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香港学联不认建设民主中国退出支联会


香港大专院校学生代表参加支联会六四烛光晚会(美国之音)

香港大专院校学生代表参加支联会六四烛光晚会(美国之音)

自八九民运起一直是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创会成员的专上学生联会决定退出支联会。支联会副主席表示尊重学生决定,希望大专学界继续为民主公义努力。有分析表示,学联成员学生会不赞成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的纲领,认为应先关注香港本土,深层原因则是雨伞运动之后席卷大专学界的本土浪潮,迫使学联与具有大中华情节的支联会划清界限。

香港媒体星期一报道,来自中大、科大、岭大及树仁学生会的学联常委4月10日开会,一致决定正式退出支联会。学联常委会主席陈瑞玲表示,原因是学联作为学生会联会平台,不应加入其他组织。学联还在会上以同一原因决定退出每年主办七一大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

陈瑞玲说,学联近年都未派代表参加支联会会议,去年也没有出席支联会主办的维园六四烛光集会。陈瑞玲强调,退出支联会不等于不再关心六四议题,但常委没有商讨今年是否举办或出席支联会以外的六四悼念活动。陈瑞玲承认,学联退出支联会多少都与本土思潮有关。

学联常委、树仁大学学生会外务副会长廖俊升表示,不认同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 的理念,称香港应先关注如何建设民主香港。

支联会是香港纪念六四的主要组织,被北京视为“反中乱港”团体。支联会主席、民主党的何俊仁议员星期天函复学联,感谢学联1989年带头参与支援北京学运,积极参与成立支联会及协助工作和行动,并期望在争取中国民主和人权上保持联系,在不同平台发声发力,促使民主中国早日实现。

曾任中文大学学生会副会长、1990年担任学联秘书长的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不愿意谈论学联退出的原因,只是表示学联过去一年多也在经历内部分化和对外调整,处于一种过渡阶段,但尊重学联的决定,未来会继续梳理双方合作的关系。

他说:“学联给我们支联会没有提出退出的理由。我们是不应该作出猜测。当然感到可惜,我们也尊重他们的决定。我个人也发现,过去一年多,学联或是大专学生团体,内部出现不同的意见,学联也面对组织结构上的冲击。 他们可能也需要更多的时间处理内部的事情、对外一些立场和工作的方向。”

在雨伞运动之后,面对争取真普选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行动毫无成果,大批年轻人开始转向本土思潮、前途自决,甚至香港独立的思考。大专学界也出现不认可学联温和立场的退联风波,包括港大、城大等四所大学先后投票退出学联。而今年选举产生的八大院校的学生会会长几乎都由主张本土思潮或路线的学生当选,其中港大学生会会长孙晓岚更表示个人支持港独,认为是可行出路,希望社会可开放讨论、思考,不应自我设限。

27年来一直为支联会骨干的蔡耀昌表示,学联退出对支联会影响不会太大,支联会会继续保持与年轻人团体和个人的沟通,吸引年轻人参与关心六四。

他说:“现在学联退出支联会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当然我们更需要跟年轻人的一些沟通了,一些论述工作要更加努力做好。”

1987年担任中大学生会长的中大政治及行政学系高级讲师、时事评论人士蔡子强对港媒表示,认为学联退出支联会的深层原因是本土浪潮席卷大专学界,迫使学联划清界线。蔡子强表示,学联失去向公民社会传递理念的平台,支联会也丧失接触大专学界的渠道,令人感到可惜。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对美国之音表示,占领运动后的大专学界出现一种绝望情绪,进而转向本土思潮寻找出路,希望切割与中国内地的联系,包括主张“建设民主中国”的支联会,是一种对北京的刻意挑战。

他说:“他们对北京政府过去几年对香港的种种干预很不满意,希望跟北京的关系尽量切割。大家也明白,实际上是不切实际的。但是这也是一种表态了,在年轻人中间比较强烈。最近这两三年,这种本土意识的崛起,表示不愿意跟中国有任何关系,当然跟北京对香港的政策有密切的关系了。”

此外,据报道,每年主办七一民主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的召集人岑子杰,对学联退出感到可惜,但感谢学联过去多年帮助,特别是两年前学联在民阵七一游行结束后,举行预演占中。岑子杰表示,学联退出民阵不代表断绝合作,欢迎未来各大专学生会以独立身分加入民阵。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