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70名律师联名抗议司法当局干涉维权


曾代理过陈光诚、倪玉兰等人案件的程海律师(程海律师微博图片 )

曾代理过陈光诚、倪玉兰等人案件的程海律师(程海律师微博图片 )

中国近70位维权律师星期二发表联署声明,就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拟对新公民运动活动人士丁家喜的辩护律师程海处以停业一年的处罚表示严重关切。另外,也曾代理丁家喜案的广东律师隋牧青近日也遭司法局调查,并被口头警告可能对他施以停业半年的处罚。有分析认为,他们是因代理政治敏感案件而遭报复,而当局的做法将令维权律师无法正常从事辩护活动。


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被拘捕和判刑的新公民运动成员丁家喜律师的辩护律师程海,8月22日收到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的书面通知,拟以扰乱法庭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为由,给予停业一年的行政处罚。程海星期一已书面要求召开听证会,进行答辩,并申请公开对他的处罚依据。

随后,近70位维权律师发表声明,对处罚程海律师的决定表示严重关切。声明说,审理丁家喜等人案件的北京海淀区法院,在程序上存在多处违法行为,不准辩护律师复制至关重要的视听资料证据、上级检察院的检察员冒充出庭公诉、变相不公开审理等,未能依法保障被告 人、辩护人的诉讼权利。

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的书面通知(程海律师微博图片 )

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的书面通知(程海律师微博图片 )

声明强调,在庭审过程中,程海律师为争取正当合法的诉讼权利而离开法庭前往法律监督机构进行控告,完全是在履行律师的法定职责,是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捍卫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声明促请北京昌平区司法局收回决定,不要恣意处罚维权律师,不能沦为违法者打压律师的工具。

程海律师星期二在回应美国之音询问时表示,丁家喜案件的审理出现多处违法情况,例如上级检察院人员违法担任公诉人,检察院在审查、起诉阶段不通知被告和律师,很快起诉,剥夺了律师阅卷、提供辩护意见的权利,而法院私自会见被告人,秘密将被告人从看守所拉倒法院进行审讯,违反了公开审理的规定,属于违法会见被告人,法律规定法官和检察员必须回避,而法院不理睬律师的回避申请。此外,法院还拒绝给律师复制视频证据,并限制律师发言等,为了维护公平和正义,他被迫退庭抗议并依法提出控告,何罪之有?

他说: “这个案件本身是一个大范围的违法犯罪。我在二审辩护词中提出来了,对126个公检法人员,包括一审、二审的法官、检察官,都提起了刑事控告,一个是枉法,一个是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所以,他们也是报复陷害吧。要求处罚的起因是海淀区法院的法官被投诉控告了。他在我们闭庭以后的5月22号,给北京市司法局一个司法建议,要求对我进行处罚,说我扰乱法庭秩序。我明明是出去控告你,怎麽会是扰乱法庭秩序呢。”

程海律师表示,他已经向昌平区司法局提出听证请求,如果任由处罚成立,将严重影响律师的合法辩护活动,冲击社会公平正义和法治社会的建设。

他说:“这个事情是对律师权益的一个重要的,如果处罚成立,那律师以后都没法干了,投诉控告也会变成一个违法行为了。这还了得呀,得依法呀。”

曾代理丁家喜案的广东律师隋牧青近日表示,出任丁家喜律师的辩护人看来要付出代价,海淀法院非法对他罚款千元并剥夺辩护人资格时他并未做强烈反应。不料,海淀法院竟然继续追杀,要求司法局严厉处罚,停业半年的处罚可能只是一个起点,事态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参加声援程海律师声明联署的北京律师陈建刚表示,有关当局准备处罚代理政治敏感案件的程海律师,明显的是秋后算账,报复维权律师。

他说:“这就是对律师的秋后算账、压迫。人所共知的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在违法,但是因为律师指出了他们的错误,所以他们联合起来,惩罚律师,也就是对律师进行报复。这是非常明显的。”

记者星期二下午致电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办公室,询问有关处罚程海律师的事情,接电话的男士表示不了解情况,要求记者向法制课询问,另一位接电话的女士表示,主管领导在开会,而她本人对情况不了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