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香港团体中联办前悼念六四难属


香港民间组织在中国国庆日当天,前往位于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中联办,悼念中秋节当日病逝的“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之一丁子霖的丈夫、六四死难者家属蒋培坤教授,并呼吁中共平反六四,停止迫害六四受难者家属。

由香港支联会等多个团体和个人组成的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 10月1日上午发起“平反六四 抚平伤痛”的悼念六四死难者家属蒋培坤的活动。该组织的约30位成员,手举悼念蒋培坤和其他过世的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的标语,以及红黄玫瑰花,一路沉默,从西区警署游行到附近的中联办。

在中联办前,悼念者首先默哀一分钟,然后由“天安门母亲运动”的成员宣读祭奠文,介绍“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成员蒋培坤教授,以及“天安门母亲”群体。

悼念者依次向摆放在中联办外警方铁马上的敬献给蒋培坤教授的大花篮鞠躬鲜花,全体列队向蒋培坤遗像三鞠躬。

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发言人陈诗韵在悼念现场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们对天安门母亲群体中风骨铮铮的老人的过世深感悲痛,希望向其家人丁子霖教授表达慰问。

她说:“对于蒋培坤老师的离去,我们很痛心。不但是蒋老师,许多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成员,因为年纪很大了,过去的几年都相继地离去,都没有看到平反六四的希望。所以,我们觉得很遗憾。”

蒋培坤是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美学家。他和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起人丁子霖教授的独生子蒋捷连,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镇压当晚,离家前往天安门广场途中,在木樨地被解放军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身亡,年仅17岁。

1993年,因参与妻子丁子霖教授发起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呼吁平反六四,蒋培坤被人大撤销美学研究所所长等一切职务,停止招收研究生,停止一切教学与研究活动。几十年来,蒋培坤与丁子霖一起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

据报道,终年82岁的蒋培坤教授病逝后,丁子霖处于失联状态,丁子霖夫妇的几位好友前往无锡途中失联。

陈诗韵表示,由于当局极力要抹灭民众对六四的记忆,不允许公开悼念,所以,她们要坚持在香港悼念六四死难者,以及几十年来蒙受巨大心灵创伤的六四死难者的家属。

她说:“在过去,许多其他的天安门母亲成员过世的时候,家属都不能公开地悼念。这个就说明中共政权不想任何人提起六四,甚至希望把所有人的六四记忆都要清除。”

天安门母亲群体多年来历尽艰辛,搜集了202个有真实姓名的死难者名单。现在已有38位难属相继过世,而在世的128位难属大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其中部分人体弱多病。

香港支联会前任主席、工党主席李卓人议员表示,香港人不会忘记六四死难者及其家属,不会放弃要求中共政权平反六四的目标。

他说:“我们知道他(蒋培坤)一定有一个很遗憾的事,就是还没有平反六四,这个也是他的遗志。所以,我们要很清楚地表明,我们要承传他的遗志,我们在香港一定努力。我们也希望中国人民也和我们一起去努力,要求平反六四。”

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在中联办的悼念活动即将结束之际,六七位不愿向美国之音记者透露姓名和身份的中青年男女,在不远处拉起一面五星红旗,高声指骂参加悼念活动的李卓人、何俊仁、“长毛”梁国雄议员以及其他人是“汉奸”、“卖国贼”,是要“搞乱香港”。现场的警方将两批人用铁马隔开,并阻止这些亲中人士靠近悼念活动地点的中联办门前。警方劝导参加悼念活动的人士从中联办另一端离开,避免了双方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蒋培坤教授去世后,包括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吾尔开希和马少方在内的“八九一代”,向丁子霖教授发出唁文,表达深切的悲伤与哀痛。同时,北京之春杂志社和美国的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同学会,计划10月3日在纽约举办蒋培坤先生追思会,纪念他睿智博学、风骨不凡的一生,以及他铁骨铮铮、矢志不渝的精神遗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