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 温家宝的政治绝唱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明年3月,中共政府第六位总理温家宝将在“两会”舞台上谢幕,鉴于海内外对“黄金十年”的评价多有贬辞,为了给中国百姓留下追思,温相终于决定在今年12月将“研究讨论”了8年之久的《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正式推出,做为其总理生涯谢幕的政治绝唱。

温相的想法大概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对腐败,贫富差距和食品安全问题感到担忧,作为总理卸任在即,遏制腐败无望,食品安全难求,就做一样惠及民众的事情吧;哪怕只是一张蓝图,也多少能显示其宵旰筹思、一心为民的良相风采。

这次收入分配改革的主线是“提低控高扩中,规范灰色收入,打击非法收入”。所谓“提低”,是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控高”,是指调节垄断行业的高收入,防止其继续升高。“扩中”,是指扩大中产阶级队伍,让中国社会逐渐转变为橄榄型社会。因为是个“总体方案”,要想实施,还需要有非常具体的配套细则,这点,在总体方案出台与温相卸任之间只有不足3个月时间,只有留待继任者李克强慢慢琢磨细化了。

调节收入分配,缩小贫富差距,在温相任总理的十年内,是每年“两会”的主题歌,也承载着温相的梦想,中国人已经耳熟能详。但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中国政治领袖的许诺与梦想更是98%以上成空。中国政府这边厢持续宣称收入分配改革,现实却呈现另一番图景,即高收入群体的收入越来越高、低收入人群的数量越来越大、中产阶层日子越来越难过。“灰色收入”也一直在中纪委的文件中被反复规范,与此相对应的是现实生活中贪官污吏的腐败数额动辄逾亿——这是温相为政十年的遗憾,于是他在临离任前,想方设法催生这个“怀胎”8年的婴儿。与其说温相希望这个方案能够付诸实施,还不如说他希望借这个方案向全世界包括全国人民,表达他关心民生的一片美意。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收入分配改革是一个直接涉及利益分配、牵涉甚广的系统工程。假如经济持续快速发展、蛋糕不断增大,调整收入分配自然比较容易。但目前中国经济的衰退已成定势,政府都宣称要“带头过紧日子”。此时推出收入分配改革,时机的选择无论如何有点不合常情,让人不由得心生猜疑:“黄金十年”你当政,这个方案却考虑研究了8年整。如今距你离任只有3个多月,这个婴儿的抚养、成长责任全在下任头上搁着哪,管生不管养,这算哪门子事?

现代国家,凡涉及收入分配改革,核心内容无非就是以下三点:政府减税、资方让利、劳动者工资提高,使三方之间利益分配结构趋向合理。在中国,还可以加上一条,即打击贪官,没收其非法收入,充入国库用于提高国民福利。

从目前经济形势推断,行将接任的下届政府并不具备上述条件。

第一,政府减税可能性极微。就在两个月前,各地政府由于“税收增速回落”,财政吃紧,想方设法横征暴敛,有的以“打假”为名重罚商家以敛财,比如沈阳;还有的地方政府乱收费,变着法子追缴“欠税”,逼得企业叫苦连天,撑不下去;还有的地方干脆预征,比如湖南某地让企业预缴未来数年的税收。(详情可见本人8月10博文“都是税收增速回落惹的祸”)

也许有人会说,下届政府将与民更始,不会再如此横征暴敛。对于怀抱这点希望的人,我也泼点冷水,要想政府少征税,先得看它是否承认税负太重。曾有调查数据显示,中国企业的平均税负在40%以上,税种包括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附加费、印花税、房产税、车船使用税、城镇土地使用税、企业所得税等多项,仅增值税一项就占营业额的10%,还有其他附加税、水利基金、职工教育基金。还有为职工缴纳“五险一金”,残疾人保障金等,合计约占企业营业收入的30%-40%。《福布斯》前些年曾发表“税负痛苦指数”榜单,中国的宏观税收负担指数以160位居全球第二。但中国官方曾多次否认这一税负痛苦指数的真实性,认为中国宏观税负并不高,背后的潜台词就是还有增税空间。

第二,资方让利。中国的资本方有以下种类:国家资本、外资、私人资本。目前,除了国有垄断型企业如能源行业的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通信行业的联通、移动、铁通、网通、电信等由于垄断因而有可靠的利润来源之外,外资当中以港台韩资本为主的制造业,早就因“利润象刀刃一样薄”而陷入困境,不是外迁就是停业倒闭;欧美资本正在纷纷回迁。中国两大经济发达地区——长三角与珠三角的中小企业自2008年开始,经历了两轮倒闭潮。尽管中国官方宣称不存在企业倒闭潮,但全国工商联于2011年发布调查报告,称中小企业生存困难远远超过2008年。

除了大型垄断国企之外,大多数企业在艰难地挣扎求存,资方哪里还有可能让什么利?逼急了,企业关张,一了百了。

第三,增加劳动者所得。中国劳动者薪酬偏低一直饱受诟病,但即使在中国经济每年以两位数增长之时,劳动者的薪酬都被人为压低。目前企业生存困难、税收负担很重还面临地方政府“追缴”各种“欠税”之时,根本不可能再为劳动者提高薪酬。

既然中国目前包括今后几年内,根本不存在改善收入分配的社会条件,温相却一定要要其卸任之前推出这个“总体方案”,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只有一个解释:温相要将收入分配改革做为自己谢幕的一曲“天鹅之歌”,对接任者,是一项政治嘱托;于百姓,展示了自己劬劳为民之苦心。下届政府能否付诸实践,打多大折扣,那已经不是温相能顾及的事情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