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频:摧毁一国两制 受伤的是习近平


香港市民在北京中央政府驻港办公室(中联办)前张贴出版中国大陆禁书的出版社和书店老板、股东、员工的照片。 (2016年1月3日)

香港市民在北京中央政府驻港办公室(中联办)前张贴出版中国大陆禁书的出版社和书店老板、股东、员工的照片。 (2016年1月3日)

明镜集团的创办人何频(何频提供)

明镜集团的创办人何频(何频提供)

香港专门出版中国大陆禁书的出版社和书店老板、股东、员工接连失踪,据信被秘密抓捕到中国大陆。这一事态在香港引起强烈的反响,而且也成为国际媒体热报和热议的话题。外界纷纷猜测,这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当局要给香港一个颜色瞧。

然而,一直关心香港问题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中文媒体和外文媒体热热闹闹、纷纷洋洋的报道和评论中,以及在中国大陆媒体和官方的闪烁其辞当中,有一个至关重要也极其有趣的问题受到了有意无意的忽视或掩盖。

何频所指的问题是,那么多的人在谈论中共人员可能越境抓人对“一国两制”造成的破坏,但几乎没有人解释或说明“一国两制”这一政治交易的背后所潜伏的要害利益所在。何频说,在香港认真实行“一国两制”的要害所在,并不是北京有心赐予香港的恩惠,而是中共为了谋取自己的利益。

总部设在纽约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表示,大全独揽的中共要是决定破坏自己的利益,决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外人想阻挡也挡不住;然而,从现在的各种迹象来看,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并没要砸自己脚的意图;于是,目前香港媒体人失踪事件也就给世人观赏中共提供了有趣的看点。

何频指出,当年的中共绝对独裁者毛泽东那么不可一世,毛甚至大言不惭地说,他就是秦始皇,他就是无法无天,但就是毛泽东都没有干涉香港的新闻出版;那不是因为毛泽东大度,而是因为毛泽东(还有后来的邓小平)精明,知道保有香港为香港,就等于保有不断下金蛋的母鸡。

他表示,他不希望看到一种黑暗的循环在香港发生,这就是,如果这种中共人员越境抓人的行动得不到阻止,“那更恶劣的事件就会继续发生,绑架、暗杀都会不断上场,全面性的恐怖就会来临。这是一个黑暗的循环游戏,所有的人,包括政策制定者、执行者,都不再有安全感。最后毁掉的,将不只是香港。”

以下是何频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问答。

问:香港近来多名从事中国大陆禁书出版的人失踪眼下成为国际媒体的重大话题。外界很多人相信,他们是被中国大陆当局秘密抓捕到大陆的,而中国大陆当局对此也没有证实或否认。许多评论者说,这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为震慑香港出版界而发出的杀鸡给猴看的信号。你曾经长期在香港工作,这些年也一直关注香港问题。以你对香港问题的了解,你要说什么?

答:我认为,这不是孤立的针对香港铜锣湾书店的抓人事件,而是中共中央宣传部和中国公安部的联合规划和行动。之所以有这种规划的是因为他们认为现在的香港的自由出版物对中国大陆有很大的影响,所以要给香港一些压力,进行一些打击,给香港一点颜色看看,以改变这种情况。

践踏“一国两制”闯大祸

要说这种行动跟中共当局没有关系是完全说不过去的。先前铜锣湾书店的老板桂民海被抓,后来又有几个人被抓,现在的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被抓,这一系列线索和证据链都显示中共当局要香港的出版业界进行打击。

铜锣湾书店在过去的几年里影响非常大。他们非常大胆,没有任何顾忌。他们出版的书可能对中共的神经非常刺激。这可能是他们被中共当局拿来开刀的一个原因。但这种做法会对中共当局和习近平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害。因为这等于是中共自毁了“一国两制”,对习近平努力想建立的形象是一种自污。可以说这是1997年以来,香港最严重的政治案件;也是习上台之后后患最大的政治案件。

现在的一些中共新官,没有历史经验,没有大局观念,极力想往上爬,滥用权力,以维护习近平的名义,其实是在给习近平制造更多的敌人和麻烦,最后会惹出大祸。

从中国的历史来说,当年国民党在中国大陆打压言论自由,肆意逮捕甚至暗杀文人,结果是一次次丧失民心,最终彻底丧失民心,给国民党在中国大陆的覆灭埋下了祸根,留下了伏笔。中共现在显然正在重蹈国民党当年的覆辙。

另外,在现在电子时代,传统出版市场已经很小了,中共这个时候下重手,只能说明他们观念过时,不了解市场。

我还想说,假如中共哪个官员认为香港谁出的书对自己的名誉造成了损害,认为自己受到了蓄意和恶意诽谤的官员完全可以对出版社和作者提出起诉。本来这就是很简单的民事诉讼。但中共当局动用国家力量来对它所认为的诽谤言论,这完全违反基本的文明准则,违反基本的法治理念,违反基本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你一个官员觉得受到诽谤,就出动国家力量来征讨。要是一个公民觉得自己受到了诽谤,你是不是也要出动国家力量征讨呢?

毛泽东邓小平都不敢干的事

现在中共一些官员内心的狂妄已经失去自制力,自以为有钱,有权,还有某种圣旨,就可以无所顾忌。结果铜锣湾书店的人被抓和失踪引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这么大的反响,可能远远超过他们的预期,让国际社会怀疑北京对“一国两制”的承诺,让北京非常被动。

首先,国际社会现在彻底看清楚了中共打击新闻出版自由究竟是怎么回事。过去几年你在中国大陆来这一套,现在又把这一套弄得到香港来。

在毛泽东那样的无法无天的时代,中共尚且不干涉香港的新闻出版自由。而众所周知,在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大陆的时候,中共承诺了要认真实行“一国两制”,承诺了要尊重香港独立的司法,独立的新闻出版,独立的行政管理。铜锣湾书店事件大有可能令中共多年在香港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使中共的国际信誉被摧毁,使中共在香港的利益被摧毁。

香港《明报》发表社评说,铜锣湾书店抓人和失踪人事件危及香港的“一国两制”,这是“天大的事情”。这种说法我觉得没有任何夸张。

问:你在多个场合强调“一国两制”的重要性。 “一国两制”究竟多么重要,对谁重要,是否真重要,一会儿再说。我现在想问的是,你说“现在的一些中共新官,没有历史经验,没有大局观念,极力想往上爬,滥用权力,以维护习近平的名义,其实是在给习近平制造更多的敌人和麻烦”。但也有很多批评者说,“皇帝是好皇帝,坏蛋是奸臣和太监”这种流传上千年的说法已经难以令人信服。你要如何回答批评者的这种意见?

答:这些批评者提出的批评意见是值得讨论的,是很好的思考点。

皇帝下面的是贪官,污吏,酷吏, 但上面的皇帝是好皇帝,天下没有这样的事情。这种事情只有在旧时的戏剧里面才有。但是,我要接着强调指出的是,下面官员的所有胡作非为未必都是皇帝的旨意。这两点我们最好要分清楚。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探讨一下,为什么下面的官员敢如此大胆,如此胡作非为,如此不顾后果?

他们当然是在一定程度上是利用了习近平,他们或是放大了习的某些意思,或是扭曲了习的一些说法,但他们都是打著习的旗号,帐都算到习的头上。

习近平维护一国两制的态度很明确

不错,习近平不大可能明确下令,“你们要给我跨境抓人,越境执法。”实际上,情况可能正好相反。比如说,我们看到习近平几天前在接见香港特首梁振英的时候把话说得很清楚,说是要维护“一国两制”。这说明,习近平在这个大原则问题上,也就是在维护中共在香港的利益问题上,他是头脑清楚的。而且,习近平说话一般是谨慎的。比如,他跟台湾总统马英九说话就很谨慎,可以说是很有分寸。

但是,在过去的一些年里,习近平透露出对新闻自由的不耐烦情绪,对国际间批评中国的不耐烦。比如说,他曾经在墨西哥说,外国人批评中国是“指手画脚”,“吃饱了没事干”。于是,这些官员就把习近平的这些情绪化的话延伸、扩大,结果给习近平造成了很负面的影响,至今还有人把这些话当成批评的靶子。

国际间的相互评论,批评,是正常的国家往来互动.比如说,美国批评中国的人权纪录,发表有关中国的人权报告,美国是“指手画脚”、“吃饱了没事干”。但你中国也发表有关美国的人权报告,你中国是不是也要承认是自己“指手画脚”、“吃饱了没事干”呢?

人都有情绪,这些话是随口说说,私下说说也没有大不了的,但这个讲话曝光了,似乎成了一种政策指引,被当成圣旨。现在中国官场一个常见的现象是,下面的官员把上级的一些特定环境下讲的话去放大执行,并把这当作最好的献媚,效果其实是“高级黑”。

习近平究竟有多少责任

所以,要是说,“啊,这些乌七八糟的坏事都是下面的人乱搞的,习近平没有责任,”这话也是逻辑不通的。因为这世界上尤其在中国的基本规律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但反过来,你也不能说,下面的官员的所有的胡作非为习近平都要承担责任,因为这种说法是把问题太简单化了。

当然,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集各种大权于一身,你就是要说他得为中国的所有乱象坏事负责,这也是可以的。但要是说,所有的坏事都是按照习近平的意思办的,这就是把中国的政治过于简单化了,会让我们对中国的情况做出不符合事实的判断。

问:“一国两制”或许是下金蛋的母鸡。但是,也有很多人认为,北京当局已经对这将近70岁的老母鸡的价值有些瞧不上眼了,甚至觉得杀鸡取卵的时候到了。这些人的论据是,北京前年甚至出动来自大陆的大批人到香港举行支持中共的游行示威;中共驻港机构也用在大陆对付批评者的办法用人格诋毁和人身攻击的手法对付在香港的批评者;现在一批香港出版商被“跨省抓捕”并非偶然事件,而是大趋势发展的一部分。你如何看这个问题?

答:这种说法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中共派人到香港去进行支持中共的游行。在香港前年“占中运动”中,游行队伍中也出现了中共的秘密警察。现在香港亲中媒体也下三滥的方式攻击对中共持批评态度的香港人,现在又越境香港抓人,这一系列发展确实反映一些问题。

此外,今天的中国大陆已经不是1997年的中国大陆。中国大陆整体经济分量的大增确实是增加了它的讲话的力量和分量。中国很多官员,甚至很多中国老百姓有了一种明显的傲慢骄横心态,觉得自己有钱了,可以不把香港放在眼里了。

为何不任命中共香港党委

但事情还有另一面。我们要看到,无论是派人到香港参加支持中共的游行,还是出动秘密警察,还是越境抓人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中共做这些事情不是公开的,而是偷偷摸摸进行的。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光明正大不好吗?光明正大不是更有气派,更有震慑力吗?而且,香港不是已经回归中国了吗?完全可以把香港变成一国一制,直接派遣中共党委去接管嘛,直接任命中共香港党委书记嘛。

况且解放军驻港部队早已经在部署在那里了。其实,对香港实行一国一制根本不需要动用一兵一卒,也根本不需要放一枪。只要对香港断水,香港人一个星期就会渴死,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解放”香港,让香港彻底回到中国怀抱,变成一国一制不是一夜之间或一个星期就可以实现,如同瓮中捉鳖十拿九稳吗?

为什么不?Why not?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就可以看出这里是有问题了。

为了进一步说明和显示问题,我们可以再稍微回顾一下历史。我们都知道,中共政权向来的正式和公开立场是,不承认帝国主义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香港割让给英国就是典型的不平等条约的产物。既然如此,为什么在1950年,中共的军队不顺便“解放香港”,一雪帝国主义给强加的耻辱?为什么在1997年收回香港之前和之后,中共还要对全世界信誓旦旦地做出承诺、而且现在也继续承诺要对香港实行“一国两制”?

为什么?

因为实行“一国两制”并不是北京有心赐予香港的恩惠,而是中共为了谋取自己的利益,因为实行“一国两制”有利于中共的利益。

这是一个黑暗的循环游戏

中共当局可以通过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将自己的政治、外交、经济、情报等许多方面的利益最大化。香港对中国所扮演的角色,是中国任何其他城市所无法承担、无法替代的:一个法治的香港,一个言论自由的香港,是亚洲的首都,是亚洲的中心,是中国与世界最好的桥梁和缓冲地……中共应当是对此非常清楚。这是“一国两制”的关键所在。

这问题还可以从另一个方面来考虑。不错,中共可以立即彻底收回香港,让香港也变成一个“党天下”的城市,一切都是中共党委说了算,公安、检察院、法院全都是党委领导,批评者可以随意抓捕,胆敢出让中共当局不高兴的书的出版社可以随意封门,胆敢发表批评意见的报纸可以随便取缔,出版商随便抓捕判刑。中共有能力随时让香港就变成另一个中国大陆城市,变成了另一个深圳,另一个上海。

既然如此,为什么中共这么多年来还要煞费苦心维持“一国两制”,费尽心机让香港继续是香港,不让香港变成另一个深圳或上海呢?

很清楚,因为那不符合中共的利益,因为那是毁坏中共的利益。这种利益格局在今天跟在1997年,跟在1950年一样,没有根本性的变化。

这就是为什么直到今天,中共当局无论是派遣人去香港游行,还是派遣秘密警察,还是到香港秘密抓人,都是偷偷摸摸,不敢公开。

这也是我为什么说,铜锣湾书店事件的出现和曝光是1997年以来,香港最严重的政治案件;也是习上台之后后患最大的政治案件。

你现在为了一个铜锣湾书店,为了一本或几本市井八卦书去越境抓人,从根本上破坏香港的“一国两制”,这个乱子闹到天下。我猜想策划经办这件事情的官员要吃不了兜着走,可能要被免职,至少会内部检讨。

如果这次行动得不到阻止,那更恶劣的事件就会继续发生,绑架、暗杀都会不断上场,全面性的恐怖就会来临。这是一个黑暗的循环游戏,所有的人,包括政策制定者、执行者,都不再有安全感。最后毁掉的,将不只是香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