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 左右台湾政治的中、美因素


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为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中失利鞠躬致歉 (2014年11月29日)

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为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中失利鞠躬致歉 (2014年11月29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6年是台湾的大选年,从选前台湾政界的动静及民意来看,只要没有发生不可控制的事件,蔡英文女士的当选已然是水到渠成之事。真正的问题在于:无论是选前还是当选之后,中美两国对台湾的政治态度仍然是左右台湾政治走向的关键因素。

民进党重返台湾政坛前景已明

目前,台湾最大的政治势力只有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大派。在2014年11月“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痛失大量地盘,朱立伦是国民党在五大都市市长选举中唯一的胜选者,朱因此被推选为国民党主席。但朱立伦审时度势,多次表示不参加2016年台湾总统大选,这当然是为了回避面对选情的尴尬。2016年的台湾总统选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女士将独领风骚,就算是国民党推出总统候选人,大概也只能作为陪练的“牺牲打”,毫无胜算。

事到如今,对民进党重返台湾政坛执政、蔡英文将成为未来台湾总统一事,北京和华盛顿可能也都做好了思想准备,估计也有过一些沟通。这从美国在台协会(AIT)两位前任高官先后放话可知。习近平安排朱立伦进北京朝见,一是表示支持慰勉之意,二是向民进党展示北京将谁视为“自己人”,对改变明年大选形势并无多大助益。

台海关系中的美国因素

美国对台态度,通常由美国在台协会(AIT)官员非正式表达。今年3月下旬,两位前AIT官员先后明确表达过相同意见。一位是长期主管美台事务、号称“台湾通”的施蓝旗女士。3月21日,她在保守智库传统基金会举办的美台关系研讨会上表示,面对民进党2016年可能胜选的前景,过去几个月以来,北京领导人对“九二共识”和“一中原则”的表态越来越强硬,这不仅是针对民进党和党主席蔡英文,也是对台湾全体人民发出的警告。她表示,“美国也非常关注民进党总统候选人的两岸政策,因为它可能影响台海稳定局势,也是美国最根本的关切”。因此,施蓝旗要求蔡英文阐明中国政策,“台湾民众在明年大选前,有权利知道民进党如果赢得选举后,如何处理两岸关系;美国虽不应介入台湾民主程序,但两岸持续合作符合美国利益,期待美国行政部门积极把握机会,向包括蔡英文在内的民进党领导阶层施压,形塑缩小两岸歧异的大陆政策”。与此同时,施蓝旗女士也警告北京, “北京当局必须在言行上做某种程度的自我克制,……任何试图影响选举的不必要动作都可能造成反效果。北京也必须好好思考万一民进党胜选它将如何自处的问题,避免双方的紧张升级到影响台海稳定,那将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现任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副院长、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前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ul)3月24日在华府主持《台湾在亚太区域的经济角色》研讨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达了相同的意见。

针对包道格的表态,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于3月25日回应说,民进党跟美国政府查对过了,卸任官员的话都不代表美国政府的立场。但她同时表示,“包道格所讲的事情、关心两岸的事情,我们都听到了。”

蔡英文这一表态柔中有刚,绵里藏针。如何周旋北京与华盛顿,对民进党及蔡英文来说,实在是非常艰巨的事情。

台湾对中国应柔性接触、知己知彼

在对中国的关系与了解上,台湾的两大政治势力各有长处与缺陷:国民党与北京走得太近,民进党则距离太远。太近容易被眼前利益(甚至是个人利益)牵着鼻子走,后果先是北京对台湾媒体实施红色渗透,再就是服贸协议的准备签订,离“和平统一”只差一步之遥,险些葬送台湾的民主制;距离太远其实是拒绝了解,希望以不接触来回避问题,结果反而导致不了解,使自己的党派对大陆应对失据,最后导致陈水扁身败名裂。为台湾前景计,这两者都不应该是今后台湾蔡英文政权应持有的态度。

蔡英文执政后,需要面对的至少有四大难题:

一、国民党不甘心做在野党的持续斗争。陈水扁执政之时,国民党几乎是永久性的反对,对此马英九有句名言:“国民党不习惯做在野党”。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国民党在野,就会闹腾不休,逢民进党必反。

二、民进党内及党外的台独势力。台独势力在马英九时期虽然淡出台湾政治,但势力犹存。台湾是民主政治,各种政治势力的存在与活动,均是于法有据的合理存在,但台湾政治圈毕竟太小,一种势力一旦扩大后,对政治生态的影响远比大国更容易放大。

民进党内的元老大都健在,这些人当年在台湾民主化过程当中起过重要作用。因各种原因,虽经政党轮替与沧桑磨炼,一些人还未能放弃永远的反对者姿态,在党内也持激烈的反对姿态。这些人的政治态度,将极大地牵制民进党内后进蔡英文的精力与行动。

没有台独势力,蔡英文就成了北京倾力对付的第一线;有而无法控制,蔡英文将成为本岛台独势力与北京的夹心饼干,两头为难。

三、争取美国支持是台湾保持事实独立的立身之道。蔡英文当然会明白处理台海关系,至少得考虑中国与美国的态度,对中国要巧周旋,以保住台湾的事实独立为最终目标。由于保持台湾的事实独立而非争取名至实归的独立(即台独),与美国目标一致,容易取得美国支持。陈水扁当年就是败在展现了“倚美求独”的姿态,既为中国痛恨,也失去美国支持。因此,对美国要善于借力,通过美国减缓大陆对台湾的压力。问题在于,美国虽然有《对台湾关系法》,但那法律只在大陆对台湾使用武力时才会获得美国保护,只要北京没逾越这条底线,美国不能也不会强行干预。这就是马英九政府为何能够与统一趋近,美国不能干预的原因。

三、如何周旋北京?对民进党来说,这是与任期相始终的“长考”。由于北京过去多年来持续采用各种软性渗透,如北京对媒体的红色渗透(见《红色资本渗透与台湾媒体“靠岸” 》,2010年12月16日),对军队政界商界的利益诱惑等,则需要台湾自己抵御。马英九执政失败,就在于对所有这些渗透都顺水推舟,乐见其成。

蔡英文所在民进党的主要基础是草根,台湾国民党多年经营,在政界、商界、传媒、学术文化界中均有很大实力,2014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只是政治精英受挫,商界与传媒、学术文化界、军界的实力受到的削弱有限。因此,今后民进党政权将面对这几方面的不合作以及见缝就钻的反对活动。陈水扁当年之败,就败在国民党与上述势力的合力围剿之中。

与上述三方面势力周旋,首先要做到知己知彼,目前民进党还无法做到这点。最近的例子是台湾民进党元老吕秀莲4月18日表示,明年选出的总统面临台湾生死存亡的挑战,因为她看到的资料是“习近平决定要决战2016,内部希望明年一举解决台湾问题”。这极可能是个误判。任何统治者在面临内外矛盾之时,都会采取“攘外必先安内”,目前北京的政治局势不允许习近平对外动武:政治上,高层内部未靖,面临曾庆红派系这一强大挑战;经济上,产业结构转换极不成功,经济衰退不可避免,就业危机严重,官民矛盾尖锐,民心思变。这种情况下,习近平不可能对外轻启武力冲突,因为一旦用兵,对习有不臣之心的军队势力极易将武力转化为发动兵变的资本。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对专制国家是个教训,当时,沙俄军队全副武装开赴前线对德作战,彼得堡发生了大规模的工人罢 工,反战争、要面包,数万名彼得堡卫戍部队的士兵相继调转枪口站到工人群众一边,政治性罢工便发展为武装起义了,罗曼诺夫王朝倾覆的命运自此无法逆转。

台湾民主政治,不少大陆人深为珍惜,视为华人世界民主化的榜样。但因为台湾也同属于亚洲文化当中最擅长斗争的中国文化,陈水扁与马英九两位总统都是“清新上台,污水中下台”,由清新到污水,虽然有自身的责任,但更多缘于外部政治环境的凶险。因此,对蔡英文女士我只能送上一句祝福,愿她一路走好,永远是台湾人民的“小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