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何清涟: 中美“斗而不破”之秘:以经济合作为纲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微软公司,同美中互联网界大公司主管合影,包括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和中国互联网大佬马云、马化腾等人(2015年9月23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微软公司,同美中互联网界大公司主管合影,包括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和中国互联网大佬马云、马化腾等人(2015年9月23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习近平2015年访美,与历次中国领导人访美略有不同,重要舞台搭建在西雅图。这种安排其实体现了中国式智慧与目前中美关系的实质:经济合作是个纲,纲举目张。只要抓住这一提挈全局之纲,中美关系就会维持“斗而不破”状态。

经济合作为何是“纲”?

在美国,影响白宫对华政策的至少有三支力量:一支是以两国经贸关系为优先考量的财政部与商务部(支持者为美国金融界与产业界的跨国公司),代表美国的即期利益需求;另一支以国务院为代表,从克林顿时期的人权外交开始,一直希望通过接触、说服,影响并引导中国进入西方体系。这两支力量构成“拥抱熊猫派”的主体,是近年主导美国对华政策的重要力量。第三支被称为“敲打熊猫派”(由蓝队与弑龙派演化而来),以强调地缘竞争的五角大楼为代表。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内,这支力量无论从人数还是从影响来看处于衰退状态,直到近两年势头变得稍旺。与之相应的是亚太地区地缘政治也发生同步变化,在南海问题上主张强硬立场的就是这支力量。

长期以来,“政冷经热”是中美关系的特点。中美关系多年处于“斗而不破”状态,全赖美国商界、金融界这根“中美关系的民间支柱(洪博培语)”的鼎力维持。此次习近平访美首站选在西雅图显然经过精心考虑。这里曾是波音总部,现在还有数万员工。波音公司与中国有极为密切的合作关系,该公司上月发表对中国市场展望的年度报告,预料中国在2034年前将要增加6330架新的民航客机,总值达9500亿美元。顾客是上帝,手持巨款待购的中国元首,自然更是上帝之最了。在这里举行中美企业家座谈会,与此刻华府以网络攻击、南海冲突、人权话题等构成的言论气场相比,几乎是冰火两重天。

习近平在西雅图的讲话,比如中国不会降低人民币汇率以刺激出口,他将继续推进2013年确定的宏大经济改革计划,中国政府也不会歧视外国公司,中国将坚持市场经济改革方向,这些言论对美国朝野均是极好的抚慰。习近平还特别回应了美国94位CEO写给白宫的联名信,呼吁早日谈成双边投资协定,为各自国家的外企创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可以说,只要中美没进入战争状态,有美国商界人士为中国游说,天大乌云也终会散去,比如2013年以来中美关系被称为降至冰点,目前这冰块似乎已经开始消融。因为无论是政府财政税收,还是NGO,都离不开商界金融界的支持。

北京曾经砍削“中美关系民间支柱”

从克林顿时代开始,美国对华外交国策可以用几个字概括:接触、说服、影响。希望通过经济合作,促使中国市场开放,并通过中美法律合作援助项目、外国NGO组织大量进入中国,产生“涓滴效应”,促使中国政治慢慢改变。

中国方面的愿望是:加强经济合作,拒绝西方价值观渗透。上世纪90年代初中期中国处于缺钱状态,被迫在经济合作的同时接受了美国法律援助并允许NGO进入中国。到2010年代,外资如潮水般涌进,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节节拔高,北京就开始反对颜色革命,限制外国NGO的活动,不为几个小钱妥协了。同时公开声言今后对外资要进行挑选,逐步收紧外资政策:2008年正式实施“两税合一”,取消外资的税收优惠。

从2013年开始,中国政府双管齐下,调查外企行贿与反垄断并行,调查名单上的大型跨国公司名单变得越来越长,2013年8月,美国微软公司受到反倾销调查,美国克莱斯勒公司、德国大众-奥迪接受反垄断调查。与此同时,国家发改委对数十家外资奶粉企业进行反垄断调查,其中美赞臣、恒天然6家企业共上缴6.68亿元巨额罚款。国际医药行业巨头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GSK)等因行贿受到严厉调查,部分高管涉嫌严重经济犯罪依法立案侦查。随着外资政策收紧,美资陆续撤出中国。

进入2010年代之后,美国工商界游说团体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在其年度报告中,都要指出中国投资环境正在恶化,美资对在华投资信心下降。今年2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仍然显示,超过半数的美国企业认为中国的保护主义是它们最为担心的挑战之一。

北京终于省悟:商界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中美经济合作关系日显颓势之时,中美关系日趋恶化,南海冲突、网络攻击等几乎成了近几年中美关系的关键词。但熟悉中美关系的人心中很清楚:中国因暴发户心态的膨胀,肆意砍削美资公司这根“支柱”,因而失去了中美关系中最有效的润滑剂。

我曾在《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正在变窄》(2013年7月)一文中指出中国成功地学会利用美国政治的“游说文化”。在美国,游说是合法的政治活动,大批智库、游说集团、公关公司和民间组织云集于华盛顿北部的K街,形成了有名的K街政治。中国政府雇佣了多家K街的游说公司帮助其在美国政界进行游说,“基辛格顾问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 Inc.)是其中最著名的一家。这次习近平到访西雅图,年近90的基辛格也不惮辛劳前去捧场。

习近平造访波音工厂

习近平造访波音工厂

更重要的是,过去20年多年当中,中国政府还拥有一支不花钱的游说队伍,即在中国投资的各大跨国公司,其中的主力是微软、通用汽车、波音等美国公司及花旗银行等金融巨头。它们一直主动帮助中国政府游说美国政界,效果远比中国花巨资聘请美国K街专事游说的公关公司好得多。中国加入WTO之前,这些公司每年都呼吁美国政府无条件延长对华最惠国待遇。面对中国恶劣的人权状态与专制政治,他们游说国会的主要理由是:“经济发展将会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网路普及将给中国带来新闻自由”等等。这些游说活动中有一项在中美贸易史上可载入史册:2000 年(即中国加入WTO的那一年),波音等美国数百家跨国公司结成团体,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游说行动。参与人员包括各公司的政府关系专家、行业联合会的游说机构以及共同雇佣的专门游说公司,终获成 功。这次集体游说总共花费1.12亿美元--此前,美国商界集体行动的最高纪录是建立北美自由贸易区的游说,花销总额为3000万美元。

这些跨国公司对自己那“中国政府的老朋友”地位信心十足。微软、通用、大众-奥迪等企业面对北京政府的调查,采取积极配合的态度。通用汽车表示,2012年以来,上海通用汽车一直“积极回应”中国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的要求,并协助对汽车产业的调查和研究。当微软在中国受到反垄断及逃税指控并受到巨额罚款之后,这些公司对中国政府颇有意见,基本不再为中美关系缓颊,中美两国从此进入摩擦多发时期。

习近平访美前,北京与美国商界互释友好信号

经历了两年左右的摩擦,北京终于意识到,对美在华企业的不友好等于伤害友谊 之手,结果是双输。在华府政治中,北京需要美国商界这根“民间支柱”,于是开始释放友好信号,一直在苦等北京回心转意的美国商界对此积极回应。

9月16日,正值华府智库人士及政界要人纷纷发言,批评中国的网络入侵及人权状态、追问南海冲突中的北京责任之时,《94位美国公司CEO联名呼吁中美缔结双边投资协定》适时发表,曾“在中国撞了墙”的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华尔街日报》接着发表了对习近平的独家专访,默多克本人还接受了财新网采访,表示他对中国经济与形势看好。原来对习近平访美极为不利的言论气场开始转向。

只要对1989年以后中美关系有所了解,就会明白美国商界这根“中美关系的民间支柱“有多重要。所以,北京需要牢记中美关系中,”经济合作是纲,纲举目张”,只要有美国商界的老朋友在,中美关系就能够“斗而不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