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何清涟:全国扫黄:打击周老虎的收官之作


前中共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网络图片)

前中共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网络图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的性产业要想存活,必涉黑道及公安系统的“保护伞”。北京这次全国扫黄,以东莞这一性都作为开局,本以为既占领了舆论上的道德高地,又可以大举清理公安系统。却未曾充分估计民意已达到“凡政府主张的就要反对”,加上这几年“底层神圣论”的民粹情结渐成气候因而遭遇了一场民间“挺黄”的舆论战,吸引了中外媒体的注意,让北京在舆论战初期有点措手不及。

上述情况,加上周永康的消息迟迟未见公布,于是各种猜测声纷起,海外不少评论者都猜测习近平“打虎“遇到强大阻力,可能半途而废。这种情况是“中南海占星术”的必然产物。我以前说过,政治不透明的苏联体制产生克里姆林宫占星术,于中国而言就是“中南海占星术“。

*扫黄的目标在于清理“保护伞”*

北京高层在全国扫黄的真正目的已经浮出水面:中国的黄(性产业)必涉黑,黄黑结合的后面必然有公安系统撑着保护伞。国家公安部网2月17日发文表态,东莞不但要果断整治黄业,查处经营者及幕后保护伞,同时广东要追究东莞公安局主要领导和其他有关负责人的法律责任。东莞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严小康及8名基层派出所长就是东莞性产业的保护伞。说的虽然只是东莞,但全国一盘棋,保护伞的清理当然也要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这说明整个公安系统将重新洗牌。

无巧不成书。中纪委网站18日宣布,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环球时报》同日发表“冀文林履历不寻常 马年反腐败拉开大幕”,特别提醒读者注意冀的履历,人民网则于同日登出冀文林履历,原来又是“周党”:周永康1998年担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党组书记,冀文林同年任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值班室助理调研员与部长秘书,此后跟着周永康转战四川省及公安部,算是周的“死党”。

周永康的仕途从石油系统开始,历任国土资源部、四川省等分舵掌门人,最后十余年在公安口任舵主,以政法委书记出任政治局常委,成为中国最有实权的人物之一。回顾倒薄以来的官场风波,就会发现北京反腐重点集中于石油系统与四川分舵,公安系统倒了一个李东升。但这轮全国大扫黄将导致一批涉黄保黑的公安系统官员。

扫黄可视为习近平倒周永康的收官之战。扫黄之后,凋零的不只是网民们关注的“小姐”,主要是保黄涉黑的“保护伞”们。周永康曾主管过的三大系统官员如今齐集中纪委门下报到,其罪名当中至少有一类涉及职务行为,比如结党营私、提拔腐败官员(失察或者是卖官鬻爵),纵容公安系统的保黄涉黑,……这些罪倒也并非莫须有,是周历年宦海行迹的积累。周永康及拥周者最多也只能来一场中国式反问:“中国官场不都这样吗?谁谁谁比我更腐败……”

*“倒周”一直列在习近平政治日程表上*

其实在我看来,倒周一直列在日程表上,周永康也早就是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只是如何往里加作料的问题。且让我们将近期内发生的事情按时间顺序列个表。

2月9日这一天,中国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财新网报道:“中石油和四川系列腐败案:周滨通过数个代理人获利”;另一件是东莞扫黄。央视相关报道上午播出,东莞当局下午即开会布置,派出6500多名警员在全市扫黄。

主管财新的胡舒立被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她旗下媒体的报道,基本上可视为政府查办某大要案的“预告”。按理,财新网这篇措辞与事实都很引人注目的报道本应引起全世界关注,比如栏目标题“周道第一期”的“周”,当然是指该报道主角周滨老爹周永康,“第一期”则很明显地告诉大家,这只是开头,好戏还在后头。“中石油与四川系列”,则是周永康从政以来经营多年的老根据地。文中的“三只白手套”细节也很吸引人。可惜,网络热议挺东莞,这条重大消息被湮没了。

海外更有各种解说,大都推测习近平“打虎”遇到极大阻力,骑虎难下,只好用东莞扫黄来转移注意力。

我对这种推测存疑。2月10日,我发表推文“周永康案近日将收网的信号:中石油和四川系列腐败案:周滨通过数个代理人获利”;对东莞扫黄,我表示,“我其实只关心一点:东莞娼业存在已经有20多年了,达到全国该行业最高水平且专业化程度最高也至少有15年了,此时此刻才被特别关心的原因是什么?” 可惜,这两条推文只有寥寥数人注意并转推,人们对与习近平作对的政治势力之强大,发挥了极大的想象力。还有人在电话里与我反复争论,财新网文章不是与东莞扫黄同日发表——虽然这是上网查查就能解决的事情,但对方情愿花力气争辩。这后面的因素太复杂,我能够得出的结论只有一条:人们阅读信息的过程中,已经不自觉地淘汰一些不符合心中愿望的信息。这倒也符合传播学中涉及的受众心理。

*扫黄最后伤了谁?*

这点可以盘点阶段性扫黄战果。

2月18日,我在推上发表推文:“今天看了全国扫黄消息后,方明白习近平此举意在整顿清洗公安部门。娱乐产业惯例是背后须靠黑白两道,黑道与白道(主要是公安)之间必有勾结。各地扫黄一定能找出收黑钱的派出所长之类,再往下挖必能挖出主管治安的常务副局,最终至少可以用失职查办正职”,此推引发了一番讨论,有推友认为上层权力斗争“让底层做了牺牲品”,伤及了小姐。我认为扫黄是经常性的,这次声势大,抓的人并不多,小姐们不是重点,除了妈咪外,一般的过段时间会放人。主要目标在老板、黑道,更在于后面的保护伞。

以下的战果可见当局煞费苦心的安排:

“据报, 2月9日以来,全国至少已有8个省份在广东之后,各地查处卖淫嫖娼治安案件1300余起,查出各类涉及卖淫嫖娼和色情活动的刑事案件181起,打掉涉黄犯罪团伙73个,抓捕犯罪嫌疑人501名,停业整顿涉黄场所2410家。”

相比全国性产业的庞大规模,这点战果实在算不上“辉煌”。中国扫黄历来是公安系统的日常作业,每次全国性行动都不比这次收获小。况且,春节期间正是小姐们回乡探亲,娱乐场所还未进入正常营业期,挑选此时扫黄,既不会株连过多,也能够控制清理公安系统的规模。

*中共政权的抗丑闻能力与周案待解疑点*

走笔至此,可以讨论一下中共政权的抗丑闻能力。自薄熙来问鼎失利以来,中共高层被曝光的各种丑闻不断。这些事情如果发生在民选政府身上,早就会导致内阁辞职、政府倒台、国会弹劾,但中共不是民选政府,而且因为媒体由党管控,可以将一切丑闻关在国门之外,因而腐败行为虽然是权贵人人有份,但办谁不办谁,则由掌握权力的核心圈说了算。1月21日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发布的《中国离岸金融报告解密》,因此永远不会成为中纪委及中国检察机关查办腐败案件的“索骥图”。

倒周一案还有几个疑点待解:一、向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提供资料的是谁?一般认为《中国离岸金融解密》只公布了习、邓、李、温等五位中共领导人家属的资料,未包括江、曾、周家属的资料,并据此判断资料是周永康提供。但主张此说的人,却忽视了那些资料还包括与周永康石油系官员的大量资料。 二、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拿到资料光盘后为什么犹疑再三,直到2013年夏天才开始召集世界各国媒体记者开始做资料分析,这“犹豫”是因为没有项目资金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待解;三,曾有一家大陆新闻机构参与“解密”之中,后来退出。这是哪家媒体,代表其参与的记者是谁?四、周永康2012年3月19日发动“中南海政变之说,到底实有其事还是传说?

以上疑团,我相信中共高层大概都弄清楚了,只是向不向外界公布真相,则有许多政治考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