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何清涟: 美国政府关门的中国反响


2013年10月1日纽约自由女神像关闭的布告

2013年10月1日纽约自由女神像关闭的布告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美国政府关门不仅于美国是件大事,也在中国引发了一场讨论。几年来美国政府多次面临“财政悬崖”,中国官媒一直在期盼“倒也、倒也”,现在终于盼来了这一天,各种冷嘲热讽一并奉上。但民间与市场化媒体的反应却完全不同于官方预期,一些看法让满心欢喜的官媒颇感扫兴。

*“政府不会关门不是好事情!”*

在美国政府关门的前几天,官媒在幸灾乐祸的心态中发表以下消息,同时不忘记强调政府于人类社会一日不可缺少:

人民网:“美国安局长:政府关门将给恐怖分子袭美可乘之机”;环球网的比较八卦:“美国政府关门影响总统生活。奥巴马买三明治当午餐,看来白宫内的厨师也都临时休假了”。

凤凰财经说出了中国政府最想说的话:“【美国政府关门后续:没钱出国谈判没钱制裁别国】美国白宫发言人卡尼4日向记者表示,美国国家机关因缺少拨款无法履行自己的基本职责,其中包括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监督管理局,该局负责国际制裁问题,包括考虑制裁伊朗和叙利亚。”——这条微博的言下之意大概是:一向“老子天下第一”的美国政府终于关了门,看你还有心思批评中国的人权状态不?看你还有能力削弱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不?东南亚的中国邻国,你们也别再指着美国这座靠山撑腰了。

但现在并非当年闭关锁国时代,中国的知识者也不是当年只能跟着《参考消息》起舞的“吴下阿蒙”了,不少言简意骇的微博,表示博主对美国政府关门这件事情“门儿清”:

有借此事讽刺中国政府的。老徐时评:“长假期间美国政府关门的新闻被广泛传颂,官媒更是像打了鸡血似的乐此不疲。美国政府老是关门不仅因为穷,而且用点钱处处被一个叫国会的枷锁锁着,整天跟孙子似的看人家脸子。中国政府永远不会关门,是因为它们不仅富得流油,而且想用多少钱都有一个叫人大的举手通过。所以我们走的是正路,他们是邪路。”

华夏联播:“【我们的政府能否关门】美国政府关门的原因是由于缺钱,我们的政府会缺钱吗?当然会,但我们的政府不会关门和缺不缺钱没有关系,而且,要让中国政府因为缺钱关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因为我们没有这种对政府严厉监督的体制。所以,美国政府关门了我们不要太得意,政府不会关门不是好事情!”

还有不少网友认为,美国政府关门没有影响美国人的生活,人们该干啥还干啥,不仅没有证明美国虚弱,反而展示出美国制度的实力与优越性,也展示了美国人民的素质。不少人都在问:“假如关门的是某国政府,会出现什么情况?”还有人调侃,希望中国政府也学习美国政府关几天门,让警察城管休息几天,试试看会出现什么情况。

中国人从小就被反复灌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必要时中共的喉舌还会危言耸听地提醒国人: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就会大乱,陷入千百万人头落地的万劫不复之境。如今居然有人说出“政府不会关门不是好事情”,其间种种影射联想,实非听不得半点批评意见的中国政府所能忍受。

*清醒者借机给国人上民主课*

中国政府自从确立“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三权分立’和两院制”这一“五不搞”原则之后,每逢美国、台湾大选,必以竞选经费耗费甚巨为由,指责民主政治浪费;每逢美国府院之争,则开始强调中国高层政治统一的好处,批评国会“扯皮”的无效率。这次借国会关门之机,不少对美国民主政治有所了解的人开始有针对性地赞扬民主制胜过专制之处:

1、分权制衡优于专制滥权。

丁咚在其文章“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动荡”中写道:美国国会作为民意代表机关,对联邦政府起制衡作用。正是由于国会掌握了立法权和预算审批权,才保证了经费得到合理支出,极少有滥权、腐败现象。美国国会在联邦预算问题上的决定性作用,是种“必要的强有力的‘扯皮’,比‘花瓶’的毫无意义要好一万倍”,“凡是那些没有建立有效的分权和制衡体制的国家,政府滥用权力、官员贪污腐败恶疾就必然深重,由此带来的行政成本增加、效率低下以及社会不公、道德败坏等诸多负面因素,与受到国会节制的政府时不时受到‘敲打’暂时影响行政效率以及由此带来的经济损失,两者无论从危害程度还是具体数量上来说,都根本不在一个层级上,后者对于前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丁咚还很有针对性地指出,“一个国家没有城管甚至政府也关了门,却毫无乱象,不值得那些维持庞大而无所不在的政府,并依靠动员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维持社会稳定的国家反思和学习吗?”

2、政府花钱过限,就得关门

网易做了个专题:《美国政府“关门”:花钱过度就得关》。这个专题借机将中国人一直认识不清的一个问题,即权利(Rights)优先还是权力(Power)优先梳理了一遍,当然都冠上“在美国”;梳理的方法也不是用传统政治学概念,即基于契约原理,民众将自己的部分权利让渡给政府,而是用消费者与产品提供者的关系,这种解释忽略了权力合法性来源(也许作者认为读者应该清楚这一点),但却让中国人能够读明白。比如:“在美国,政府不过是一种对社会进行管理的‘产品’。每次大选,各总统候选人都提出不同的政纲,告诉选民自己领导的政府是一种什么‘产品’,让选民象消费者一样进行选择。总统当选后,他的政府作为一个‘产品’,其‘定价’也要买卖双方合意才行。政府作为‘产品’的制造者,估价出制造成本,据此向国会要预算”,“议员代表民众对‘产品’评估,花钱过多选民可以选择‘不买’”,这次关门的原因就是奥巴马政府年年超支,国会行使宪法与法律赋予的权力,如此而已。

在中国,官方一直宣扬“政府不可批评”论,只要当局为某人扣上“诽谤政府罪”就可抓人;政府只要想花钱,就可随意印钞加税。对外宣称自己是“民意机构”的全国人大,借几个胆子也不敢否定政府部门的任何预算草案。网易专题的言下之意就是:政府的权力,包括花钱的权力,都应该受到约束,花钱过度就得关门。

在信息畅通的互联网时代,即使是不计工本投入巨资管制舆论思想的中国政府,也已没有可能垄断信息及信息的解释权。这次中国官媒盼了好几年的美国政府关门,本被视为借机炒作“专制优于民主”的大好时机,但上述言论出来之后,众多官媒也不得不降低炒作热度,以免引出更多不利于中共专制的联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