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十多万港人纪念六四烛光点亮维多利亚公园


十多万港人悼念六四烛光点亮维多利亚公园(苹果日报图片)

十多万港人悼念六四烛光点亮维多利亚公园(苹果日报图片)

今年是八九民运六四屠杀27周年。在每年都举办大型纪念活动的香港,尽管曾积极声援1989年北京学运的学联,因不满主办维园六四烛光晚会的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的纲领,不久前退出支联会,而香港主要大专院校的学生会也不再参与今年的六四集会,但是仍有十多万港人拒绝遗忘,在维多利亚公园点亮悼念六四的烛光。

在香港本土派不断质疑并攻击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纲领,希望与“大中华情结”,甚至中国因素切割的争议声,各大学学生会旗帜在维园纷飞的情形不再,参加支联会六四烛光晚会的人数也继续下跌。支联会宣布有12.5万人出席,比去年少1万。

晚会开始前还首次有手举港英旗的港独人士突然踩场,更有人强行冲上大台抢麦,高叫“支持香港独立、不要建设民主中国”,一度引发混乱。主持人在台上强调:“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阻止用烛光悼念”。

支联会安排3名年轻人担任司仪,邀请大专政改关注组年轻人发言,由中小学生抬悼念花圈并燃点火炬,以彰显薪火相传精神。晚会还由80后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律师宣读亲手执笔的大会宣言,回应年轻人本土思潮及对“建设民主中国”纲领的质疑,强调六四是一代人的启蒙,从维园走出来的年轻人,成为守护香港最重要力量。而“结束一党专政”,不只是为中国民主,也是为香港自由。她反问称,“国内争取民主的朋友,难道不是同路人”?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在悼辞中表示,即使剩下最后的人,仍会薪火相传,咬紧牙关,面向风雨,追求恒久不变的公义。

晚会播放了“天安门母亲”的成员谭淑琴的录像讲话。77岁的谭淑琴简述了女儿6月3日当晚从北京展览馆回家途中被乱抢扫射中弹身亡的情况,并感谢港人年复一年地坚持纪念六四,给她们坚持下去的信心。

港大应届毕业生、“大专政改关注组”的唐晓昕上台发言,还未张口已激动流泪,质疑任何日子都可以办学术论坛,为何选择六四这天。她表示,自己虽然不全部认同支联会,但批评有团体为建立自己地位而拆支联会的台,质疑这是否符合民主精神。

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发言时表明,相信来到维园的年轻人更多,并吁请现场年轻人挥动手上烛光,让在中大校园的学生看到香港民心向背。作为学运“老鬼”的蔡子强激情高呼守护记忆,指烛光悼念也是一种抗争。他寄语年轻人“不要对一个政权的忿恨,盖过了对苍生的慈悲”。

在港大六四论坛作嘉宾讨论后赶到维园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上台发言表示,两个活动的理念殊途同归,呼吁不要扩大分歧,希望双方为共同目标努力。

记者在维园现场依旧看到大批学生。在随机询问的十多人中,有三分之一表明是第一次来维园,或是时隔几年后重返。今年中六(高三)毕业即将升入大学的李同学对记者表示,她本人不太认同“建设民主中国”的纲领,但是,来维园是为悼念为争取民主而遇难的人,因此有种特别的意义。

她说:“雨伞运动之后,很多人,还有那个中港矛盾,他们会觉得自己是香港人。建设民主中国嘛他们不认同,因为认为自己是香港人。我现在在这里不代表我认同它(支联会)全部东西,只是觉得这里是有一个意义。虽然你不来这里,在其他地方也可以是一个悼念,就你有那个心,但是我觉得这里是有一个特别的意义。”

香港科技大学一位大二吕同学表示,他认为自己既是香港人又是华人,有责任悼念当年为争取民主牺牲的学生,而学界要举办有关香港本土和前途的论坛,哪一天都可以,六四这天就应该留给纪念六四。

与吕同学同行的今年刚大学毕业的吴同学表示,他已经几年没有参加烛光晚会,不过,今年学界对支联会的攻击有点过头,刺激他走出来做一个个人表态,但他还是赞成本土思潮的一些主张。

他说:“他们(学界)之所以要跟这些活动切割,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们不应该去理会中国怎么走,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强大的临近的国家去看待。我们要做好我们自己,这才是一个比较现实的做法。支联会有一种大中华的情感,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对中国的事情有责任。这是非常情感主导的,没有看清楚现实的状况。”

一位年纪约40多岁叫AMY的女士表示,她理解目前年轻人争取不到民主的怨恨和不满,想切割与中国有关的东西,但是认为悼念六四和学生们争取民主不应该有冲突和矛盾,因为民主和自由是相同的。

自从六四20周年首次来维园后年年出席的李先生表示,推动中国的民主和争取香港人自己的民主是相连的,认为学界不应该将二者切割,更不应该以不认同建设民主中国而放弃悼念六四。

支联会秘书、工党的李卓人议员对美国之音表示,支联会对参加烛光晚会的人数感到满意,未来会继续与年轻人沟通,争取更多的年轻人支持维园悼念活动。

他说:“今年的人数虽然比去年少了一点,但也是蛮多人的。证明香港人会继续坚持,这个我们觉得是香港的骄傲。年轻人可能有其他的活动,但是来到这里很多年轻人。我们也希望继续争取年轻人,去支持我们的烛光晚会。”

一位来自北京的高三学生和同学由父亲带领第一次参加烛光晚会。这位同学表示,以前零星听到有关六四的事情,但往往消息很快就被删除,这次让他对六四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他说:“了解不多,像微信里有转一些像什么中国人不应该遗忘的历史什么的,大家都会有发,但是你知道那些很快就会被删。认识再深了一点,因为以前看到的是破碎的,这次一下就看全了。”

另外,据港媒报道,11所大学在中大校园举行六四论坛,吸引近1600人参加。论坛没有悼念六四的内容,主要讨论本土和港独发展等议题。港大学生会也是第二年在校园内举办六四集会,约有1000人参加。学生会代表与集会者为六四死难者默哀一分钟,但在六四宣言中,重申“以爱国情怀为基调的悼念方式,应该画上句号”。

属于激进本土的热血公民在全港5个地点举行六四集会。在观塘出席集会的热血公民创建人黄洋达称,六四最大意义是让港人得知中共是杀人政权,泛民平反六四、建设民主中国是引导港人向错误方向发展,而今年集会提倡“全民制宪,香港建国”,认为港独是唯一出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