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中国劳工成本背后的“秘密”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美成本差距日益缩小,导致美国制造业回流。如果说两年前这只是部分美资的意愿或是备选方案,到2011年上半年已经成为现实。这一年6月19日《时代》周刊那篇“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终结”,外界当作新闻记者之言,没太认真对待,但此前美国波士顿企管顾问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简称 BCG)于5月发布的《美国制造归来》(Made in the USA, Again),却是该公司仔细认真的调查结果。

BCG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中美生产成本差距缩小,未来五年在美国一些地区制造的商品,生产成本将只比大陆沿海城市略高5%至10%。成本缩小的同时,美国的生产效率更超过大陆。因此,部分美资企业已从大陆撤离回流到美国,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已变身成为美国制造(Made In America)。其中已经回迁美国的企业至少有耳机生产商Sleek Audio、玩具生产商Wham-O、重型工业设备制造商Caterpillar、ATM机器生产商NCR(National Cash Register),发光二极体生产商Seesmart LED、就连福特汽车也开始在美国本土制造某些零部件。

如果说中美两国产品成本差距缩小的缘由,是土地价格、原料价格、物流成本不断攀升的结果,这些中国人都能接受。BCG报告指出,大陆不少商业用地的价格已经高过美国,目前工业用地的平均价格是每平方英尺10.22美元。其中投资条件较好的宁波、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每平方英尺工业用地的价格,分别达到11.15、14.49、17.29、21美元。美国阿尔巴马州工业用地每平方英尺价格却只有1.86-7.43美元。田纳西州和北加利福尼亚州工业用地每平方英尺的价格则在1.3-4.65美元之间。

但说到中国劳动力成本攀升,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一大优势—劳动力低廉的优势正在失去,中国媒体与网民几乎全都不相信。去年10月左右,我在微博上发布了BCG高级合伙人希尔金(Harold L.Sirkin)对外公布的资料,2005年大陆劳动力成本只有美国的22%,到2010年上升到31%。2010年,大陆工厂工人每小时的报酬是8.62美元,美国南部是21.21美元;到2015年,预计长三角大陆工厂工人每小时的报酬将上升到15.03美元,而美国南部是24.81 美元。对此,微博上一片质疑声,有人怀疑这家公司的研究能力,还有人认为这公司是个“骗子公司”。2012年1月19日英国《金融时报》文章“美国制造业为何回春?”文章引述美国科克伦家具公司老板布鲁斯•科克伦(Bruce Cochrane)的话,“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的平均工资大约是一小时50美分,但现在是3.5美元。”

我在网上查询了一下2011年中国最低工资标准的最新资料,各地以广东与浙江两省为最高。广东2011年的最低月工资标准是850-1300元,时薪为8.3 -12.5元;浙江省950 -1310元,时薪为7.7 -10.7元。即使按去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最低标准1:6.2计算,中国的劳工工资既未达到科克伦时薪3.5美元的水准,更不用说达到BCG高级合伙人希尔金公布的8.62美元。但BCG与科克伦都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撒谎,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先来分析BCG调查的公司,这类公司以代工企业为主,也就是说这些美国公司的工资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发包给以港台资本为主的代工企业。一般情况下,这里面的黑幕,外人无从得窥究竟,但2010年郭台铭的富士康发生员工“N连跳事件”以来,各路记者出动挖掘,《中国经营报》曾于5月1日发文“富士康帐本:供应链上零利润”,披露了一份极其难得的资料,让外界多少对血汗工厂剥夺劳工的内幕有所了解。

该报记者获得一份有关国际客户向代工厂商发送的“代工询单”(Request For Quotation)。这份“代工询单”对于有关原材料/部件(component)在品牌、质量、数量上均已指定,与此后续相关的物流、维修、培训、用工也都有清晰明确的计算。不仅如此,精明的客户还把用工量也计算得相当清楚,生产线上用多少工人,检修工有多少,都会在合同里做明确的标示,客户只是按照较高的人力成本的价格支付给代工企业。所以简单来看,富士康赚的就是人力成本的差值。此外,国际客户也不会支付富士康厂房、机器的购买、维修等费用,这些成本也需要在富士康赚取的人力成本中进行摊销。由于厂房、机器的费用很难打折,所以富士康要想创造更多利润,就只能加强对人力成本的调控,最大限度地降低人力成本。记者特别指出,这样做的不止富士康一家,所有代工企业都必须这样才能生存下去。

BCG调查时,各跨国公司报出的劳工时薪,是它们支付给代工企业的人力成本,并非代工企业工人拿到的实际工资。富士康那份不小心流传到记者手上的代工询单,很清晰地揭露了中国劳工成本背后隐藏的“秘密”。

就在我写这篇博文之时,又看到一条消息:今年伦敦奥运与残奥吉祥物是温洛克(Wenlock)和曼德维尔(Mandeville)。2010年8月英格兰的金熊公司(Golden Bear)中标得到生产合约,后转手承包给中国江苏省盐城市的彩虹公司。据报道,彩虹公司压榨劳工,工人一个月工作长达358小时,全月无休,按件计酬,月薪仅900多元人民币。但在伦敦,每个吉祥物售价20英镑,是中国工人工资的100多倍。我敢肯定,英国金熊公司支付给中国彩虹公司的人力成本远远高于该厂工人实际得到的工资,即每件0.2英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