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何清涟:习近平号召“红二代”退出商界?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评论员陈杰人在腾讯的微博(网络截图)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评论员陈杰人在腾讯的微博(网络截图)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4年最后一天,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刊登了陈杰人的《习近平反腐肃清亲属企业》,内容是讲习近平开家族会议,让其姐姐习安安及姐夫吴龙解散其公司新邮通讯。消息很惊人,其可靠程度取决于信息发布者的身份。鉴于中国六百天以来的反腐是“传言先导模式”,人称此类“谣言”是“遥遥领先的传言”,本人觉得很有分析价值。

*几度浮出水面的传言:习家人退出商界*

先说作者身份。陈杰人的身份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评论员, 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联合早报》是北京的友军。陈本人在腾讯开有微博“杰人观察”,这条消息被他以《外媒:习近平肃清亲属企业 中国反腐败再紧发条》为标题,放置在微博上,一直未被删除。以上情况表明,陈杰人写这篇文章并发表于“外媒”,只可能出于官方意图,否则,“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与“泄露国家机密罪”都是现成的罪名。

再看内容。文章先从大型民营IT企业新邮通讯宣布终止向中国移动投标开始,介绍了“新邮通讯”的实际控制人,是中国一号人物习近平的亲姐夫吴龙,其妻是习的姐姐习安安。对于姐夫经营的企业,习近平在担任最高领导职务后,就毫不犹豫地“发难”责其停止经营。此番“新邮通讯”宣布终止向中国移动投标,仅仅是该公司这一重大变故的开始”。

陈杰人称他“掌握的确切消息是,新邮通讯不仅已停止全部业务,并将就地解散注销。这家曾号称中国IT界有相当成长空间的高科技公司,从此灰飞烟灭,其所有资产变现后,主要用于遣散数千员工。”

整篇文章的要点就是一条,“新邮通讯的注销解散,体现了习近平对其亲属经商行为的‘壮士断腕’态度,也显示了他‘正人先正己’的坦荡心胸, ……对于数百万中共党员,尤其是握有重权的高级官员来说,习近平此举,应是‘不令而行’的无声号角”。

习近平让其另一姐姐齐桥桥及姐夫出售资产,退出商界,已有《纽约时报》两篇报道作为佐证,即《被六四改变命运的商人肖建华》(06/04/2014),《习近平亲属退出多项商业投资》(06/18/2014),两文指出,“有新证据显示,他(指习近平)一直在敦促自己的家人出售价值数亿美元的资产,以减少自己在政治上的把柄”,“在领导反腐行动时更有底气”。

*红二代退出商界,习近平要向虎山行?*

要中国的红色家族退出商界并非易事。一是人数众多,中共高层家中子弟绝大多数都涉足商海,这有2014年1月的《中国离岸金融报告解密》为证。二是许多家族早将自己掌管的国企变成家国一体的提款机。红二代当中有不少涉足的是基础产业、能源产业与金融产业,多有双重身份:既是国企高管,但又算是国企的“假老板”,大都通过前些年的企业改制,即经理人持股(MBO)让自己拥有了企业股权。因此,对这部分人来说,“退出商界”是双退还是人退、股份照旧持有?对政府与他们个人都是个利益攸关的大问题。

对于自己开办企业的红二代,退出机制已经有两个参照系。一个是习家两位皇姐家族的退出;二是被薄案牵扯被迫退出商界的谷望江。

2012年5月,薄熙来被拘之后的两个月,中国国内网站上几乎都在全文转载《时代周刊》文章《谷望江资本谱系:借助喜多来集团控制20多家公司》,文章称,谷开来的姐姐谷望江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大姐大’之一”,“借助喜多来这一资本平台,谷望江在海内外拥有20多家合资及独资公司,业务广泛—包括钢铁、印刷、造纸、包装材料、船务工程、环保、建筑材料等。喜多来这庞大的资本帝国是如何建立的?谷望江错综复杂的资本谱系又隐藏了多少秘密?”在巨大 的压力之下,谷望江选择退出保身,详情可见《谷望江全身退出东港 全部股份赠与商业伙伴和女儿》。

*红色国企巨鳄将如何退出?*

真正的难题在于红二代当中那些身兼国企高管者。且不说这些人在海外开办的离岸金融公司转出去了多少钱,仅他们在国企的退出就是一件极难办的差事。位置可以调离安排,但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即他们拥有国企股份之“原罪“到底是追还是不追?

“红二代“的父辈号称“无产阶级革命家”,不少人还被捧称“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当然并无多少遗产可留给子女,但他们留下了另一种中国的硬通货,即权力余荫,红二代如何致富各有门道。在国企改制过程中,最通行的一种方式就是“经理人持股”。当年的说词是这样:为了加强国企经理层对国企的责任感,要让他们拥有股份,与企业同进退。这些经理层用于购买国企股份的钱从何而来?是银行贷款,通常由企业为他们担保从银行贷款用于购买股份,今后若干年当中,用股份红利逐年偿还。这些电力、能源、通讯等垄断型国企当然稳保赢利,几年过去,这些国企高管们个个坐收红利,再加上高额年薪,个个富比王侯,还因其收入“合法”可以公开炫富。这就是电力一姐李小琳身着昂贵时装出入两会,并称自己全靠个人努力的 底气所在。

红二代中一直流行一个说法,天下是咱父辈打下来的,我们也可以经商。问题是他们的经商与普通国民不同,不少人是用父辈的政治股转换成经济股。如今要让他们退出,恐怕要遇到集体抵抗,最好的理由是朱、温两届政府政策鼓励经理人持股,不能出尔反尔。但如果不退,习近平这位当家人也很难咽下这口气:一是国家财政还需要仰赖这些大型国企,让钱哗哗地流进你们家,国家现在处处要花钱,却捉襟见肘,到处是窟窿。二是那些开办私企的红二代也不干,不就是父辈岗位不同,当初没占着电力、能源、金融口吗?要退大家退。三是国际风评仍然好不了,你这不还是选择性反腐吗?

*谁会成为最先撕开的口子?*

习近平当然深知“钟不敲是不响的,桌子不搬是不走的”,但第一步也只能率先垂范,走“劝谕”之路。同时还得准备罚酒,至于罚酒的烈度如何,他也只能走着看。不过,可能已经有人坐不住了,比如李鹏家族。

2014年12月25日,新浪财经转载了《能源》杂志一篇文章《李鹏同意华能集团成立背后:公司有很多资金》。作者王传剑是华能集团的创始人与第一任总经理,文章详述了80年代的创办过程与资金来源,最后三段话意味深长:为了好办事,该公司当时必须有个“婆婆”(李鹏主管的电力部),因此拆分了华能集团,除了华能精煤独改名为神华集团独立出去之外,剩余 的华能集团划归电力部管理。作者与另一位领导深悔当时太保守,要了这个“婆婆”。作者没说出来但呼之欲出的话应该是:这“婆婆”后来将华能国际变成李家企业了。

几乎从李鹏担任总理期间开始,有关其妻儿的腐败传闻不绝于媒体。2001年11月,《中国证券市场周刊》发表部队作家马海林的《“神奇”的华能国际》,文章说,这家应当是国有的公司已基本上变成李家企业,李妻朱琳是华能国际的母公司--华能国际电力发展公司董事长,其子李小鹏是华能国际主管。此文引起李鹏震怒,该作家被捕,下落至今不明。

习近平的600天反腐大业,对大老虎基本上是“传言先导模式”。如果将陈杰人的“放风”与王传剑的文章结合起来看,可以理解为习近平开始“敲山震虎”。我同意陈文的总结,即习近平让其两位姐姐家族退出商界,确实是释放“正人先正己”信号,但是否能做到“不令而行”,还真是一件前途未卜之事情。因为“红二代”们不会象其亲人那样理解并支持他,仅有劝说是不够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