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经济学家撰文质疑吃党饭砸党锅之说


2011年7月13日 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在北京访谈 (美国之音汤姆拍摄)

2011年7月13日 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在北京访谈 (美国之音汤姆拍摄)

中国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荣誉理事长茅于轼从经济学的角度质疑近来中国舆论中不断提及的“吃党的饭,还砸党的锅”的说法。

近年不断被封杀的自由派学者茅于轼6月23日在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题为《是谁养活了谁》的专栏文章。他在文章中表示,“最近一些党内人士批评不与党保持一致的人说:吃党的饭,还砸党的锅。于是有人反唇相讥说:谁吃党的饭?是我们纳税人养活了党政官员。”

86岁的茅于轼用经济学基本原理,阐述了谁养活谁的道理。茅于轼表示,到了市场经济时代,社会演变成了“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已分不清谁养活谁了。社会需要政府的公共服务,包括公安、法院、公交、国防、环保、城规等。为满足公众对公共服务的需求,政府要雇佣各种专业人士,并支付报酬,而这笔报酬来自居民的纳税。

茅于轼强调,这一切都是假定政府官员是纳税人通过公平竞争,招来为自己服务的,但事实上,有少数政府官员并不是为纳税人服务,而是专门来干涉百姓的自由,甚至侵犯百姓的宪法权利,妨碍公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破坏公民的集会结社的自由,侵犯公民的财产,控制公民的人身自由。这些官员自以为权力无边,敢于违法行政,肆意在法外发号施令。

茅于轼表示,因为中国还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几千年的习惯成了官员的胆大妄为,如果公民再不加以抵制,任其存在下去,中国实现法治民主将遥遥无期。

一段时间以来,“吃党饭砸党锅”之说成为中共党内,尤其是毛左派对一些持不同或批评意见的人士,加以攻击的常用语。

据报道,在去年11月由几个左派学会组织的“掌握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理论座谈会”上,前中央文献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表示,右的势力越来越猖狂,矛头直指共产党、党的领袖和社会主义制度,达到肆无忌惮的程度。

前中组部部长张全景在党刊红旗文稿发表《弘扬红色文化,掌握意识形态工作主动权》的文章,称要严肃惩处那些恶意抹黑党的党员,有的党员披着共产党员的外衣,干着反对共产党的勾当,吃着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

解放军报去年12月24日发表《决不能吃党的饭砸党的锅》评论文章,称外敌强攻不足畏,木马藏奸最可怕。对那些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人,不但不能给饭吃,还必须夺下他的饭碗;“砸锅”者肆无忌惮,“砸碗”就决不能手软。

今年6月8日至9日,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到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官媒的云南分社调研,强调媒体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绝不允许与中央唱反调,决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

原解放军中共党史学者、“千秋功罪毛泽东”的作者辛子陵,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道理应该是人民养了党,不是党养了人民,而当局应当允许不同声音,甚至严厉的批评意见。他说:“从根本讲,是人民养了党、养了政府。从老根上讲,你说遵义会议,毛主席说了不同的声音,那算不算吃党的饭,砸党的锅。改革开放初期,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意见应当允许存在,允许发表,加以具体分析。吃党的饭,砸党的锅就是不允许说不同的声音,不许你说话,这个是不对的。”

美国之音记者打电话给被视为一向敢言的前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干事长杜光教授,家人表示这段时间“不让”杜光教授接受采访。记者询问是否被噤声,家人以 “你懂的”口气回应。

中国宪政论衡网站站长、知名宪政学者陈永苗对美国之音表示,茅于轼提出的有关吃党饭砸党锅的争论背后,实际上反映了到底是以党的利益,还是以人民的利益优先。他说:“党本身是人民养出来的,人民要民主宪政,党要服从这个利益。那么这一些人吃党的饭,砸党的锅,他是为了人民的利益来说这些话的,所以并不构成砸党的锅。说来说去最后还是党和人民利益之间的一个矛盾,那到底是以人民的利益为主,还是以党的利益为主。”

长期致力于推动中国宪政转型的陈永苗表示,他本人从研究中华民国的角度来看中国现今的问题,不参与与党国的论战,而同时他也不看好那些改良主义。他说:“没有以中共的崩溃作为前提,中国没有民主化的可能性。如果能砸党的锅的话,那很好,问题是他砸不了。他只是心思想砸而已,然后被共产党施压一下,或者被利益收买一下,他们立即就不砸了,他没法把这个党锅给砸掉。习近平是说不许你有这个心思。”

“吃党饭砸党锅”一说来自去年播放的中国电视剧《北平无战事》里的一句台词。在国民党的军事法庭上,公诉人责备潜伏于国民党空军的一位中共地下党人,说他拿国民党的俸禄,做对不起国民党的事情,是“吃党饭砸党锅”。这位地下党人当场回应说,国民党人的俸禄,包括总统蒋介石的俸禄都是人民给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