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常人琐事体现的社区自治—漫谈美国的“民治”(中)


居民迁入纽约的莱维镇的新居(1947年10月)

居民迁入纽约的莱维镇的新居(1947年10月)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1947年,第一座“莱维镇”建成于美国纽约长岛,这是个全新的社区。……郊区连同建立新的学校系统、新的娱乐设施和背后的管理单位这一系列问题,使得许多美德所赖以产生的条件重现了。……如同19世纪新的州、县和新兴城市为政治民主提供了新的角逐场所一样,成千上万的新郊区及其无数的地方性问题唤醒了20世纪中期美国人的政治兴趣和活力。
——Daniel J.Boorstin《美国人民主历程》

公立学校管理的社区参与制度

美国人参与社区公立学校管理,是自治的重要内容。美国的公立学校经费主要来自当地居民的房地产税,部分来自州政府的财政补贴。每个镇都有一个由当地居民选举的学区教育委员会,参与学校管理。学区教育委员都是本学区的纳税人,也可以是前学生的家长。我居住的小镇的学区教育委员会当中有位不到40岁的韩裔医生,算是亚裔代表。一切有关学校的大事,都得经过教育委员会同意,在学校与学区委员会的意见不一致时,会公示并通知学区内的居民表决。这些居民住在本区域内,但不一定是学生家长,他们的纳税支持着学校经费。

对于中国人来说,入学是件大事,尤其是外来暂住人口。在美国没有这问题,在一个地方入住,不管房子是租还是买,学龄青少年均有在当地入学的权利。我儿子刚来美国时,按学校公示的日期(开学前三天)去学校登记,所需出示的证明,下列三样有一样即可:房产证、租房合约,或者水电费、煤气费帐单,这三样文件上有住户名字,可证明为本区居民。对外国学生有个简单的考测,即报名时当即让学生花半小时做一份数学试卷,目的是为了确定水准,以便编入程度不等的快班、普通班、慢班。为何选数学?因为公式及计算方式无语言障碍。整个过程简单得惊人,考测完之后不到半小时,就拿到入学通知与课程表。我是外来移民,情况在中国类似于大城市的外来暂住人口,暂住人口的孩子上学始终是个大问题。因此,全部手续办完后,我还不敢相信,这就算办完入学手续了。

社区居民“管得宽”

就我记忆所及,近几年需要学区居民表决的事情有三件。一件事是州政府给学校的补贴减少,因此学校希望减少早上校车接送的停车点,比如我所在小区内原有4个点,每个停五分钟,现减少成一个点,这样可以让同一辆校车在同样的时间内接送两次,一个学年可节约280多万美元。这一决定遭到许多6-8年级学生家长的反对,认为冬天下雪,学生要步行到接送点需要花10多分钟,对孩子来说太辛苦。因为联署反对声明的有300多位家长,学区教育委员会决定召开一次本区居民听证会,因为如果要维持校车班次,这280多万美元的缺口得通过增加房地产税来弥补。

听证会定在一个周六下午,地点就是中学的图书馆。那天来了近200余位居民,家长代表陈述了为何不能减少校车班次的意见之后,几位有准备的社区居民代表发表了如下意见:1、下大雪与暴风雪时,学校通常停课,不会发生让学生冒着暴风雪上课的情形;2、下雨天多走几分钟路对孩子不是坏事,因为孩子一生要经历很多磨炼,风雨天气只是寻常小事;3、如果需要加税,测算下来,学区内每家住户要为这少数学生少走几分钟路多承担每年100多元的费用,这对于那些没有孩子上学的住户很不公平。4、按照规律,税收呈递增趋势,很少出现递减现象。社区的其他公益事业还有很多,必须考虑不断加税造成的后果。学区教育委员会决定将这次讨论中双方的主要意见,及要求保持班车接送点不变的家长以及学生联名信公示于学区教育委员会网站上,并通知学区居民投票,截止期为一个月。一个月后,投票结果出来,参与投票的1万多位社区居民当中,赞成减少班车接送点的占70%多。

第二件事情是决定是否为学校教师购买手提电脑。前年,学校经费有点富余,于是想为每位教师配置一台手提电脑。这种预算外的花销照例提交学区教育委员会讨论。委员会成员意见相持不下,两票对两票,还有一票弃权。于是最后决定开一个小范围的听证会,由学区居民自愿参加,就应不应该给教师配置手提电脑发表意见并做出决定。

那天的会议去了百余人,每个人自报住址、职业,其中有会计师、律师、工程师、公司管理人员、图书馆工作人员、大学教授、牧师、自雇业者等。与会者就手提电脑的用途、教师们究竟是否有此需要等讨论。讨论结果是:1、中学教师的工作主要在学校里,学校已经为他们配置了台式电脑;2、电脑确实有时会出现故障,但学校图书馆还有50多台公用电脑与一个教学专用的电脑室,合计有上百台,就算教师的电脑偶然出现问题,可以使用公用电脑。3、手提电脑主要是用于上下班与旅行途中,商务人员用它是为了解决许多需要立即处理的业务,教师的工作中没有这么多上下班途中需要处理的事情,旅行是私事,因此,不需要为他们配备手提电脑。如果他们有个人需要,应该自己花钱购买。

讨论会上,一位住在与邻镇交界处的医生提出一项建议,邻镇的学校条件比本镇差许多,如果本镇学校有余力,是否可以接受一些邻镇孩子到本校中学读书?讨论的结果是,可以帮助邻镇孩子,但校车位置已满,不能增加校车负责接送他们。邻镇青少年如何来学校上课,请家长自行解决。我当时对此感慨很深,对本学区钱袋看得很紧的居民们,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很愿意帮助“邻居”,这真是应了那句话,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大约在半个月之后,学区教育委员会的网站发出公示:学校为200余位教师用公款购置手提电脑的动议被否决;本学区中学愿意接收邻镇孩子上学,每个年级限制在10人,先到先得,但接送问题请自行解决。
与中国的听证会不同的是:这类听证会没有政府代表到场,学区教育委员会是自治机构,参与者本着自愿原则,只要是本镇居民,均被视为利益相关者,可自由参加听证会并发表意见。

高速公路与路道清洁的“路段认领”

美国的县级公路、国道、以及高速公路旁边的绿化区经常会积淀一些垃圾,偶然会看到有人在清理。作为中国人,我想当然地认为这是清洁工人在工作。直到我儿子某个周末花了两天时间参与志愿者团队帮助清理,我才了解本州的这类工作也是通过自治方式解决的。

路道旁清洁工作主要通过两类方式,一类是社区服务。此类下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惩罚式的。比如违犯了交通规则。本州的Driver manual (司机手册)上有各种罚则,比如醉酒驾驶、不交汽车保险、驾照过期不更新等等。对违规者的处罚除了扣点、罚款、强制上课之外,还有社区服务5至15天。所谓社区服务就包括在公路旁边捡拾垃圾。在学校受到严重处分的高中生(14岁以上),也会被罚做类似的社区服务。第二种情况是志愿者。美国8-11年级高中生在暑假期间,通常被鼓励去做社区服务,图书馆义工、为社区内老人残疾人做室内清洁,或者推残疾人坐轮椅外出散步。如果年龄大一些的学生,比如11年级学生可以自己开车了,还可以跨区服务,做各种公益服务。我儿子11年级后的暑假,就在离家几十英里的地方参加过一个假期的义演剧团,做导演助手,每星期两个下午,风雨无阻。因为这种义工强调的是责任,除了特别情况,一般都要到场。

第二类是通过一些NGO分路段认领清洁工作。美国成立NGO很容易(办免税帐号则需要办很多手续)。一些高中生或者热心人士,通常会成立一个临时组织,招募一些人做义工,然后再根据人力多少,向相关部门申领一段路的清洁工作,可以是年度性的,也可以是一次性的。我儿子有位高中同学,是童子军中坚,高中毕业后读西点军校。在去军校前觉得应该为本州做些事情,于是临时组织了十来位同学,申领了约50英里的路段,分工包干,两天就做完了。据说参与认领路段的志愿者不少。

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青少年参与做这种义工,并非为了表扬,而是将此视为一种成长过程中的社会参与。除了家长之外,学校与邻居都不知道孩子是否做过义工。但在申请大学时,有一个栏目,即中学时期是否曾参与过社会工作,做过义工的学生可以填报,大学录取时会根据这些判断学生是否有社会责任感,以及是否有“领导者”潜质。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