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 你能不劳而获,只因别人代你负重前行


瑞士民众在伯尔尼就“无条件基本收入”计划进行公投 (2016年6月5日)

瑞士民众在伯尔尼就“无条件基本收入”计划进行公投 (2016年6月5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跋:本文是为了回应推友“诗酒年华@TristanN45而写。这位推友希望建成一个10%的人工作,让其他90的人能够不劳而获的超级福利社会。中国是一个原始共产主义情结特别严重的国度,因此写作此文。

6月5日,瑞士就“无条件基本收入”计划进行公投,瑞士人居然以76.9%的比例否决了这个政府派发免费午餐的计划,这对全世界所有患上福利饥渴症的人,简直是一条太不和谐的信息。须知要求免费午餐及更多的免费午餐已经成为世界潮流,号称尚保持自由资本主义特点的美国都在2016年刮起了桑德斯旋风,其他国家就更未能免俗了。

瑞士人为何拒绝政府派发免费午餐?

按照瑞士“无条件基本收入”倡议者此前的初步构想,如果公投获得通过,将立法确定无条件基本收入的高低;预计每个成年人届时每月将获得由国家无条件发放的2500瑞士法郎,儿童则将得到625瑞士法郎。而现有的养老金、失业金以及其他社会福利补助金将被取消。值得注意的是,正式的公投案中,并没有提到任何的具体数字,也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资金来源方案,只是强调无条件基本收入将能让全体民众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并确保大家“都能参与到公众生活中来”。

这个天上掉蛋糕的计划,如果在别的国家,定然获得高票通过。但瑞士民众一如既往的冷静,投票结果显示,支持引入“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的民众只有23.1%,投反对票的民众比例则高达76.9%。瑞士《新苏黎世报》则在公投前就预测“注定通不过”,因为瑞士人对资金来源不明确的福利方案向来抱以怀疑的态度。文章指出,近年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延长法定带薪休假的公投已经先后被否决。

拒绝这些需要极强的理智。须知欧洲领袖法国不断因政党拉选票的需要而继续向左再向左,在福利制度上推陈出新,最后让整个国家不堪重负,直至今年1月宣布法国进入“经济紧急状态”。

瑞士人之所以能够对免费午餐保持警惕,只因他们清楚:政府并不生产财富。经费来源不明,其实意味着只有一个来源:加税。既然左手得到一块蛋糕,右手得交出另一块蛋糕,那就得盘算一下支出与收益是否成正比。加税的结果,无非是增加政府二次分配的可控制财源,其结果是多养公务员及与之相关的NGO,有利于不工作的不劳而获者,那就一动不如一静,少折腾为妙。

希腊前财长、瓦鲁法基斯为代表的经济学家为瑞士“无条件基本收入”的设想找到了依据。他们认为,随着信息化时代来临,越来越多的工作岗位将会被机器人、人工智能取代,这意味着社会生产不再需要以往那么多的劳动人口。此次瑞士的公投倡议者就明确表示,无条件最低收入将会是“对科技进步的人性回应”。瓦鲁法基斯进一步论证,机器人取代人类进行劳动的进程早已开始,“但是机器人却不会消费”。推友诗酒年华的主要理由相同,只是增加了两条:“1.人出生到地球上,地球上的资源就应该有他的一份。2.人类前辈留下足够的知识遗产。凭这两条就可以不劳动而有参与分配的权利。当然劳动的人可以得到的更多些”。

瓦鲁法基斯是激进左翼,他的国家希腊早已成了一个道地的奶瓶国家,多年来需要欧盟喂养。如果瑞士人昏了头,听从这位“自由马克思主义者”的召唤,也会将本国人民变成奶瓶族。但瑞士没有希腊那欧洲文明发源地的位势,在本国无法供奶时,只能走法国道路,宣布国家经济进入紧急状态,没法学希腊榜样举债度日。

“法兰西荣光”养成的“福利懒虫宝典”

无条件基本收入反对者认为,这种“由摇篮到坟墓的国家福利”,是“懒汉们的疯狂计划”。这个说法大致没错,因为欧盟国家大多因高福利而陷入窘境。

法国的高福利让全世界的福利偏好者们羡慕不已。其中最广为流传的好处是公民从出生前到死亡可以享受400多个名目的福利保险。所谓“出生前”,是指法国女性只要申请,可以在怀孕7个月时收到福利局提供的数百欧元的生育津贴。新生儿出生后每个月可领幼儿津贴177欧元,直到满3岁为止。这笔月津贴在10年前曾经高达300欧元,孩子越多,福利越高,如果生6个孩子,每个月可领1万元人民币左右的子女福利。所以,生孩子在法国是个有利可图的事业。法国人责怪法国籍穆斯林人口生孩子多,白享福利,其实应该去责怪本国福利制度设置的激励机制。

法国《劳工法》(code du travail)对劳方照顾得无微不至,除了确定每个工人每周的工作小时数、退休年龄、员工福利之外,还包括工作环境中的每一个细节问题。这本红册子从1910年撰写时旨在保障工人权利,让工人有能力和雇主以及股东抗争。百余年间,内容在不断增加:1990年,一本《劳工法》重500克,也就是一斤,到2014年,这本书已有3600页,重达2公斤。员工一旦受雇,要想解聘,简直比解除婚约都困难。法国的失业保险优渥,为美国望尘莫及,失业者在失业两年间,可以领取每月最高5000欧元的失业金。

这种号称福利社会主义终于结出了一朵奇葩。2006年10月,法国出版了一本书,名叫《我,职业求职者提尔里·F》,作者用的是笔名,住在法国中部,当时44岁。报载,提尔里开黑色阿尔法·罗米欧豪华跑车,从他位于上流社区的公寓中可以俯瞰网球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提尔里这种豪华生活竟是依靠法国福利制度支撑的。他在18岁以后的26年成人生涯中,只工作了31个月,其余的日子里一直靠吃政府救济生活。在这本书中,提尔里披露了他的“懒虫秘诀”,他对法国的福利制度可谓了如指掌,24年来得以充分利用制度的漏洞,成功地令自己“失业”。比如,他出版书籍时所领的“特别互助救济金”,从理论上讲只提供给那些在过去10年里至少工作过5年的失业者。但提尔里发现,就业培训也被计算为工作时间。而罗阿讷市就业中心经常会安排他去上各种五花八门的培训班,结果,这些培训统统也算为“工作”,让他能顺利拿到救济。他也会按要求去求职,先后接受过简历写作、向雇主发求职信以及如何回答面试问题等各种培训,但每次求职面试时,他都故意和老师建议的反着来,想尽花招令未来雇主失望,砸掉即将到手的饭碗。他解释说:“如果我找到了一份最低工资标准的工作,那么我每个月的收入反而比吃救济时还要少。

这本书出来之后,一直将高福利当作“法兰西荣光”的法国人,那心情恐怕五味杂陈。政府不会创造财富,这么高的福利,当然只有依靠高税收。法国的企业税接近40%,如此沉重的税负,导致企业丧失了竞争力,几十年前,在全球企业五百强中还有不少法国企业,如今已经寥寥可数。从1974年开始,法国政府公共支出从来未能成功控制在预算之内,公共支出占GDP的比例维持在1/3左右,近几年已经高达GDP的57%以上,这一比例比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高,包括北欧的福利国家瑞典。

法国人的税负全世界最高。假设一个法国人年平均收入为5.58万欧元,纳完税之后实际到手的钱只剩下2.81万欧元左右,缴税比重高达57.5%,高于欧盟45.1%的平均水平。自2013年以来,法国的免税日已经向后推迟了3天,近5年的税收总额上涨了1.2%。法国人劳动成果的一大半都用来支付各种税费。这位福利懒虫为什么就不想想,人的尊严来自于自食其力与创造,他的不劳而获,全赖辛劳工作的纳税人负重前行?

社会保障制度一是养老,二是济困,困难者包括失业、贫病残疾不能就业者。人皆有老,年轻时他们的交税付出,老年后应该有所回报。人的一生难免有困,平时工作交税支撑社会,困难时社会福利系统理当回馈。但不劳而获者却成功地利用了制度漏洞,以平等、博爱之名剥夺社会与他人。这样的福利制度,既将社会成员变成废物,也必将导致国家衰落。希腊的现状,可引为借鉴。

何清涟: 哀希腊: 希腊缘何成为奶瓶国家(1),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he-qinglian-20150711/2857692.html

何清涟: 哀希腊: 希腊缘何成为奶瓶国家(2),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he-qinglian-20150711/2858473.html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