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英国脱欧:同床异梦之联姻终告仳离


身上裹着英国国旗的青年人走上伦敦市的西敏寺大桥 (2016年6月26日)

身上裹着英国国旗的青年人走上伦敦市的西敏寺大桥 (2016年6月26日)

从英国谋划退欧开始,各类评论预测之文汗牛充栋,均是劝告英国不要打错算盘,退欧必将带来巨大损失。这些评论完全忽视了自二战以来,英国与欧洲(主要是法德两国)的舞步始终不太和谐,英国入欧之联姻几乎从一开始就埋下离异的种子。

英国脱欧理由不出撒切尔夫人当年之算

二战结束后不久,英国首相丘吉尔就提出他的“欧洲梦”蓝图,希望通过欧洲一体化来防止战争再度发生。但法国总统戴高乐也描画了一幅“欧洲梦”蓝图,完全与丘吉尔不同。由于两位领导人都想由本国来担任欧洲的领导者,这梦当然成不了现实。此后十余年间,欧洲各国由煤钢联盟发展成欧洲共同体(EEC)之后,1957年与1967年英国两度提出入欧申请,均遭到法国总统戴高乐断然拒绝,让英国人深感蒙羞。英国民间当时传唱一首D-Day之歌,讥讽法国人忘记了英美盟军于1944年6月6日的诺曼底登陆解放了法国,奠定了二战胜利的基础。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狭隘忘恩,1967年11月二度拒绝英国入欧申请之后,戴高乐在爱丽舍宫记者会上发表声明,指称英国对建设欧洲共同体的抵触根深蒂固,而且英国经济状况与欧洲不相配,必须转型才有可能被考虑接纳。这番话确实切中双方婚姻难谐的实质,因为1990年撒切尔夫人对此有更详细的表述。

直到蓬皮杜任法国总统之后,英国才圆了入欧之梦,于1973年1月1日加入EEC,但磕绊争吵很快就成为英国与欧共体之间的常态。1975年6月5日,在经济持续不景气,通胀、失业率持续双高的背景下,英国曾就是否脱离EEC举行公投,结果是67.2%支持留在EEC。在英国国内,英欧关系成为一把利剑,经常被用来切割政党和民意,甚至终结政治家的政治生涯。杰出的撒切尔夫人在执政时期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与实行各种社会主义限制的欧洲格格不入,终被本党亲欧派逼宫辞去首相职务。不幸的是,2016英国脱欧的理由,完全证明了撒切尔夫人是正确的。

撒切尔夫人执政时期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与实行各种社会主义限制的欧洲格格不入。1990年11月22日,撒切尔夫人在议会发表了她那著名的最后一次演讲。在演讲中,她在系统回顾了自己执政11年半的成绩之后,论述了欧共体的问题,阐述了英国利益与留在欧共体中的主要冲突点:

1、欧共体不公平的补贴政策和中央集权,使英国的就业机会流失。坚定的反对补贴,反对那些对工业和保护主义的国家实行救助,反对政府不必要的管制、官僚主义以及以各国议会为代价的不断增加的不受监管的中央集权。

2、欧盟带走大量利益,工党政策与留在欧共体绑定,坐视英国人的利益与权利流失。

3、单一货币和单一汇率是开后门的联邦制,破坏了英国主权。

英国未加入欧元区,但这是经过一番挫折后的选择。1990年10月5日,英国财政大臣梅杰宣布英镑加入欧洲货币稳定机制(欧共体单一货币机制的雏形),但实行了不到两年,1992年9月16日,在索罗斯做空英镑的黑色星期三之后,英国政府因无力维持英镑的汇率下限而被迫退出欧洲汇率体系(ERM)。后来加入欧盟时保留了英镑。但前两点,即反对欧洲中央集权与贫困移民,则成为今天英国人退欧的主要理由。

不知英国人现在退欧之时,是否想起他们至今也未予充分肯定的这位伟大女性、杰出政治家当年的忠告?

“大欧罗巴计划“只是德法之梦

英国脱欧公投之后,一些欧洲领导人将这一决定称做“严重错误”。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毫无疑问,这是对欧洲的一个打击,是对欧洲统一进程的一个打击。” 大概为了证明英国人民犯了“错误“,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和法国外长埃罗于6月27日提出一项议案,随之公布了他们酝酿已久的“大欧罗巴”计划。这是一份打算将欧洲大陆变成一个超级国家的计划,旨在分别从国内外安全、移民危机和经济合作这三个关键领域推进欧盟进一步一体化。根据这套方案,欧盟成员国将失去各自在军队、刑法、税收、央行和边境方面的控制权,这些权力都将需要移交给欧盟。

现阶段,一些欧盟成员国对欧洲联邦主义化的倾向非常不满,东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法国的反欧盟情绪正在高涨,德国外长公布这个方案,实为不智之极。捷克总理Lubomír Zaorálek强调,维谢格拉德集团的四个成员国匈牙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对上述议案持保留意见。波兰外长Witold Waszczykowski表示:自欧盟成立以来,很多事情就已经发生改变。欧洲社会的情绪是不同的。欧洲和我们的选民并不愿意将欧盟交给技术官僚。前意大利财政部总干事Lorenzo Condign认为,在现在这样的动荡局面下,离心化趋势正在加强,欧洲选择更进一步的一体化几乎是不可能的。

1993年欧盟正式成立,随着成员国的逐渐增多,我对欧盟这种过分紧密的国家联合体的前景不太看好,认为能够坚持二三十年就不错了。因为这些国家各有国情,经济上的联合远比货币统一以及预期的财政统一、税收统一要容易得多。以后的事实证明:正是雄心勃勃的德国带头违反了欧洲一体化的经济与货币联盟的相关规定,才埋下了欧盟债务危机的因子。

一般公认,维系欧洲一体化的是三大核心支柱,即欧洲共同体、共同的外交与安全政策、司法内务合作。经济与货币联盟是第一大支柱欧洲共同体的核心内容。为保证欧盟经济和货币联盟的顺利实施,欧盟在1997年6月17日在阿姆斯特丹首脑会议上通过了《稳定与增长公约》,藉此对成员国之间的财政加以约束。 其中规定:1、财政赤字不得超过一国年度GDP的3%;2、累积债务不得超过年度GDP的60%。1999年,在实现货币一体化即欧元开始流通后,凡放松财政控制、财政赤字再次超过年度GDP总额3%的国家,若不能按期纠正,则应向欧洲央行交纳一定数量的无息储备金,如果在一定期限以后,该成员国仍不能重新达到3%的标准,这笔储备金将被作为罚款予以没收。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德国带头违反《欧盟稳定公约》相关规定在先,法国紧随其后,埋下欧洲债务危机的伏笔,使得欧洲后来的经济与货币一体化陷入困境。这一危机还未结束,面对2015年汹涌而来的叙利亚难民潮,德国政府不顾匈牙利等东欧国家的反对,宣布进入德国的难民不必遵循《都柏林条例》,即在入境的首个欧盟国家登记审查,然后才能进入德国。等到默克尔发现难民带来的麻烦远非她的政府所能控制,又突然宣布紧急关闭与匈牙利、奥地利之间的国境线,事实上终结了欧洲无国界的《申根协定》。

英国本来就对欧盟的债务危机心存芥蒂,难民危机初起之时,英国就决定不与德法两国共舞。等到欧洲大陆陷入难民制造的各种性侵、恐袭事件之后,英国人民终于在去与留的公投中决定退欧。现在一些媒体认为英国应该采取体面方法留在欧盟,只是一种自慰。

英国的退出,根源在于英国与德法两国主导的欧盟治国理念不同,英国虽然是世界上最早建立了从摇篮到坟墓这一福利制度的国家,但崇尚独立自主、自由竞争的自由主义传统一直存续,欧盟则早已实行了民主社会主义,养成社会成员对政府高度依赖的格局。治国理念的不同,注定英国从入欧开始,就与欧共体/欧盟的盟友们格格不入。在欧盟陷入更大的危机之前,英国退欧正当其时,因为退得越晚,英国与欧盟双方受伤越重。以后英国如果还有政治家希望重温入欧之梦,最好想想撒切尔夫人那段名言:“在我生活的岁月中,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来自欧洲大陆,而所有的解决方法都来自全世界说英语的国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