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香港占中发起人呼吁整合非建制团体“雷动”立法会


2014年占领运动中,戴耀廷在台上发言 (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2014年占领运动中,戴耀廷在台上发言 (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最早提出和平占中的香港大学副教授提出“雷动”立法会的构想,呼吁整合非建制的政党、本土派、伞后团体等民间团体,效仿台湾民进党大胜的经验,争取在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中非建制派赢得35席,占立法会的一半。不过,有分析表示,非建制派政党和团体之间合作并非易事。

作为占中发起人的香港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戴耀廷2月2在苹果日报撰文,首次抛出“雷动”立法会的建议,称受台湾总统选举的鼓舞,希望包括温和、激进、本土和伞后等所有非建制党派及民间团体,在9月立法会选举中合作协调出选团队数目。

戴耀廷强调,非建制派要取得一半议席并非不可能,但要成功,就需要非建制派内的各政党、组织及个人,都本着大无畏及大无私的精神,商讨总的选举策略,协调参选名单的总数及建立分配名额的公平机制。

戴耀廷表示,他计算过2012年立法会选举的得票,如果今年直选投票率能催高2%,让非建制得票率达到60%,而非建制派又能合作配票,就有机会在35个地区直选议席中争取23席,在功能组别席位中拿下12席,便可得到立法会半数议席的35席。

戴耀廷表示,这其中当然涉及非常复杂的政治操作,能否成事,就要看非建制派是否敢于一试,不试一定不能,试了失败也问心无愧。

据港媒报道,戴耀廷表示,事先没有与泛民党派正式沟通,只是先让各方想一想,如果各方感兴趣,便可坐下商讨可行办法,已经有一些民间团体对建议感兴趣,邀约他介绍。戴耀廷称,如果各方有意协调,他不会抗拒发起协调工作。

负责协调以往泛民政党和团体选举的民主动力创建人、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泛民今年立法会选举的选情不错,但是由于各政党和团体之间更注重自身利益,希望自己的候选人出战,候选人会越来越多,进而影响整体选情,这是令人担心的,也是促使戴耀廷提出整合的诱因。

他说:“北京高压手段、梁振英政府也相当不受欢迎,经济呢也不算好,这些都是有利于泛民政党选情的。最大的困难、最大的挑战就是候选人越来越多,很可能选票分散,导致成绩不理想。这是大家担心的地方,我相信也是戴耀廷提他的方案基本的诱因。”

郑宇硕教授表示,戴耀廷教授提出的是比较理想的计划,但在施行过程中会有巨大的困难。

他说:“从理想的角度,泛民是应当高度地整合,但是施行起来的确是有相当的困难。从候选人的角度,当然是期望维持和争取本身的一席了。每个政党也希望争取好成绩,大局的观念是比较薄弱。要充分合作是有高度的困难的。”

郑宇硕教授表示,台湾立法院是“单议席”选举,同阵营可协调避免参选分票,但香港立法会的直选是“比例代表制”,很难协调候选名单中的不同人,避免竞争。

明报政情专栏评论员李先知表示,香港的选民是否接受支配去配票,也是一个疑问。他援引伞后组织“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说,青年新政认同以争取35席为目标,但如何操作协调参选名单及配票才是最大难题。梁颂恒表示,就算党派之间愿意摒弃私心协调,但泛民支持者是否接受配票,“你叫黄毓民的支持者,改去投票给黄碧云(民主党),是否有可能做到”?

李先知在分析文章中表示,传统政党与本土派团体存在嫌隙、缺乏互信,而激进派一直反对协调,并以打击泛民政党为己任,说服一批反对协调的人愿意参与协调会相当困难。

李先知分析说,雨伞运动之后,泛民阵营出现进一步分化,出现一批年轻的本土团体、伞兵组织,甚至几个标榜中间路线的政团。因此,戴耀廷这次以“非建制派”来作号召,而不用传统的“泛民”标签。

李先知表示,戴耀廷对他表示,“雷动”方案摒弃了意识形态之争,只要认同是非建制派,想阻止建制派坐大,想阻止梁振英连任特首,认清谁是最大的敌人,便能有共同目标走在一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