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占中抗议:政治火山口下的经济岩浆


香港“占领中环”民主抗议活动的规模与上周相比已经减小,但仍有抗议者坚守街头。分析人士指出,香港此次大规模公民抗命在“真普选”的口号之下,还有经济、社会等多层次的动因。

*经济不均引发政治不满*

不少分析人士指出,香港抗议者政治诉求的背后还包含着对经济形势的不满与担忧,这尤其关系到香港社会日益严重的财富不均和经济权力集中的问题。

在上个世纪70年代,代表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在香港只有0.4左右,而如今香港的基尼系数已经上升到了0.537,香港也成为了所有发达经济体中贫富差距最大的一个。如今的香港,30%的人口居住在公屋里,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处在贫困线以下。而另一方面,根据《福布斯》杂志的排名,香港亿万富翁的人数如今达到了44名,鉴于香港的人口基数,其财富集中度也可谓是全球之最。

与财富不均相辅相成的,是经济权力的高度集中。在香港,房地产、超市和药店等在当地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行业都处在几位商业大佬的垄断之下,任何人要想进入这些领域都会遇到极大的阻力。尤其是与权力关系最为亲密的房地产行业,据估计,去年香港市场上70%的商品房都是由两个最大的地产开发商即郭氏兄弟控股的新鸿基地产和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所开发。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资深研究员,前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黄玉川(Yukon Huang)认为,这种经济权力的集中让很多港人看不到个人经济发展的前景。

他说:“当你能看到一个明朗的经济前景的时候,你会忙着实现这些目标,而无暇顾及其他。而当你开始为你的经济前景担忧,你就会由个人的未来联想到香港的未来,从而想到一些政治问题,比如我是不是应该有一票来选举自己的领导人?”

事实上,对任何发达经济体而言,经济权力的集中都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然而,以经济自由著称的香港,相对欧美而言却缺乏政治民主,政府长期由商界精英或者大企业以及贸易团体的代言人主导,这在很多香港市民的眼中成为了政商精英之间利益输送的证据,也让那些改革土地制度,抑制房价,加强市场竞争等政策承诺成为了幻影。

在一些香港民主人士看来,若想走出这份无可奈何,就只有走上街头,与体制抗争,而民主成了他们唤醒社会公平的利器。

*要民主还是要良治?*

有趣的是,香港在1997年之前就有“富人俱乐部”之称,财富不均、市场权力集中、政商权力瓜葛等问题在回归中国之前就已存在。而亲北京的人士在有关普选的辩论中也不忘指出,英国殖民统治时期,香港也并没有实行民主。

那么香港的民主诉求为何当年不向在本土拥有民主体制的英国政府爆发,却会在如今变得如此强烈呢?

对此,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C. Bush)认为,在英国统治下的香港虽然没有民主,但是有良治。曾任美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的卜睿哲说:“80年代的时候,香港人对英国的统治还是满意的。虽然不民主,但是当时的政策符合民众的利益,商业大佬对政府的影响也没有如今这么大。英国政府有在试图平衡富人、中产阶级和穷人的需求,所以你不需要民主来监督和制衡政府。”

他同时认为,香港如今之所以有近三分之二的人认为民主体制是非常必须的,部分原因就在于香港人愈发担忧香港正在受到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他们认为自己需要一个民主机制来避免“任何从中国大陆而来的坏事”。

*资源竞争下的年轻一代*

中国的经济崛起改写了大陆和香港之间的经济平衡,也增加了二者之间的资源竞争。

资源竞争的压力更多地承担于香港年轻一代的身上,这让他们觉得自己很难拥有同父辈一样的生活水准,也很难看到自己的经济地位在未来得到提升。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黄玉川博士认为,这也正是香港年轻一代成为这次民主抗议活动的主力的原因。

黄玉川说:“香港社会里其实长期存在着严重的财富不均现象,但是如果你觉得你的未来和你的生活会在未来得到改善,你就不会为这个问题而担忧。而当你实际上开始为找工作和加薪而烦恼的时候,财富不均才会让你觉得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黄玉川观察说,随着香港和中国大陆之间经济关系的加深,大陆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香港和大陆之间人员通行的便利,香港的劳动力市场正变得更为宽泛,竞争也越发激烈。香港目前有很多企业更倾向于招募那些从中国大陆而来的人,因为这些公司的业务越来越多地涉及到大陆市场,他们认为中国大陆的雇员会在这个问题上更具有优势。他说,这无疑增加了香港本地青年的就业压力。

除此之外,从中国大陆涌入的房地产投资抬高了香港的房价,自2009年以来,香港的房地产价格已经翻了一倍,如今,香港房价中值已达到香港人年收入中值的12.6倍,这让香港年轻一代买房置业的梦想变得遥不可及。

不仅是房子和奢侈品,连婴儿奶粉也被大陆人抢购。物价上涨,奶粉不足等现实问题让很多香港人感觉到自己正逐渐丧失对自己生活的掌控。

*积怨总爆发*

《华盛顿邮报》最近的一篇文章提到,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时,香港经济占中国经济总规模的18%,而如今,这个比例下降到了只有3%。尽管中国经济的增长对香港经济,尤其是零售业的发展多有助益,但港人的经济失落、和中国大陆的资源竞争在一定程度上演化成了香港民众对中国大陆的不满情绪。

这篇文章说,香港同中国大陆的关系犹如“老贵族和暴发户”的故事,香港已经看到自己在经济上成为中国普通一分子是什么状况了,他们最不希望的就是在政治上也与中国大陆趋同。

香港人的积怨从一些港人将大陆游客形容为“蝗虫”以及由大陆儿童在香港当街便溺引发的争论等事件中便可窥见一斑。

事实上,自2002年香港抗议《基本法23条》立法以来,香港时常有不同规模的针对中国大陆的抗议活动在发生。比如,和中国大陆的沉寂不同,香港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民众参加六四天安门镇压事件的周年纪念活动。

卜睿哲博士说,这次的“占中”运动并不是针对选举政策的“一次性”的回应,它其实是“各种不同的问题合并在了一起集中爆发,而香港民众的不满情绪已经积累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