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媒体观察:香港政改没过关,北京失算在哪里


众目睽睽下的香港政改方案在立法会没有通过,北京媒体痛心疾首,称香港民主派议员是“千古罪人”。但是,从香港民主派要求真普选到雨伞运动,这一路走来,香港民主派和中南海的博弈,北京临门一脚不进,功亏一篑。双方博弈,香港民主派“得”在哪里,北京“失”在何处?

人民日报指泛民欲与中央夺权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6月19日发表评论员文章,题目是《反对派应对香港民主发展进程受阻负全责》。文章说,反对派一意孤行,执意投下反对票,使港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无法通过,意味2017年下任香港特首的选举仍沿用现行办法,“这一结果背离了香港社会的主流民意……是反对民主漠视主流民意的倒行逆施。”

文章还抨击民主派否决普选法案是喊着民主口号反民主,本质是“反对‘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文章进一步指责泛民主派议员“是与中央争夺香港管治权,图谋把香港变成独立的政治实体,”文章称,香港回归18年来最大的政治问题是“香港社会始终有一些人不接受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的事实,不接受中央对香港的管治。”

技术失误致泛民、北京一得一失

多年来,香港的民主派一直遭到北京中央政府的抨击。香港特区政府也认为民主派是拖改革后退。这使外界一般不看好民主派能够在与北京的博弈中占到任何先机。不过,在昨天(6月18日)表决前,各方已不看好有北京背书的港府普选法案能够获得通过,其原因是民主派仍能占据立法会高于三分之一的席位,而通过普选法案需三分之二多数。

但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在最后表决阶段出现重大失误,使政改方案以28票反对、8票赞成的大比数被否决。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6月18日中午12时27分,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宣布开始表决前5分钟倒数,此时,建制派议员林健峰突然要求休会但未获批准。在表决钟响起时,大批建制派议员大批立场,但仍有8名亲建制派议员未离场,使得投票人数达到法定的半数以上。

有评论说:这是建制派试图“造越位”失误后被对手先下一城。本来建制派42名议员都退场或都不投票,那么,就可以造成投票无效,起码造成和局。当然,即便投票时出到场外的34名建制派议员和留在议会大厅的8人都投了有效赞成票,也还是无法拥有三分之二的多数票而通过改革议案。有评论说:如何棋如何下,建制派都将被将死,只不过现在这种“死法”太难堪了。

还有评论说:建制派战略上藐视对方,但战术上却没有重视对方,导致重大和关键时刻“走麦城”。

苹果日报6月19日发布标题为《建制派玩离场政改惨败》的文章,称“意料之中的结果,却出现预计之外的转折。”文章说,这一结果令部分北京官员震怒。

纽时:香港民主运动漫长严酷

不过,支持真普选的民主派也很难说他们赢得了胜利。德国之声6月18日援引泛民主派议员梁国雄的话说,“我们没有成功,也没有失败。我们没有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但他们想要的东西我们也没给他们。”

纽约时报6月19日报道说,“要从北京警惕的共产党领导层那里争取投票权,香港的民主运动还面临着漫长而严酷的斗争。”报道援引去年香港雨伞革命的学生领袖之一、18岁的黄之锋的话说,“我们击败了一个虚假的选举方案,但要想获得想要的选举,我们还得变守为攻。”

在政改方案被否决后,泛民主派议员立即表示将继续推动真普选,并呼吁重启政改。但香港特首梁振英对媒体表示,未来港府将把精力放在社会、经济和民生的议题上,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已对梁振英的讲话表示完全认同和支持。

北京强硬立场或适得其反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发言人昨天(6月18日)也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表示在普选问题上绝不会让步。

声明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决定合宪、合法、合情、合理,具有不可动摇的法律效力。虽然香港特区政府此次依法提出的普选法案未能在立法会获得通过,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所确定的普选制度的方向和各项法律原则,必须在推动行政长官普选的进程中继续贯彻执行,香港未来落实行政长官普选仍然必须以此作为宪制依据,其法律效力不容置疑。”这意味,即便五年后再提政改议题,北京也极有可能只是给港人一个一模一样的“假普选”方案。

对于北京继续保持强硬立场,纽约时报的报道认为,这会导致香港民众的不满情绪越来越高,并且进一步疏远香港的年轻一代,并激发香港人的本土意识,而这会带来长期的难题。报道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把自己看成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