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港警今凌晨强力清场 殴打示威者社会反弹


香港学生和市民发起的争取真普选的大规模占领行动,10月15日进入第18天。在占领运动因政府近期搁置与学生对话而进入僵持阶段之际,警方继星期二大举清场金钟道路障后,星期三凌晨再对周二晚最新占领的金钟龙和道的示威者强行清场,并再次引发外界对警方使用过分武力的关注和批评。

星期二晚9点半左右,几十名示威者突然冲到特首办外的东西干道龙和道,在警察试图拘捕一位向马路上扔“雪糕筒”的男子后,更多的示威者涌至马路上试图阻止,与警方发生对峙,期间警察曾使用胡椒喷雾和警棍。虽然大批警察增援,但是10点以后,现场聚集的示威者多达几千人,许多人迅速在路上筑起路障,反将警察反包围在龙和道隧道附近。最后警方与示威者协商后,示威者让出通道让警察撤离,退守到特首办防线内。

香港公民党成员曾健超被拍到遭警员殴打受伤(苹果日报图片)

香港公民党成员曾健超被拍到遭警员殴打受伤(苹果日报图片)

​不过,就在约5个小时后,警方凌晨3点左右出动数以百计的警察,强行将示威者从龙和道、特首办外添美道等处驱赶,并且拆除多处路障。龙和道在清晨6点前重新开放,恢复通车。警方并在添马公园设防,不准示威者再前往特首办外。

据港媒报道,在清场期间,警员与示威者发生多次激烈推撞和冲突,警方多次施放胡椒喷雾,并将多人制服压在地上,示威者则撑起雨伞或高举双手和平抵挡,多人受伤。

警务处高级警司徐伟雄在清场后对媒体表示,占据龙和道的行为是“非法集结”,警方采取了果断行动,使用了“ 最低武力”,并拘捕了37男8女。警方同时批评示威者高举双手,并不代表和平示威。

徐伟雄表示,在清场事件中并无示威者受伤,而4名警员则受伤,其中一人跌倒,右肩脫骹,也有警员被雨伞弄伤眼角。

不过,有电视台拍摄到,有穿白衣、背红包的疑似女示威者被几名警员抬走过程中,一位便衣警员追赶过去,朝着身体猛踢一脚,电视画面解说称该示威者受伤。此外,有线电视台星期三中午报道,多家电视台都拍摄到警员在不同情况下打示威者的镜头。不过,其中最严重的是,有约6名警员将一位双手已被索带捆绑的男子,抬到添馬公园一处暗角拳打脚踢进行殴打约4分钟。

据报道,公民党党魁梁家杰议员星期三上午证实,片段中被殴打的人,是该党成员曾健超。公民党的4名律师已到黄竹坑警署与曾健超见面,争取为曾健超保释及到医院验伤,详细记录伤势。

梁家杰大律师批评,从片段看,已有表面证据是滥用私刑,涉及攻击他人身体造成严重伤害,是刑事罪行。梁家杰促请警方向涉事警员进行刑事调查,又指律政司亦应介入,监警会也应跟进。

曾健超身体多处受伤情况 (和平占中提供)

曾健超身体多处受伤情况 (和平占中提供)

据最新报道,有4名报称被警员殴打的被捕人士,星期三上午11点后被送往律敦治医院验伤,当中包括公民党的曾健超。电视画面显示,曾健超坐在担架上,意识清醒,头部以绷带包扎,眼角位置有明显伤痕,并需带上氧气罩,由救护员送入急症室。其余3名被捕男子则自行下车入院。媒体报道及社交媒体图片显示,曾健超被打至遍体鳞伤。

公民党的郭荣铿律师引述曾健超指,曾健超在被捕带返警署后,再被警员殴打脸部。郭荣铿批评警方是动用私刑。郭荣铿还表示,在接触的10多位被捕者中,有5、6人都说被警员殴打过。

另据报道,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监警会委员张达明表示,从片段所见,表面上已有证据涉嫌违法,但需要先启动刑事调查。张达明强调,警队有需要向公众解释,避免公众错觉警方包庇纵容违法行为。

此外,20多位泛民主派议员星期三上午在立法会召开记者会,强烈谴责“警察私刑、无法无天”,并敦促刑事检控专员介入事件,要求警方立即拘捕涉事警员。

不过,亲政府建制派的民联立法会议员林健锋表示,如果警察殴打被捕示威者的片段属实,警方一定要调查。行政会议成员、前保安局长叶刘淑仪议员称,警方有正常渠道调查,未彻查前不应罔下判断,又指昨晚情况混乱,警员受到很大压力。工业界议员林大辉表示,任何以暴易暴行为都不应该,也不能接受,呼吁目击者及报称被殴打人士,提供更多资料。自由党的田北俊表示,议员及警方都会跟进事件。

此外,警方星期三上午也发表声明回应说,关注电视台片段显示,怀疑有数名便衣探警使用过分武力,警方已即时跟进,并会公正调查,而投诉警察科也已接获相关投诉,会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处理。而保安局长黎栋国在立法会接受质询前对媒体表示,警方关注事件,有关警员会调离现行工作岗位。

香港科技大学政治社会学家、国立澳大利亚大学兼职研究员丁学良教授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类似警察过分使用武力的情况,当然会让警队的形象受损,影响警民关系,但是他更关注的是外界有关警察在整个占领过程中纵容黑社会殴打示威者和强拆示威区路障的传言和传媒报道。

他说:“你说警察推推搡搡的,警察这个使用武力的时候,或者是过度使用武力或者说不对了,所有这些事情在我看,当然也不好,但是远远比不上警察和黑帮弄到一起的传言,还有媒体的报道,这才是真正制度性最可怕的事情,对于一个法治社会来讲。这个事情我觉得应该是最影响以后的警民关系的了。”

丁学良教授表示,警方仅仅出面否认是远远不够的,不管警方认为是传言、造谣或者栽赃,都应当循制度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用有公信力的证据来维护警方的威信,因为任何“警匪勾结”的传言,对于一个法治社会的警察来言,是最可怕的和最有杀伤力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