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何清涟:“白毛女”回延安:牛头难对马嘴的“革命教育”


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到达联合国总部,出席全球妇女峰会(2015年9月27日)

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到达联合国总部,出席全球妇女峰会(2015年9月27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共的红色革命文艺一直寓有政治教化目的,但这次由第一夫人彭丽媛亲任艺术指导的白毛女重回延安首映,却让我彻底糊涂了。套用一段最著名的毛主席语录,那就是:谁是当代杨白劳?谁是当代黄世仁?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经济总是深陷债务泥潭,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债权人债务人都是自家儿女。

债权人与债务人都是自家人

《白毛女》这部戏,相信50岁以上的中国人大概还记得其主要内容:贫农杨白劳因家贫向地主黄世仁借钱,无力偿还,在债主多方催逼之下,杨白劳被迫喝卤水自杀,女儿喜儿被迫逃入深山,成为白毛女。幸亏中国共产党领导穷人闹革命,打倒地主阶级,枪毙了黄世仁,喜儿才得以与已经成为革命军人的大春喜结连理,翻身得解放。

习总伉俪重续当年革命样板戏薪火,再将阶级斗争引入中国红色文艺,足证他们对穷人即举债者的感情非常深厚。但我仔细一想,如今这地主阶级究竟是谁?在划定成分这第一步上,就让人愁呀愁,愁白了头。

全国的土地统归国有与集体所有。国家的代表当然是中共政府。这“集体”的代表也不是外人,就是各县市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上级是中央政府,与中央政府打断骨头连着筋。因此,眼下全中国只有一家大地主,即中共政府。数亿农民全都是只有使用权(耕种权)的佃户。那租金虽然承蒙上届政府在2003年税费改革时恩免了,但土地所有权还由唯一的大地主掌控。因此,如果号召打倒地主阶级,就等于号召数亿农民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领导下,去打倒中共各级政府,“让土地回家”。

打倒地主看来很困难。那就领会白毛女的另一寓意,号召杨白劳们站起来打倒债权人。中国国有商业银行毫无疑问是最大的债权人,但中国人民却不是最大的债务人。据说中国个人消费信贷处于起步阶段,只占客户贷款总额的3.5 %左右。民企贷款也很困难。能够在国有商业银行大规模举债者,只有国企与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这位杨白劳就积欠20多万亿巨额债务至今未还。如今中国银行系统的坏帐率据说高达8.1%(法国里昂证券估算数据),存在着7.5万亿元人民币的资本缺口,这数字超过中国GDP的十分之一。除了这些杨白劳之外,还有一位很大个头的杨白劳,那就是如今身陷秦城的前渝督薄熙来。为了唱红打黑,这位“薄白劳” 主政重庆时,全部地方融资平台余额应该在4620亿元左右,现全部成为银行的坏帐。

手背手心都是肉,倒黄扶杨皆心焦

以上分析证明,中共政府是全国唯一的大地主,中共政府控制的国有银行及商业银行就是中国国企、地方政府、民企、个人借贷者的债权人。如果将《白毛女》一剧的角色置换进去,中共政府及其控制的国有金融系统就是黄世仁,大大小小的国企,以及各级地方政府、民企、个人借贷者(包括入狱的薄熙来)就是杨白劳。

在分清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革命的首要问题”之后,真正的难题来了:习总书记能够将黄世仁拉出去枪毙吗?

杨白劳当中的小部分,比如在银行借贷的民企与个人,对于《白毛女》的革命寓意,即打倒黄世仁、烧毁债约、“土地回家”的做法,当然欢迎之至。从此无债一身轻,还不起债的民营企业家用不着跑路,个人不用担心不能还贷时失去住房,但这部分人是杨白劳群体中的少数成员。

真正的杨白劳们都是国企。这点连外国金融评估机构都很清楚,比如里昂证券在分析中国金融系统那7.5万亿的坏帐时,很清楚地指出这些坏帐的形成主要缘于国企、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借贷,以及地方政府的债务。

房地产开发公司当中,也有不少是国企,因此,杨白劳的主体就是中共自家亲儿女。国企一直被称为“共和国长子”,地方政府本来就是中共的肢体,好比手、脚、臂膀什么的。更困难的问题是:黄世仁们即国有银行也是中共政府的血液循环系统,打倒黄世仁,扶持杨白劳,就算不是大放血,也算得上剜肉补疮。在倒黄与扶杨二者之间,如何把握分寸,当真不容易做出选择。

好在中共政府从来就是敢想敢干。最近就干了一单这种剜肉补疮的事情,根据中国财政网公布的数据,中国国有企业9月末总体债务规模达到78万亿元人民币,超过中国GDP的总量。更让人吃惊的是,仅9月份一个月,中国国企整体债务增长就达到了惊人的6万亿人民币,这是中国国企最大幅度的月度债务增加量。对此,安信证券分析师罗云峰表示,“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杠杆化操作......一些原本被归为政府债务的债务被重新划归成了国有企业债务”。

这等于说,“手脚”即地方政府背负的债务,中央政府现在将其卸下,放到了“长子”背上。这种处理债务的方式,只有在中共管治下的中国才会出现。

“毛爷爷”能做的事情,“习大大”为何做不到?

习近平接任中共掌门人大位之后,既想做毛泽东的传人,拥有毛那样一言九鼎的最高权威地位;又想接过邓小平打造的“大钱袋”,因为做个穷而大的弱国领导人,那滋味毕竟不太好受。这次让第一夫人做艺术指导,重排革命样板戏中的长寿剧《白毛女》,并让其在革命圣地延安首演,毫无疑问是想向中国人释放一种政治信号。只是这信号到底是什么,恐怕他连自己也未必了然。

毛在文革前及文革中,让其夫人江青指导编排了八个革命样板戏,与毛对中国社会状况及其主张的革命路线有关。尽管毛已经在50年代初完成了消灭地主阶级与改造工商业的革命任务,消灭了私有制,但一直坚持阶级斗争理论,并发展出了一个“党内走资派还在走”的“理论”,据此主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既然要“继续革命”,那些以诉苦、推翻地主阶级与旧政权、让穷人翻身的革命样板戏,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中共用来教育民众的手段。

经过邓、江、胡三代,中国现有的经济结构已经成为以工商业为主体的经济结构,完全不同于毛时期那种小农经济与早期工业化并存的经济结构。中共虽然依旧垄断政治、经济、文化资源,是全国唯一的大地主、最大的资本集团,但各级统治集团成员的家族也成为大大小小的资本所有者,底层人民依旧贫困。“习大大”如果想继承“毛爷爷”那“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业,先得叛党,与中共决裂。近三年,他已经与周永康等一系利益集团决裂,但是还不够,还得更彻底一些,将薄熙来路线即用金钱为凝聚力、从社会底层汲取社会支持的道路贯彻到底,摧毁现有的统治集团。

今年以来,习近平在股市上演了一场权力与市场的恶斗,因为斗不过市场,就开始斗市场的主体——大大小小的资本所有者,这场斗争目前炉火正旺。由于担心“习大大”走上薄熙来道路,权力与资本的同盟已开始瓦解,资本外流非常严重,自2014年6月至今年9月,中国外汇储备已减少5000亿左右。如今在延安首映以废除债务、消灭地主阶级为主诉的革命样板戏《白毛女》,只能让资本产生更强的恐慌感。

治国之策必须三思而后行,最忌胸无定算,一会向左,一会向右,如同road swing(路上左右飘忽行驶)。美国的Driver's manual(驾驶者手册)告诫驾驶员,一是不要做road swing,二是见到road swing就要避开。习近平的忽左忽右,与胡锦涛十年的政左经右有很大不同。胡政治上坚持左,但并未在经济政策上贯彻“左”的路线,中国这辆车好歹还能继续开下去。但习总却将车开成了高速公路上的road swing,不仅自己危险,还给其他车辆造成阻碍,容易撞车、翻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