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4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全港区议会选举投票 建制泛民伞后首度对决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11月22日举行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之后的第一次全港区议会选举。这次区选改变以往由亲政府的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之间对决的局面,许多雨伞运动之后形成的政治团体,甚至一些所谓受雨伞运动鼓舞、投身区议会选举的年轻“伞兵”也投入选举,形成建制派选情基本稳妥,而泛民选情普遍告急、前景不明的局面。预计,建制派会像历届区选一样获全胜。


香港数百万选民星期天从早7点半到晚10点半,在全港18个区的各处投票站投票,选举431个区的议席。目前,建制派因无选举对手自动当选68席,剩下的363个议席由各党派的867位候选人角逐,选举结果预料星期天深夜开始,陆续出台。

今年的四年一次的区议会选举,是全面取消区议会委任议席后的首次选举,更是建制和泛民阵营在雨伞运动之后的首次全港选举对决。

据港媒报道,包括特首梁振英在内的港府高官以及北京驻港官员,今年刻意不愿公开谈论区选,拥有最多区议席的民建联等建制派的造势活动也相对平淡,策略是冷处理,避免话多失言,为泛民及其他候选人制造辩论话题,即力争不刺激选民、不造成投票率增加的局面。香港回归之后的四次区议会选举,投票率介乎35.8%至44.1%,而有关研究显示,选民投票率越高,越有利泛民候选人。

不过,建制派冷处理这次区选,明显是暗中发力,通过中联办及亲中社团和同乡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发动组织票,支持亲建制派的候选人。

而另一方面,泛民这次区选形势普遍危急,不仅面对建制派冷处理区选,动员庞大资源遏制,更在一些重点区受到多名建制派和被质疑为分散泛民票源的“假伞兵”和“假独立候选人”的夹击,令泛民两大巨头 -- 民主党的何俊仁和民协的冯检基,选情危急;重量级的民主党的涂谨申、公民党的陈家洛等也都陷入苦战。其中从1999年起便在屯门当选区议员至今的立法会超级区议员何俊仁,今年则面临建制派、本土派热血公民以及自称独立候选人的围攻,陷入6人的混战。

此外,泛民有意培养接班的第二梯队也成为围剿目标,包括担任民主党副主席的尹兆坚区议员在内的一批泛民第二梯队中坚力量,也都成为建制派要击败的重点目标。

据苹果日报报道,一些“本土派”候选人近期不断宣传“宁投建制、不投泛民”,更让泛民饱受左右夹击分票的困境。有泛民人士直言,泛民这次选情历来最严峻,如果这次泛民区选再次失败,“赢家只有梁振英、中联办,香港人系输家”,为梁振英争取连任特首赢取政治资本。

面对重重危机,包括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和平占中发起人之一的陈健民在内的泛民各党及多名重量级人物近日不断呼吁,要支持泛民的选民集中票源,投票给泛民候选人,联手“守住香港龙门”。

泛民各政党和团体星期六举行选前联合催票行动,以“守住香港,集中票源,抗衡种票”为口号。民主党主席刘慧卿呼吁,泛民选情严峻,支持者务必要投票。工党主席李卓人则将这次选举比作港中足球大战,称香港人要自己守住自己的香港。

负责协调泛民各政党和团体候选人的民主动力的创始人、副召集人、原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泛民,尤其是民主党确实面临艰难的区选局面。

他说:“的确呢,我们对这个形势是很担心的。因为资源的关系,它(建制派)在许多选区呢,也动员一些跟我们泛民候选人相持的候选人,来分剥它(泛民)的票源。”

郑宇硕教授表示,由于建制派占据庞大的资源,他们的动员力是非常大,这可以从投票站外建制派动员的拉票人员数量明显多过泛民就可以看出。

他说:“真地发现亲中阵营的动员能力很强,它对选区建立了很强的网络,每一届都比上一届有所进步。他们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呢,非常可以低调,是说不让普通人感到有选举气氛。然后呢,他自己的网络发挥最大的威力。”

目前,亲中的建制派拥有近八成的区议会议席,完全把持全部18个区议会,且具有连任优势。而泛民则出现传统政团与新兴本土派和一些背景不明的“伞兵”的内讧。因此,泛民的策略是通过选情告急来敦促大家投票,并将区选结果与成为梁振英竞逐连任的筹码绑在一起,希望能成功劝说不满梁振英的市民出来投票。

记者在港岛半山东、西营盘等地观察了几处投票站的投票情况,看到许多市民出来投票。而不同阵营的候选人以及支持者仍在作最后的拉票努力,丝毫没有放松的迹象。

在只有2、3万人口的规模较小的选区,投票总数往往只有几千张;很多情况下,几百张、甚至几十张选票的差距,就可能决定选举结果。

在这一形势下,每一张选票都显得格外的重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