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 习近平的承诺与未承诺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习近平接掌大位之后,国内外热衷于猜测习近平将带领中国走上一条什么路。

在专制国家,权力意志往往决定一切,作为国家领袖的个人性格毫无疑问对国家的命运有很大影响。有本著名的《病夫治国》,主题就是分析那些有名的独裁者的性格如何塑造其治国风格。中共第五代集体领导虽然是“七龙共治”,但其中至少有四人是以保守见长、政声欠佳的官僚,这种格局便于习近平养望行事。

据各种公开资料分析,我认为习近平治国与胡温最大的不同在于风格,不在于实质。

第一,习近平只承诺将“面包”做大一点,未承诺民主。

习近平就任后的第一番话比胡锦涛的西柏坡讲话无疑要实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教育、工作、收入、社保、医疗、生活环境等都列入“面包契约”的范围。但他只字未提到政改,也不屑于装扮成西方民主爱好者。

这与习近平务实的性格有关。习近平回忆当年时曾坦率承认,他父亲经常会让孩子们站成一列进行训话,鼓舞革命精神,他对此真是非常厌烦。因此,习近平讲话不象胡锦涛那样满纸空话,动辄鼓舞党员发扬革命精神,而是将眼光放在做大“面包”上。他也不象温家宝那样,空言自己根本不打算去追求的“普世价值”,也没打算以此为自己形象加分。因为他很了解国民性:对于90%左右的中国人来说,许诺给“面包”已经足够。

这就是浙江《今日早报》11月17日刊登解放军女兵学习十八大精神的摆拍照,报纸编辑因此受微博嘲笑,结果遭受处分的由来。习近平可能不想鼓励这种风气,以免自己留下当年胡锦涛视察“77元廉租房”那样的笑柄。这是两人风格完全不同之处。

第二,习近平没打算还权于民。

至今还没有资料显示习近平认为中国的人权有严重问题。与第三、四两代相比,习近平似乎更不在意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批评。江泽民比较在意国际形象,因此与美国之间建立了“人权外交”模式,国内异议者与新闻出版行业的处境虽然远非“自由”,但比胡锦涛时期却宽松得多。胡锦涛统治时期,因言获罪与宗教团体受迫害者不断增多,引起国际社会不断批评,外交部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对这些批评提出“强烈抗议”。
习近平的风格与江、胡都有所不同,他会以更加抗拒的姿态对应。这有以下事例为证:

习近平全权负责2008年北京奥运会筹备工作时,与周永康共同编织了以“六张网”为主干的“奥运安保模式”,对北京实行24小时全方位覆盖的严密监控,对此,国外曾因此强烈指责中国践踏人权。面对这些批评,习近平有段“精彩回应”,“别人喜欢不喜欢和我们没有关系。世界之 大,无奇不有。如果把笼子里面吵得厉害的鸟拿走的话,那笼子就不热闹了。”

2009年2月习访问墨西哥时他更是发表那番让世界吃惊的“三不”宏论:“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些话引起的非议很多,导致出现了一段政治插曲。2009年9月十七届四中全会时,按江胡接班前惯例,习近平应该在这届当选中央军委副主席,但习近平心知形势不利,很聪明地以退为进,写了一封信给胡锦涛,说 “我在中央工作的时间不长。很多业务都不太熟悉。要想做好分内工作,还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我本人觉得自己还不具备负责新业务的能力和条件。”胡温商量后,同意了习近平的请求,这件事情一时间引起了一些关于习能否顺利接班的猜测。今年习近平因背伤“神隐”,也流传着一个说法,即习以撂挑子不干为手段,要求中央严惩薄熙来以绝后患。这一说法真假难明,但编此故事者很可能借鉴了2009年习近平曾以退为进撂挑子这一真实故事。

如今,习近平成了中共的“龙头老大”,他当年宣示的“三不”这类想法,很可能就会变成今后的外交政策的指导思想。

第三,习近平讲话明快,不惮说“No”。

理解习近平的讲话,远比理解胡温两位南辕北辙的讲话容易。胡锦涛讲话从来是不知所云,连他的“领袖理论”也在十年内至少变了三次,从履任之初的向左转(让毛左疯了一阵),到2005年提出的“以德治国”(让新儒家与旧儒家兴奋了好几年),再到其任内晚期成形的“科学发展观”,中国人已经被胡在十年变身三次的“政治理想”折腾得很疲累。再加上温相从2009年开始,由试探性的谈政改、民主名词,再到在英国皇家学院演讲时侃侃而谈普世价值,国人不断地上演“政改就要来了”的好梦预告。于是如我这类分析中国的作者,写作任务之一就是要告诉世人,什么是真相,什么是逗大家玩,实在很烦人。

据公开资料,习近平一般不太说那些大而无当的虚话,在做地方官时,习曾提出“不要提出过多的新见解和新创意,最重要的是行动”,“新官上任的人中很多人想给人带来新感觉,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我不这样认为。”

习近平对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会直接否定。 2012年3月习近平访美,在与奥巴马秘密会见时,奥巴马向他建议,中美之间应该进行一次严肃的军方对话,习近平不假思索地、不客气地回答:NO。

综上所述,我认为,习近平没说要“政改”,人们最好就不要去自作多情地幻想习内心想政改,只是受限于江、胡两太上皇挟制而不能有所作为,至少他现在根本没在任何场合表达过这种意愿。习近平想反腐,我认为他也有诚意,但能否做到,却不是他个人意志能决定的,因为他面对的是制度性腐败,不改制度,反腐无望。

随着“面包”的匮乏与各种社会问题的增多,中国人的“明君期盼症”已经进入疲劳时期,胡温至少在这种“明君期盼”中安然渡过了5至6年。下任总理李克强做“面包”的本领未必比温家宝强多少,但其能够用来做“面包”的食材却少得多,因此,习近平能够获得的“明君期盼”,乐观估计大约能维持3年左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