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何清涟: 李薇, 一个中国的时代故事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2月13日,享有“高官公共情妇”美誉的李薇“未经刑事审判重获自由”。从公开报道的内容来看,她的损失似乎只是“被迫签署了相关文件,将所持首创石油投资有限公司的20%股权转让给首创集团”,大部分海外资产毫发未伤。这一结局无论是与她的同类相比,还是与那些曾帮助她建立财富王国的诸位高官相比,李薇都堪称非常幸运,完全符合中国官场多年以来判断“真正成功人士”的标准:“如今这年头,赚钱不算真本事,赚了大钱还不出事才算真本事。”

有关高官情妇们的故事近年来令人目不暇接,让我早就产生严重的阅读疲劳。这次《财经》杂志将李薇的故事冠以“公共裙带”之题重炒了一遍,作者的一句话才让我下定决心仔细读完这个从未认真读过的故事。这句话是“回望其途,一介难民富姐的沉浮,然一个‘中国梦’的样板”——过去多年,尽管形形色色的李薇们一直是今日中国各类财富神话的女主角,但谁敢将其纳入堂而皇之的“中国梦”?因为这句话,我于是很认真地读了李薇传奇。不过读完之后,对李薇这类中国财富神话的女主角,我的兴趣仍然在于解剖造就李薇们的制度环境。而李薇之所以值得关注,在于她远比千千万万的同类杰出。

首先要肯定李薇的出乎其类,拔乎其萃。毫无疑问,她是这个时代官场文化与性文化造出来的一朵奇葩。在中国时下流行的权色交易中,中国不少女性被迫充当着权势男人们的金丝鸟,更多的人只能被迫用身体来换取工作机会与学习机会。生活在今日中国的女性有多不幸?只要看看近年来的女大学生求职报道就可窥其大概。从世纪之交开始,大学生就业艰难问题浮出水面,不少女大学生在求职之时就遇到老板性骚扰,这种凭借位置优势向下属索要性服务的事情渐渐遍及中国各行各业。当我看到那些老教授凭借自己招博士硕士的特权,硬是将一些富有才华的女子逼成自己的玩物时,这种鄙视愤怒达到了顶点,因为这是知识界的男人将公共资源无耻地变成自己索取无偿性服务的资本,自身堕落的同时还让中国女性中最优秀的一部分丧失尊严。可以说,当今中国,除了少数位高权重且能庇护女儿的家庭之外,作何人都无法保证女儿姐妹能够不受堕落男人们的骚扰。

在一个对女性尊严肆意蹂躏至如此地步的国度,李薇能够将自身资源善加利用至化境,媒体将其称之为“奇女子”实不为过。请看看她赶赴的那一场场财富盛宴,几乎囊括了中国财富版图上的几大支柱:石油、房地产、股市、金融。即使是依靠父辈荫庇的电力一姐李小琳,在通吃财富盛宴这一点上也未必比李薇强多少。

其次,李薇的本领绝对不止是充当高官“公共情妇”这一角色。在中国,权力市场化现象的特点是“权力”要变现,必须依靠“市场”,两端紧密结合操作。严格地说,李薇是中国权力市场化中,权力(即多位高官)依靠的“市场”一端。众高官青睐李薇,是看重她那长袖善舞的能力。李薇的“杰出”,主要在于她身处这个污浊的时代,却有其他女性少有的高悟性与行动能力。在李嘉廷案之后,她悟出“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伞一样的网”,并且将编网行动成功实施。实事求是地说,这并不完全依靠她的性魅力,因为中国比她年轻漂亮的女子多的是,她靠的是她的世故,她的智慧,还有她能获取这么多高官信任的能力。从报道中得知,这些高官们其他的情妇往往要靠高官们供养,只有李薇不是一架消费高官赃款的吸金器,高官们对其“投之以桃”还能“报之以琼瑶”,为“权力”回馈巨大的利益,是非常难得的“市场”一端。

李薇利用官场关系网参与瓜分财富盛宴的勾当,其行为主体其实是中国的男人,将李薇的故事冠上一个“公共裙带”之名,固然可以吸引读者眼球,但实在不足以说明中国权力市场化现象的本质。面对李薇这个人物承载的时代特色,我无法重复狄更斯的名言,说什么“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因为我实在感觉不到这个时代“好”在何处。但我可以说,相比于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时代,这一时期的中国为人类贡献了一切超出小说家丰富想象的故事。不管中国人将来用何种眼光何种心情回顾这个时代,李薇的故事都将成为21世纪前期中国梦与财富神话的代表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