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港人抵制红色教育 京报贬称西方洗脑


有些父母推着小孩儿参加香港7月29日大游行

有些父母推着小孩儿参加香港7月29日大游行

香港 – 很多香港人反对设立国民教育课程,他们反对的重点是他们称之为洗脑的红色宣传。在数万人上街示威后,中共党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反驳这种洗脑论,说“反对者们更像是被英国殖民时代和西方意识形态‘洗脑’了”。

*谁洗谁的脑?*

人民日报的“子报”环球时报8月1日说,反对派由于被西方洗脑,所以对这门课程如此警惕和抵触,他们对内地的看法完全是西方式的。环球时报的社评还说, “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的核心不是向香港人灌输向中央政府效忠,这门课所涉的爱国主义是超越现实政治的。

但是香港教育局资助的国民教育中心出版的《中国模式 国情专题教学手册》大力唱好中国模式和国情,它形容中国当局是“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批评西方民主国家政党轮替是“政党恶斗,人民当(受)灾”。

不少香港人认为这是政治灌输。有些报刊专栏作家在调侃或者反讽的意义上使用“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这个说法,就像一些讽刺中共的网民把中共称作伟光正一样。

*重庆唱红和香港倡红*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告诉VOA,香港人看到的国民教育,是一面倒地歌颂共产党,“我想,连有良心的共产党都不会认为香港政府制作的那个中国模式教材所描绘的共产党是正确的。”

程翔还说,媒体陆续报道,香港的国民教育和过去重庆的唱红没有什么两样,“在大陆,连唱红这样的活动都受到很多人质疑的时候,为什么你要在香港推动这些东西呢?”

曾经在中国被捕坐牢的程翔表示,在中国,太多的对人权的镇压,是以国家安全为理由的,所以香港人看到“国家安全”就担心。

*国民教育~爱国教育~爱党教育*

为什么这么多香港人参加“反对洗脑”大游行呢?香港时事评论员江素惠告诉VOA:“为的是追求香港自由环境的空间不受任何干扰。为什么反对国民教育呢?因为在大家的认知当中,国民教育就是爱国教育,是爱党爱国,而香港在过去百年来从来就没有这样一种党国观念,而在一种自由法治空间中,相当宽松。香港人为维护这样的宽松的生活水平以及香港的核心价值,所以走上了街头。”

*有效无效?有害无害?*

环球时报的社评标题是《给香港人“洗脑”,什么课这么神奇》。文章说,别说在香港,现在在内地要对人们“洗脑”大概也做不到了。

香港一些支持国民教育的人也主张“洗脑无效论”。例如老左派、前人大代表吴康民写道:“「国民教育」哪有这么大威力呢?我们老一辈的,大中小学都接受国民党的教育。上课前要念「总理遗嘱」,到了大学,还要上「党义」课。”“如此这般接受了16年的「国民党教育」,还不是思想上走到了国民党的对立面!”

但是反对者指出,香港的国民教育是针对少年儿童的,对他们会很有影响,学童的世界观还没有形成,课堂上教什么就信什么。

*谁笑到最后?*

环球时报断言:“香港国民教育争议的最终结果只能是‘中国的胜利’,那些抗议者们如果只追求他们自己的胜利,大概是不现实的。”

但是程翔说:“为了我们的下一代继续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我们要叫停这种洗脑式的国民教育。”

香江文化交流中心负责人江素惠说:“北京的观点,我们也可以理解,香港回归了15年,应该跟北京同声一气。尤其在去年的一个重要的民调当中,香港人对中国的认同降低了。我想,北京的权势认为,香港的爱国教育不够。但是在香港,认为北京的一些作为让香港人有疏离感。”

*爹在城头举红旗 儿沐欧风浴美雨*

红色教育在中国大陆和香港都遇到的一个难题和矛盾是,推行红色教育官员的后代有不少曾经、正在或者将要在西方那据说是“政党恶斗,人民当(受)灾”的国家沐浴欧风美雨。

香港有人在谈到有些高官赞成国民教育的时候说,反正他们的子女不留在香港洗脑。在7月29日的港人示威中,有人举着的标语牌上写道:“革命教育威力大,党是你爷是你妈。你把一切献给党,党把儿孙送美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