”,熟知中国政治的人都明白,媒体记者无人支持,决计没胆揽这等活。此文波澜正扩散之际,香港《亚洲周刊》于3月9日发表该刊资深记者纪硕鸣的一组“李小琳王国的离岸公司揭秘”、“李鹏之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指李小琳在维京群岛拥有一批面目难测的离岸公司,“可以无约束的转移资产,更重要的是还为自身定制并蒙上一层保护膜”。更指李小琳以名下离岸公司“香港绿色健康发展有限公司”,在原海南副省长冀文林(原任周永康秘书)协助下,于2013年11月获海南省发改委批出博鳌乐城的五幅土地,价值逾百亿人民币。该文的详细情节,以及此后引发的各种与李公主有关的传闻很多,包括她为其情人黎亮找到李鹏,让三峡集团出资20亿人民币收购黎亮的空壳公司香港电力新能源公司等等。值得分析的是近日香港中文媒体就李小琳一事引发的口水仗。

前述两文对李氏家族打击甚大,这从李小琳今年简装低调出席两会可见一斑。但就在周永康家族成员对外宣称周案是权力斗争的冤案之时,李小琳也开始高调反击,4月7日借香港《文汇报》刊发对自己的专访,斥《亚洲周刊》的报道纯属谣言,强调自己从未有进军房地产的计划,只会专心在电力系统行业发展,将绿色新能源事业“发扬光大”。凤凰财经也予配合,在传奇第31期(2014年4月9日)发表摄影文章并茂的专题 “‘天之骄女’李小琳”,为其“再造辉煌”。纪硕鸣也毫不胆怯,在个人博客上以“那些邋遢事别脏了干净笔”做出回应,称李小琳的所谓“辟谣”,没有任何实质的回应内容,香港《文汇报》报导既不敢点名,也不做任何求证,直接沦为权贵的工具。

香港现今的中文媒体总体来说都是背景各异的中资媒体,少数由亲北京的富豪投资,大而化之说,都算是北京的自家人。但近几年以来,由于媒体在北京的主人之间为大位而进入逐鹿之战,传媒也不得不各为其主地进行“宣传战”。香港《文汇报》是中共建政之后就在港扎根的中资媒体老四大名旦之一,受港澳工委控制;1996年成立的凤凰卫视,其创办人刘长乐出身军情系统也是公开秘密。《亚洲周刊》属于李嘉诚所有,背景与《明报》相似。《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因参与离岸金融解密报告事务,今年被砍伤成为香港热门新闻,《壹周刊》称刘因为“误踩地雷卷入中共内斗”。前事不远,港媒自当引以为戒。《亚洲周刊》李小琳一文,从其内容来看,属于深喉报料,记者介入此事,风险极大。如非特殊受命,很难想象媒体与记者仅仅出于社会良知甘愿涉此奇险。

4月14日新华网转发的财经国家新闻网文章,算是对香港媒体为李小琳“再造辉煌”的一种呼应。

*习近平反腐不容易*

3月18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中纪委将中央驻港澳办纳入监督范围”,这条消息夹在众多信息当中并不显眼,但却是个重要信号。该消息称中纪委此举的理由是很多大型国企在港澳有分支,使香港成为腐败的避风港。但我看来,这一原因固然很重要,但还有一大原因不可忘记,在2007年习近平接掌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之前,这一职务由太子党奉为“大哥”的曾庆红执掌,港澳实为曾悉心经营多年之地。习近平接管这一职务与实际控制港澳工委并非一回事。此时由“中纪委将中央驻港澳办纳入监督范围”,是一个极好的切入口,香港中资机构的腐败,几乎是一抓一个准。

历经30余年的权贵私有化之后,腐败几乎成了红色家族共同的敛财之道,反腐败因此也就成了红色家族各利益群体间的生死博斗。石油系统的周老虎易打击,电力系统的李老虎却不那么容易撼动。因为周永康就算广植党羽,在讲究出身的中共红色家族眼中,也就一位“奴才”;而李鹏却是荫附于周恩来关照的红色家族成员,名列八旗亲贵。再进一步推想,李鹏家族在红色家族当中,并不算根深叶茂广有奥援之家,如果连这个家族也难以撼动,习、王反腐之难可想而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