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解密时刻:毛泽东的忠臣周恩来(完整版)


开场语:1981年6月27日,中国共产党11届6中全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其中对前中共副主席、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评价是“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鞠躬尽瘁”,并赞扬他在“文化大革命”中“顾全大局”。2008年2月29日,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纪念周恩来诞辰100周年的座谈会上赞扬周恩来在文革中“忍辱负重”。美国之音《解密时刻》今天要向各位展示周恩来到底对谁忠诚,他的“顾全大局”、“忍辱负重”究竟指的是什么。

*大手术前高喊:我不是投降派! *

解说:1975年9月20日,北京解放军305医院的手术室外,周恩来正缓缓地被推进手术室。然而,即使是中国当时的顶级医生们,此时也感到回天无力。周恩来的癌细胞已经扩散,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高文谦:进手术室之前,推着他在走廊里面,当时邓小平、张春桥、邓颖超和汪东兴都在边上。走到手术室,马上就要进去了,周大喊:“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当时邓颖超就让汪东兴把这句话报告主席,报告毛¬¬¬。

解说:此时的中国,是文化大革命的第九个年头,政治仍然处于动荡之中,经济状况仍然在恶化。此时的周恩来是中国共产党内仅次于毛泽东的二号人物,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然而,在他即将进行生死未卜的大手术之前,这位中国总理最担心的是失去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对他的信任,担心自己被看成是“投降派”。

文革之初,刘少奇、邓小平等众多中央和省市领导人被批斗。

高文谦:周那时非常地紧张,正是天下大乱的时候,社会上倒周的风潮势头很猛。周那时觉得随时可能要出事呀,所以他让邓颖超在他西花厅办公室的衣帽架上挂着书包,里面装着什么呢?装着他的洗漱用具,准备一旦把他抓走的时候,他拿起书包他就进去了。

*“伍豪事件”——周恩来头上的紧箍咒*

解说:让周恩来忐忑不安的是一桩当时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十年的陈年旧案。1932年2月,国共第一次合作失败后,上海多家报刊登载了一则《伍豪等脱离共产党启事》。“伍豪”是周恩来学生时代开始使用的笔名。当时,包括他在内的243名中共党员宣布退党的消息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后来证明,“伍豪事件”是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中统前身)总干事张冲一手策划,对共产党施展的离间计。毛泽东对此十分清楚。

高文谦:毛在32年是中华苏维埃主席了。他专门发表一个公告讲,这是国民党在造谣诬蔑。

解说:然而在1967年文革期间,“伍豪事件”又被重新翻了出来。

高文谦:67年的时候,毛为了斗倒刘,在全国开展了抓叛徒的运动,周的“伍豪事件”问题就被群众举报了出来。举报的人是谁呢?是国务院秘书长周荣鑫之女(周少华),当时她在南开。

解說:1967年5月17日,江青写信给林彪、周恩来、康生,信中并附上了这个启事。江青在信中说:“5月12日夜,收到周荣鑫的女儿周少华(天津南开大学红卫兵)给中央文革来信,说他们查到一个反共启事,为首的是伍豪(周XX),要求同我面谈。”

原解放军国防大学政委李文卿和原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吴法宪的回忆提供了另一种说法。李文卿曾经担任原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的秘书。据他在《近看许世友》一书中回忆,1968年5月4日,许世友将造反派清查敌伪档案时翻出的一张报纸上刊登的《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脱离共产党启事》亲手交给毛泽东。毛泽东在5月8日接见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和几位副总理、老帅时说:“像许司令这样60多岁的人,都不知道‘伍豪启事’,这是敌人伪造的。”当时周恩来也在场。

然而早在1932年就清楚这件事来龙去脉的毛泽东却将这个案子悬了起来。

高文谦:毛就批了这么一段话,我印象很深的,我看到过原始档案的复印件。毛说,“林彪同志阅后,交文革小组各同志阅,存。”然后在“存”的边上用红笔划了两条杠。所以“伍豪事件”后来就成为悬在周恩来脑袋瓜顶上的这么一把剑,作为敲打周和要挟周的一个杀手锏。

解说:1968年1月16日,毛泽东对这件事批示说:“此事早已弄清,是国民党造谣诬蔑。”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中共早期,周恩来是毛泽东的上司*

随着刘少奇和林彪这两个第二号领导人在文化大革命中先后被毛泽东打倒,从1972年开始,身处第二号领导人地位的周恩来也感到了来自毛泽东的压力。

解说:1972年,毛泽东指示中共开展“批林整风”,以便肃清林彪的影响。然而在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批林整风”汇报会期间,毛泽东却暗示周恩来在历史上犯过错误,追随过“立三路线”和“王明路线”,逼迫周恩来在党内高层中公开这些“错误”。

高文谦:毛在年初病重的时候,曾经一度就把权交给周了,说“这个事情以后由你来看着办吧”。当时江青在场,这是在李志绥的回忆录里提到了这么一笔。但是后来毛的病又好了,所以他又后悔了,就想把这个抹下来,但你抹下来总得有个由头吧,因此他就要讲路线斗争了。因为周在中共党内按照路线斗争来划分,始终是站在错误路线这一边的。

解说:根据中国官方出版的《周恩来传(1949-1976)》,那次的发言周恩来整整写了十天, “对自己作了严厉的、毫不留情的剖析,甚至是过分的检讨”。在周恩来历数自己犯下的种种路线错误中,1932年中共苏区中央局于江西宁都召开的宁都会议被他称作是“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和罪过”。

高文谦:毛周之间关系的一个关节点就是宁都会议。我个人认为,这是毛周之间历史恩怨的一个结子。宁都会议是批毛的右倾、退却、逃跑。实际上批毛最厉害的是在后方中央局的任弼时和顾作霖,这些人后来已经很早就死了。但这笔帐呢,就成了周的了。

解说:在宁都会议上,周恩来取代毛泽东,出任红军第一方面军总政委,并领导红军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

高文谦:这一下子毛就坐冷板凳了。所以毛对这个一直是耿耿于怀。他说,我那个时候,连一个鬼都不上门。这是毛一直记恨周的一个地方。周在延安整风中就为此检讨。实际上是背了一辈子黑锅,被说成是篡军。

解说:周恩来“篡军”之说实属无稽之谈。周恩来在1928年就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毛泽东1933年才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周恩来在1931年开始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书记,而毛泽东当时只担任红军第一方面军的总政委。周恩来当时在中共党内军内的地位远远高于毛泽东。

高文谦:实际上周一直在中共党内相当长的时期。从张国焘之后,大革命失败后,他就是中共军事工作的最高领导人,而且毛当红(一方面)军总政委也是周推荐的。周到苏区的时候,到江西的时候,他当时的职务是苏区中央局书记,随军行动,决定军中的大计。所以周从上海一到军队,到江西,实际上还是在毛之上。

解说:即使是中共所说的确立毛泽东在党内领导地位的“遵义会议”上,毛泽东也只是在周恩来的全力推荐下当选为中共政治局常委,而会议决定“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而恩来同志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以泽东同志为恩来同志的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后来又成立了三人军事指挥小组,周恩来是组长,毛泽东和王稼祥是组员,周仍然是毛的上司。

*毛泽东如何成为周恩来的上司*

李肃:军中第一把交椅从周恩来的手里转到毛泽东的手里,在这个过程中,周和毛有没有矛盾?

高文谦:毛什么时候真正成为军中第一把手的,这始终是一笔糊涂帐。简单的说,在遵义会议的时候,周仍然是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毛是开始协助周。毛的能力非常强,周“五次反围剿”打了大败仗,自己心里面也发虚,自己也有点觉得掌握不了这么一个局面。

到了一、四方面军汇合的时候,过草地的时候,究竟是北上还是南下,毛和张国焘对立的非常厉害。周那时候正好得了肝脓疡,发高烧,几乎没死。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毛自然就把权拿了过去。毛和张闻天两个人在周缺席的情况下,开了一个常委会。这个常委会决定由毛来负责军事。周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参加会议。当然,周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开始主动让了,因为周自己觉得这个事情还是毛有办法。

李肃:也就是说,周恩来并没有恋栈?

高文谦:没有。到了陕北之后,毛那会儿还想把周挤出军队,让他改作地方工作,周这时候讲了话,王稼祥也出来讲了话,让周继续留在军队,做毛的副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起,确立了后来几十年的毛周这样一个格局,在军事领导上。

*“延安整风”整服了周恩来*

解说:红军经过长征抵达延安以后,毛泽东在中共党内的领导地位日益稳固。不料,1937年10月,曾经主持过中共中央工作的王明奉共产国际之命从莫斯科来到延安,担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长和长江局书记。

高文谦:当时党内大体上可以划成三派,一个是毛派:毛派的头号干将就是刘少奇,然后刘少奇下面一大批人,彭真啊,薄一波啊,安子文啊,刘澜涛,这些人, 包括军方的罗瑞卿,康生,这是毛派;再一派呢,就是教条宗派:王明、博古、张闻天、王稼祥,从莫斯科回来的。再一派是经验宗派。经验宗派代表人物主要就是周了,其中还包括一大批人,包括彭德怀,包括陈毅。

解说:王明的再次出现让毛泽东感到不安。1942年9月,毛泽东发起了历时三年的延安整风运动,打击中共内部以王明为首的异端势力。

李肃:中共党史上,好像延安整风是真正要整顿全党的风气,最多最多也就是王明受到了一定批判。但是真正的史实是说,主要的被批判的角色是周恩来,这是怎么回事?

高文谦:实际上王明教条宗派在党内没根基。真正有根基的被认为是经验宗派,因为他们有实际工作经验,但是被毛认为经验宗派是给教条宗派吹喇叭、抬轿子、跑腿办事的,因此更加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周也成了主要的一个靶子,曾经就被威胁开除出党,就是彭真提出来的。所以周在延安整风中那是被整的。党内高层的检讨发言他讲了五天,是所有领导人里做检讨时间最长的一个。

解说:延安整风中,周恩来痛心疾首地检讨自己“不论在思想上、组织上都犯了极大的罪过,成为经验宗派的代表,教条统治的帮凶”,是“党的布尔塞维克化的阻碍”。

李肃:当时周恩来为什么会屈从于毛泽东啊?

高文谦:我觉得主要还是党内大势所趋,因为毛这个人确实是在各方面高人一筹。特别是在抗战中,如何运用抗战这么个形式,发展壮大共产党的力量。抗战开始是3万人,抗战结束时120万人。所以那个时候,人们就觉得毛确实是高明。周一开始是站在毛的对立面,周(这时)只有臣服的份儿,实践证明他错了。还真是心悦诚服对毛。

李肃: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

高文谦:延安整风打垮了教条宗派,整服了经验宗派,确立了毛在中共党内至高无上的领袖地位,有最后决定之权。

*周恩来的是非观以毛泽东划线*

解说:延安整风以后,毛泽东思想被写入中共党章,成为与马克思列宁主义并列的中共的指导思想。这也是周恩来臣服毛泽东的开始。不过,在中共建政初期的1956年,中国经济计划中出现大量不切实际的激进目标,主持政府日常工作的周恩来参与了组织“反冒进”,并且因此与毛泽东发生了意见分歧。周恩来对毛泽东说:我作为总理,从良心上不能同意。

毛泽东对此十分不满。从1957年下半年起,毛泽东两年之内先后至少13次点名批评周恩来,说“‘反冒进’是泄了六亿人民的气,犯了政治方向的错误”。

高文谦:58年刚刚“反冒进”的时候挨批,被批成是“离右派只有五十米远”。

李肃:这是毛泽东的话?

高文谦:这是毛泽东的话,在南宁会议上的讲话,“只有五十米远。”

解说:周恩来的秘书范若愚回忆说,这期间周恩来显得异常苦闷。周恩来明知道自己是正确的,却依旧顺着毛泽东的意思违心认错,甚至提出不再担任总理的职务。

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周恩来在对“反冒进”进行检讨时表示:“中国几十年革命和建设的历史经验表明,毛主席是真理的代表。离开或背离他的领导和知识,就常常迷失方向,发生错误,损害党和人民的利益。我所犯的多次错误就足以证明这一点;反过来,做对了的时候和做对了的事情,又都是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和领导思想分不开的。”

从此,尽管中共高层仍然不断有人对毛泽东的路线和政策提出过质疑和挑战,周恩来的是非观则完全以毛泽东划线了。

*彭德怀对毛不满,周恩来训斥彭*

1958年,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举起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三面红旗”,走向灾难性的大饥荒。时任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彭德怀在1959年的中共庐山会议期间上书毛泽东,对“大跃进”提出温和批评,结果被说成是反党,遭到清洗。

李肃:在庐山会议上,周恩来有替彭德怀说句公道话吗?

高文谦:李锐曾经问过周,你看彭老总的那个讲话怎么样?他说,我看没什么啊。实际上,周和彭对当时59年的经济形势和冒进的看法那是一样的。不过周呢,他这次在庐山会议上一开始,就在小组会议上讲,什么比例失调的问题啊,什么各地大轰大嗡地怎么样的上。彭德怀散会的时候说,你怎么不在大会上讲啊?周就说,在大会上不好讲。大会上一讲,好像是诉苦了,就把大会变成一个泄气的大会,那就不好了。这时候,彭德怀就说周,你这个人太世故,老奸巨猾。

解说:周恩来不仅没有支持彭德怀,而且在彭德怀落难的时候积极参与对他的批判。

高文谦:周后来在常委会,批彭的常委会上替自己辩护说,彭,你的骨头就是犯上。驯顺,顺服,就是没骨头嘛?!领导干部也是要驯服的,要不革命怎么能胜利呢?!

*刘少奇批“大跃进”,周恩来高唱《东方红》*

解说:从1958年到1962年,“大跃进”导致中国经济大滑坡,连年饥荒,三、四千万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中共副主席刘少奇对“大跃进”进行了一定的反省,发出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批评,并且与毛泽东发生正面争论。他直接告诉毛泽东:“人相食,你我是要上史书的!”

然而作为中国总理、中共副主席的周恩来,不仅没有像刘少奇等人那样对“大跃进”提出批评,而且还曾经为了保证城市食用油供应而下令取消农村地区的食用油供应,下令销毁饿死人的统计数字证据。不仅如此,就在“大饥荒”的几千万冤魂尚未完全散去的1964年,周恩来亲自策划和指导了为毛泽东和共产党歌功颂德的大型歌舞《东方红》。

《东方红》片段:“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周恩来全力支持文革*

解说: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给中国造成的伤害之大、影响之深,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在这场十年浩劫中,中共高层中对文革的质疑,对毛泽东的反抗不断出现。

1967年1月和2月间,中国军方元帅陈毅、叶剑英以及中国副总理谭震林、李先念等人在北京京西宾馆的中央军委碰头会和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两次有关文革的碰头会上对文革发出了强烈的不满之声,被文革派说成是“大闹京西宾馆”和“大闹怀仁堂”的“二月逆流”。而主持怀仁堂碰头会的周恩来却没有在会议上表示任何意见。后来,在毛泽东宽恕了这些人之后,周恩来还写信警告他们不要再惹事。

高文谦:周就给陈毅、谭震林、李先念、余秋里、谷牧五个人写了一封信。其中话说的非常重:为了预防你们这五位同志走向绝路,专此警告,勿谓言之不义。意思就是告诉他们,不要让他们这回又翘尾巴,然后讲话放炮,惹祸。

解说:1970年8月,中共召开九届二中全会,中共第二号人物林彪和第四号人物陈伯达一起对文革派发出猛烈批评。

高文谦:林彪的思想,基本上就是陈伯达的思想,(就是)“九大”以后应该抓一抓经济建设了,而毛和江青这些人呢,还是要搞继续革命。

解说:毛泽东震怒,不仅打倒了中共政治局常委陈伯达,而且逼迫军方将领检讨错误。但是林彪拒不检讨。周恩来开始时试图调和双方的关系。

李肃:周恩来实际上还是倾向于把局势稳定下来,把建设搞上去?

高文谦:周的本意是希望毛、林不要(对立),缓和下之后,这样我们可以共同搞经济建设。

解说:然而,当周恩来意识到毛泽东已经决心和林彪分道扬镳之后,便开始疏远和林彪以及他的“四大金刚”黄吴李邱的关系了。1971年林彪出走的“九一三事件”发生以后,周恩来亲自宣布对黄吴李邱进行隔离审查,并且亲自部署和指挥了抓捕林彪亲信和控制当时被认为亲林彪的解放军空军的行动。

文革后期的1973年,邓小平复出。他随后与江青等文革派发生矛盾冲突。毛泽东希望邓小平在中共政治局主持起草一个有关文革的决议,用“三七开”的形式基本肯定文革,邓小平拒绝了。

高文谦:当毛给他开这个价码,让他牵头,写一个关于文革的决议,作为三七开,邓就给回绝了。周那些人那时都劝他忍一忍吧,邓不接受。

解说:然而,对于这场中国人承受了10年的劫难,人们从来没有听到周恩来说过一句否定或者至少是质疑的话。人们听到和看到的,是周恩来对毛泽东的全力支持。

(周恩来在各种场合高呼:)
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为了自保,周恩来微弱反抗*

解说:在这期间,周恩来只有两次对毛泽东有所反抗。但是那两次反抗的原因都是周恩来面对毛泽东和妻子江青对自己发动的直接攻击而不得不进行的自我保护。

1971年,为了对付苏联对中国形成的巨大的军事压力,毛泽东决定重新与美国接触。周恩来亲自落实,其个人魅力赢得了国内外的赞誉,被称为“周恩来外交”。不料,毛泽东却无端发难。

高文谦:毛从72年开始起,73年就连续不断地在批外交部,因为外交部是周直接主管的。

解说:1973年6、7月间,毛泽东对中国外交部几次提出严厉批评,说“与资产阶级联合常忘记斗争”。甚至骂外交部的通报是“放屁一通”。1973年7月4日,毛泽东和王洪文、张春桥等人谈话时说:“凡是这类屁文件,我就照例不看。总理讲话也在内……,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动,势必出修正。将来搞修正主义,莫说我事先没讲。”面对毛泽东的责难,周恩来不停地做检讨。

四个月以后,毛泽东再次向周恩来挥起大棒。1973年11月13日,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结束的前一天晚上,临时提出要同周恩来讨论中美军事合作问题。

高文谦:头一天晚上的答谢晚会,宴会都已经开完了,基辛格突然提出来说希望和周单独会谈。基辛格提出说,希望中美进行某种程度上的军事合作。中美那个时候之所以能走到一块儿,是为了共同对付苏联,而苏联在中苏边界的军事部署、调动(的情况),美国可以通过卫星把调动情况直接告诉中国。那天晚上因为毛已经睡下了,所以周就没有马上报告毛去。基辛格明天早上就要走,毛又在那儿睡下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周就跟他说了个活话,活话就是说,我们双方可以指定一个人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样的承诺,但这件事就被毛抓住了,说周对美投降,接受美国的核保护伞。

解说:毛泽东大发雷霆说:这次中美会谈公报“并不怎么样”,有人要借我们一把伞,我们就是不要这把伞,这是一把核保护伞。”“谁要搞修正主义,那就要批呢!”毛泽东指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批判周恩来在外交路线上的“右倾投降主义”以及叶剑英在同美国军方人员会谈时的“右倾软弱”,统称为“周、叶的修正主义路线问题”。

在会上,江青给周恩来扣上“右倾投降主义”的大帽子,说周恩来“丧权辱国”,“蒙骗主席”,“给美国人下跪”。周恩来忍无可忍,拍着桌子对江青说:我周恩来一辈子犯过很多错误,可是右倾投降主义的帽子扣不到我的头上!这是周恩来自1956年以后第一次反抗毛泽东。

毛泽东听说周恩来反抗,马上下令扩大批判会规模,并且专门成立了由政治局成员组成的“中央帮助总理认识错误小组”。“帮助小组”责令周恩来必须自己动手写检讨,不许用秘书帮忙。批判会在人民大会堂从11月25日一直开到12月5日。

高文谦:说外交部是周恩来的独立王国,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说周对苏联怕得不得了。苏联人一旦打进来的话,周会当苏联人的儿皇帝。我当年采访过乔冠华。乔冠华说,他听了毛说周要当苏联的儿皇帝的时候,他用的是“毛骨悚然”。所以整个政治局批周会议的调子,是根据毛的这么一个调子拿来定的。最后批周“丧权辱国”、“对美投降”、“屈膝下跪”。

1975年的时候,周已经病重。乔冠华和章含之两个人去305医院去看周,其中乔冠华和章含之也是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列席者,都要发言的。他们俩就向周检讨。

章含之:乔冠华有一次就当面对周恩来讲,我们当时都是在这种情势下,都对总理说了一些批评的话,我表示心里的不安和歉意。当时周恩来就说,这件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

解说:毛泽东的妻子江青企图彻底打倒周恩来,声称“这是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并且指责周恩来曾经在毛泽东1972年年初病重时“迫不及待地要取代主席”。

高文谦:周最后根据毛的调子,做了一个给自己上纲非常高的一个检讨,才算过关。

解说:周恩来在1973年12月4日进行这次深刻检讨时,还带头喊口号:“向江青同志学习!”

高文谦:整个批周的过程,毛始终没有出面,但毛是在幕后的,在那儿操纵会议。派了两个联络员----王海容、唐闻生作为他的联络员,来传达毛的讲话。所以在第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批周的时候,唐闻生做了八个小时的发言,把毛近来对外交工作,对周的批评全都亮了出来。

解说:周恩来检讨之后,12月9日,毛泽东终于从幕后出来,对周恩来说:“总理啊,你挨整了,听说他们整得不亦乐乎啊。”毛泽东还指着王海容和唐闻生说:她们整我,整总理,在我头上拉屎撒尿,将来就是要说她们整总理。

周恩来总算又躲过了一劫。

*人到晚年,周恩来最怕毛泽东不信任他”

1975年6月16日,已经动了三次大手术,体重不到31公斤的周恩来在病榻上给毛泽东写了最后一封信。他写道:

从遵义会议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谆谆善诱,而仍不断犯错,甚至犯罪,真愧悔无极。现在病中,反复回忆反省,不仅要保持晚节,还愿写出一个像样的意见总结出来。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来 75.6.16.22时


解说:对于周恩来来说,这个“晚节”的标准就是是否忠于毛泽东。1966年5月21日,就在中共中央发出《五一六通知》五天以后,周恩来在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要跟着毛主席。毛主席今天是领袖,百年以后也是领袖。晚年不忠,一笔勾销。”

高文谦:周在文革中,他要跟着毛走,保持晚节,这是周在文革中最重要的政治操守。

解说:不料,1975年8月,毛泽东发起“评《水浒》运动”。他说:“《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

毛泽东重提投降派问题,又一次触动了周恩来的神经,因为当年的“伍豪事件”和刚刚进行的与美国的谈判都提到周恩来的“投降”问题。

实际上,在1972年的“批林整风”中,“伍豪事件”就曾经被再次提起。当时,陈云和康生都以当事人的身份证明说:“这是国民党的阴谋。”“是国民党特务的伪造,用来攻击诬蔑我们党和周总理的。”

1972年6月23日,周恩来在“批林整风”汇报会议上专门作了有关“伍豪启事”问题的报告,并且宣布将根据毛泽东的意见,要把报告和相关文件资料存档。

高文谦:当时说好的是,要下发各省档案馆存档,让周关于“伍豪启事”他自己把来龙去脉、前后经过给说明了。结果最后也没有给他送到各省档案馆,就拖下来了。

李肃:也就是说这事还悬着呢?

高文谦:还悬着呢,一直到1975年9月20号。周最后一次动大手术。进手术室前,周已经打了麻醉药,自己在卫生间里,半天不出来。邓颖超一看,人怎么半天不出来呢?推门一看,周坐在马桶上还在那儿批改他当年,1972年关于“伍豪事件”的说明,最后写上“周恩来”,“写于进入手术室之前”。看他的笔迹,手都已经发抖了,所以这始终是周的一块心病。

解说:于是便出现了本片开头的那一幕:周恩来在即将被推进手术室时突然大喊:“我不是投降派!”这虽然可以算成是周恩来为了自保而对毛泽东的第二次反抗,但更像是周恩来向毛泽东发出的无可奈何的请求,希望毛泽东了解他的一片忠心,信任他。

*周恩来对江青千般维护,万般推崇*

同样,也正是出于同一目的,周恩来对毛泽东的妻子江青千般推崇、万般维护。

李肃:周恩来和江青的关系是个什么样子?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是个什么样的关系?

高文谦:周跟江青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应该说是相当的不错。特别是在战争年代。周那个时候虽然不常住在延安,(他)住在大后方,但也时不时的回延安,回延安之后,江青跟毛结婚以后,周这个认识非常善解人意的这样一个领导人,所以下面有什么情况,经常跟江之间都有一些交往。江青心里面有些话呢,也愿意找周来说一说。当然那时候只是限于一般生活上的一些琐事,并不涉及政治,因为在政治上,那时候毛还没有放江青出山。

李肃:那毛泽东放江青在政治上出山以后,江青和周恩来的关系怎么样?

高文谦:毛放江青出山主要是在文革了。两个人的关系主要以合作为主,同时有些矛盾,但是那是次要的。毛发动文革实际上是两条腿走路。一条腿,他是要放江青出来打冲锋,给文革打开局面;另一方面,他又让周恩来尽量的维持住社会生活的运转。所以周跟江青之间,仅仅是一种角色不同,强调的侧重点不一样,而不是路线之争。

解说:文革初期,毛泽东刻意突出江青的政治地位。周恩来对此也不遗余力。例如,在1968年3月27日北京的一次十万人大会上,周恩来主动介绍了“江青同志的战斗生平”。他说江青当年写过“战斗的文章”,“红文章”,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勤奋的学生”。就在这次大会上,周恩来喊出了“誓死保卫江青同志!”这个口号。在中共“九大”筹备期间,周恩来提名江青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而在此之前,江青连中共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1973年,中共召开“十大”,周恩来进一步提议江青担任政治局常委,只是这一次毛泽东给挡了下来。

高文谦:周实际上在中共领导人中是对毛、江关系看得最透的一个。他看清什么呢?文革是毛泽东和江青夫妻老婆店。前不久,邱会作在他出的回忆录中说了这么一件事很有意思。“九大”以后,黄、吴、李、邱这四个都是军队干部,进入政治局,周找他们专门谈了一次话,如何做好中央工作。其中周就提到说,到中央工作,要处理好跟主席、林副主席和江青同志的关系,处理好与江青的关系,就处理好了与主席的关系。

解说:为了表示对毛泽东的绝对忠诚,周恩来还对江青处处忍让。林彪当年的“四大金刚”之一,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空军司令吴法宪回忆说:在中央文革碰头会上,总理是孤家寡人,江青很凶,动不动就拍着桌子批总理,多次威胁说: 你周恩来不要忘记,要不是我保你,你早就被打倒了。周恩来回答说:江青同志,你比我强,我得向你学习。

*周恩来表忠心,不惜大义灭亲*

为了不得罪江青,周恩来甚至不惜“大义灭亲”,牺牲自己身边关系最密切的人。1968年,周恩来亲自批准逮捕了自己的弟弟周恩寿。

高文谦:这个周恩寿也叫周同宇。在60年代三年困难时期,周恩寿在家里面开聚会,议论时政的时候,包括王光美的哥哥王光琦。所以文革的时候,材料就被揭出来了,江青把揭发的材料撂给周了,说:你看着办吧。周批示:立刻逮捕周同宇,而且注明周同宇家里有多少人,地址在哪儿。

解说:尽管文革后透露的情况显示,周恩来当时也是担心弟弟被红卫兵迫害,因此让北京卫戍区逮捕了周同宇,“保护”起来。但是周同宇毕竟被关进监狱7年,“不能看报纸,不能听广播”,直到1975年5月才被释放。

同样是在1968年,周恩来的干女儿孙维世受到江青诬陷,被捕入狱。

高文谦:孙维世可以说是个传奇女子,也是个通天人物。她跟中共四个巨头:毛、周、朱、林有一种复杂的关系,因此就得罪了两个文革中最有权势的女人--- 江青和叶群,因此就卷到这个政治旋涡里来,她就成了公报私仇,攻击政敌的牺牲品。据孙维世专案组的一个人事后交代讲,江青跟孙维世专案组的人说:孙维世是美女蛇,狐狸精,是睡在主席身边的定时炸弹。

解说:1968年10月,孙维世在狱中被迫害至死。

李肃:据说她的逮捕令是周恩来签署的?亲自签署的,是这样吗?

高文谦:据周秉德,就是周的侄女儿,她讲的话,孙维世和她(周秉德)的父亲周同宇,也就是周恩寿,都是周亲自批捕的。

解说:曾经担任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的阮铭1994年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在查证‘四人帮’的罪行中,发现那些文革中惨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几乎都是周恩来的签名。”

高文谦:确实在当时就是这么个情况,在文革中抓人,特别是在北京抓人,要经过中央文革碰头会批准,而周是中央文革碰头会的牵头人,因此什么事情都要过他那一关。

解说:周恩来的卫士长成元功跟随周恩来几十年,忠心耿耿。1968年3月无意之中得罪了江青。江青要逮捕成元功。邓颖超代表周恩来告诉汪东兴说:“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说明我们没有私心。”于是成元功被送进江西的“五七干校”,一去就是将近八年。

*忠君一生换不到一刻哀荣*

1972年5月,周恩来被诊断患有膀胱癌。从那时起,周恩来经历了十几次大大小小的手术。然而即使是在周恩来病重住院期间,毛泽东也从来没有去看望过他。

然而,周恩来对毛泽东的忠诚始终没有变。在周恩来最后的日子里,每天都到医院看望周恩来的叶剑英曾经和他进行过最后一次谈话。周恩来的警卫人员回忆说,当时叶剑英让警卫和护理人员全部退出。叶剑英和周恩来究竟说了些什么,我们无从所知。不过叶剑英后来曾经说,当时党内有很多人来找他,提出要采取行动抓四人帮。叶剑英试探过周恩来的口气,周恩来说还是要相信毛主席,要听主席的话。叶剑英说,周恩来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去世。

1月11日,载着周恩来遗体的灵车开往八宝山,北京上百万人自发地站在长安街两旁为周恩来送行,场面令人震撼。

中共中央决定,周恩来追悼会在1月15日举行。

高文谦:政治局希望毛能去参加。但是毛的身体状况要由毛的医疗组做出个判断。医疗组的判断是,毛可以去参加周的追悼会,不会受影响,时间最好控制在一个半小时之内。

李肃:这些都有官方的记载?

高文谦:对,然后政治局就为此做了准备,行走的路线啊,担架啊,全都准备好了。整个追悼大会为了等毛,还推迟召开。但是到最后一刻,毛通过汪东兴传话:“不去了,送个花圈。”关于这个问题,连张玉凤都看不下去呀,据说是流着眼泪求毛去参加,但是毛还是没参加。

解说:1976年1月15日,中国共产党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与他共事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没有出席。

结束语:1949年以后,中国发生过无数次运动,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如今,合作社、人民公社早已不复存在;99%以上的右派被认定是错划,得到“平反”;大跃进引发大饥荒已是不争的事实;文革则是公认的“十年浩劫”。对于这些给中国人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的运动,彭德怀、刘少奇、林彪、邓小平等中共高级领导人都曾经在一定程度上对毛泽东进行了抗争,他们也因此付出过沉重的代价。但是周恩来没有任何反抗之举。对于周恩来的不作为,对于中国官方也承认的周恩来说过和做过的“违心的话”、“违心的事”,仅仅用“顾全大局”、“忍辱负重”来盖棺论定,这算不算是文过饰非呢?我是李肃,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