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蜗居的香港人

  • 美国之音

香港是亚洲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但是这里贫富差距巨大,有钱人住在半山或山顶的住宅里,而最贫困的人的住处却是个铁笼子。

香港九龙西区是劳工阶级居住区,一座破旧的公寓楼里,塞满了铁丝编成的笼屋。一个笼屋有1.5立方米,一个个地摞起来,每月租金1300港币。

据社会福利组织—“社区组织协会”统计,香港有大约10万人居住条件过于窄小。高昂的房价迫使他们蜗居在既肮脏又不安全的地方。恶劣的居住条件与香港的富裕形成鲜明反差。

香港民众上街游行,为弱势群体出声,要求港府改善贫困居民的居住条件。香港政府控制着所有可开发的土地。飙升的房价使越来越多的市民买不起房。

香港特首梁振英誓言,要为更多市民提供负担得起的更多住房。

香港立法会议员冯检基警告说,如果问题不解决,市民的愤怒情绪会越来越大:“我们在中学做实验时,把很多老鼠放在一个小笼子里,它们就会相互撕咬,所以,当人的居住空间狭小时,会令人感到不安,沮丧,深怀着对政府的不满情绪。”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前发布报告说,2012年的头10个月里,香港房价增长23%。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香港房价曾一度跌入谷底,而现在的房价是当时的两倍。与此同时,租金的攀升与房价同步。

香港政府的一份报告说,贫困家庭从2011年的115万升至2012年上半年的119万,越来越多的香港家庭陷入贫困,一家人只能蜗居在极小的空间里。

很多申请公共住房的市民需要排队等待数年。63岁的李泰凤是等候者之一。她的女儿在大陆,无法得到入港许可,女婿又踪迹全无。李泰凤身患糖尿病,却不得不照顾9岁的外孙女和13岁的外孙。

他们蜗居在湾仔一个4.6平方米的小房间里,一个双层床占了一半的面积,剩下的地方几乎没法转身。他们还要跟其他邻居合用厨房和厕所。窗外不远处是一个市场和一个垃圾站,他们经常被喧哗声吵醒,被蚊子咬醒。

李泰凤说:“我不怕死,我只是担心,我死了谁来照顾他们,他们可能会学坏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