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频专访:习近平是否接地气


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开幕式上,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讲话(2015年12月16日)

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开幕式上,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讲话(2015年12月16日)

“接地气”本来主要是流行于中国北方某些地区的一种口语说法。随着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上台,“接地气”成为中国官方宣传的流行语。

习近平要求中共及其政府官员“接地气”。习近平所直接掌管的官方新闻宣传机构也不断宣传习近平本人“接地气”,用中国共产党的传统术语说就是“密切联系群众”,即了解各方面的实际情况,不是一个高高在上、只是善于夸夸其谈、纸上谈兵而不善于解决实际问题的官僚。

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则宣传习近平如何从最基层一步一步地走上来,因此熟悉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心愿、熟悉中共及其政府各级领导机构的运作,他在政治、经济、外交、法律、军事、文化、新闻宣传、文学创作、外国文学、中国古典文史哲等等许多方面都富有经验和真知灼见,因此习近平集揽权力、由他亲自担任超越中国政府常规机构的十几个“领导小组”组长是必要的,也是中国的幸运。

然而,习近平上台三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公众和中国国内外观察家表示怀疑习近平在政治、经济、外交等等方面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接地气”,甚至怀疑他是否“接地气”。

进入2016年新年,在中国股市开门黑、中国股民一片哀叹之际,许多国际主流媒体纷纷指出,中国股市和经济因习近平不懂装懂而大受损害。美国《华尔街日报》一则报道的标题和副标题是:“习近平巨细无遗的统管令市场跌宕 / 官僚体系运作失灵大暴露,主席把着决策的钥匙不放;‘业余劣手登台表演’”。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何频提供)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何频提供)

在就习近平集权问题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表示,鉴于中国股市在中国经济整体中所占的分量,人们不需要对中国股市2016年新年“开门黑”做出过多的解读,尽管“开门黑”让许多股民损失惨重,也让习近平当局面子大损。

在何频看来,当今中国的一个最大危险、习近平所面临的一个最大危险,不是习近平知识不足,水平业余,手腕低劣,而是在习不断追求大权独揽之际,习近平与中国的实际隔绝,与“地气”隔绝,而习近平当局如今“大力强调唯上是从,甚至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妄议中央’罪,彻底堵死了习近平获得真知灼见的渠道,这等于是公开又硬性规定下头的人必须对习近平说假话,说顺耳的话,说他要听的话。这对习近平很危险,也对中国,对全世界都很危险。”

以下是何频专访的全文第三部分。

股市新年开门黑预兆什么

在安徽阜阳的一家证券行里,投资者用电脑观看股市行情(2016年1月28日)

在安徽阜阳的一家证券行里,投资者用电脑观看股市行情(2016年1月28日)

问:在你看来,中国股市在2016年新年“开门黑”,这对亲自担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和“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的习近平来说是个什么兆头?

答:我觉得不需要夸大解读这种情况。中国的股市占中国经济的比重还小。不像美国经济,股市就是美国经济的供血中心,没有这个中心,美国的经济可能就立不住、动不了。中国股市没了,中国经济也不会一定怎样。

但中国股市反映了一部分人的信心。或者说,是中国经济的某种晴雨表。因为中国经济官方数据大都是假的,因此,中国股市就反映了中国的商人,中国的民众和其他人对中国经济状况的共同看法。中国股市2016年开门黑就反映出他们对中国经济前景感到悲观和失望。

这种情况也可以说是对经济政策的一种反弹。习近平刚刚主导召开了中央经济会议。那个会议释放出一些政策性调整的信息。但新年一开门,股市如此表现,实际上就等于打了经济政策一记耳光。

中国现在其实不应该有股市,因为股市有两个支柱,一是公平的市场秩序,一是信息的透明流通。公平的市场秩序,依靠独立的司法监督来保障;信息的透明流通,需要自由、专业的媒体。中国没有这两根支柱,股市就是赌场,而且不是有规矩的公开赌场,而是完全由黑社会操纵的地下赌场。

经济高速增长时可以掩盖股市的问题,某个人、某些人也可以操弄股市一时表面光,但就根本而言,中国现在这种股市就是金钱黑洞。

中共宣传对习近平高级黑

中国中央电视台网站发布的名为“深改组两岁了”的说唱动画MV(2015年12月26日,网上视频截图)

中国中央电视台网站发布的名为“深改组两岁了”的说唱动画MV(2015年12月26日,网上视频截图)

问:关于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政绩,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说法,这就是在2015年年底的时候,中共官方媒体隆重推出的一个视频饶舌说唱歌《深改组两岁了》,反复说习近平亲自担任组长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这两年干了不少事儿”。但有批评者指出,这种宣传恰恰暴露了习近平和他的宣传班子为习近平的政绩乏善可陈感到心虚。一个诚实工作的工人、农民、政府官员根本就不需要对向全世界反复说,“我这两年干了不少事儿”,只有尸位素餐、只拿钱不干事或干了不该干的事的人才需要这样宣传自己。你认为《深改组两岁了》这样的宣传是高招还是臭招?

答:我没有看过这个东西,我不会去看这样的东西。我也不认为这样的东西有什么评价的价值。

即使是在民主体制之下,也会有这种执政党和政府自己为自己唱赞歌的东西。比如说,台湾总统马英九的团队也会列出马英九的一系列政绩出来。

他列出的那些政绩你也不能说都是假的。但批评者的团队就可以说,你这些所谓的“政绩”都是欺人之谈,选你出来,不就是要你干这些事的么,正常的社会不就应该是这样么?批评者就是要挑你的刺,不需要什么客观。

但中国的政治不是正常的政治。你的深改组,你习近平的宣传团队吹捧你做了什么什么也无所谓,反正是自我吹捧。但问题是,你得允许人家提出批评。假如不准许批评的声音存在,你列出再多所谓政绩,又有什么意义呢?

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道理就这么简单。老百姓对这一点也很清楚。有些傻瓜愿意相信宣传,那就相信好了。但傻瓜只会越来越少。

我甚至常常觉得现在连有些批评都没有意义。因为中共的体制假如不改,你批评某件事能有多少意义呢?你批评某个部门某个官员贪污腐败,有多少意义呢?他整个制度都是烂的,就算是你整下去一个贪官,还有一百个一千个贪官等待替补,而且比下去的那个更贪,如果他不贪,但是恶,更可怕。你说你批评的意义在哪里?

顺便说一句,习近平宣传班子也确实是想象力贫乏、手法陈旧。比如说,习近平去庆丰包子铺吃包子,本来不是一件坏事,但被他的宣传团队吹成那样子,好像他吃一次包子就是一次伟大的壮举,把不坏的事硬生生弄成了恶心人的事。结果,习近平得到了“习包子”的外号。

就我个人来说,我不喜欢这种外号,因为我觉得这样侮辱习近平个人不太好。但是,这种恶心人的局面也是中共官员造成的。你非要把大众的包子变成伟大的包子,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堪、自己给自己制造问题吗?

沒有特权必有懒政

问:习近平上台以来以他的大权独揽和强势作风而出名。但观察家们指出,大权独揽和强势作风的另一面是他下面的官员害怕动辄得咎,因此只是严格按照命令办事,结果是办出笑话来。例如,前不久有一天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头版的十几条新闻全部是习近平新闻。批评者说,这是典型的懒政糊弄事;但是,作为《人民日报》编辑害怕拿下一条或N条习近平头版新闻会被指控对习近平有二心,因此即使是明知是糊弄也要糊弄。你看习近平对所谓的懒政问题有解吗?

答:首先,我要说,《人民日报》头版百分之百都是习近平新闻,我认为非常好。我认为不但是第一版,从第二版第十版也都应当全部是习近平的新闻。因为这是中共中央机关报,是彻头彻尾的党报,习近平是党魁,《人民日报》变成“习近平报”也正常。

前一段时间,毕福剑被迫离开中央电视台,有很多人为毕福剑抱不平。我就说,你毕福剑假如真的是有独立见解,你怎么到中央电视台去混呢?而中央电视台作为中共的喉舌,怎么会准许一个有独立见解的人存在呢?所以,开除你毕福剑,是应该的,合理的,而且也是必须的。

谁有资格去中央电视台呢?周小平、花千芳,只有这样的人到中央电视台才符合它的宗旨。

《人民日报》也是一样,他就是习近平的报纸嘛。为什么要刊登社会新闻?为什么刊登人民的声音?没有必要嘛。

对这样的宣传工具寄予任何希望,才是我们的脑子进水了。我早就不认为还需要看《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了解中国。我已经几十年不看了。

这种懒政的体制,这种糊弄习近平的做法是不可能改变的。要改变也简单,就是要让他们再有行贿受贿贪污腐败的机会,让他们可以像江泽民时期、胡锦涛时期一样肆意贪污,至少享受一些特权,这样他们就会重新活力焕发。今天之所以还有很多人想入党,就是为了获得这样的机会。假如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就懒政了,就不要干事了。《人民日报》这件事便是证明。

或者,实行民主,让官员选举产生,让他们的权力获得合法性,让他们的权力受监督制约,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收入、保障,应有的荣耀。

但中国不实行民主,官员做官的动力就是贪腐机会、特权机会。前面讲过,假如这种机会受到打压,他们就要懒政,就要看习近平的笑话。他们大概是想,“到时候你支撑不下去了,还不是要我救场嘛。到时候我还有机会贪污。”

应当用政治标准衡量习近平

问:中国古人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意思是治理一个大国需要高技术,高技巧,如同煎小鱼煎得恰到好处,不过焦又不过生,很不容易。很多人认为,治理一个中国这样的大国,习近平这个太子党没有足够的技术储备、技巧储备和知识储备。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我要说,我不同意这种说法。习近平的根本问题不是他缺乏“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技术储备、技巧储备和知识储备。习近平不是大学教授、不是学术研究者,我们也不需要用专业学术的标准来要求习近平。

有人说习近平没有读过那么多的书,很多问题他不懂。其实,这都是书生之见。读过那么多书又能怎样?他又不想成为一个小说家,也不想成为一个大学教授。一些中国人把很多标准混为一谈,太喜欢表面的东西。有思想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而不是名校、学历、知识。有時候勇气又比思想更关健。

有的人是职业政治家,有的人是因为偶然的因素成为政治家、成为政党或政府领导人的。政治家在历史重要关头都做出的决策也不一定都是基于博览群书。

现在中国的情况说简单也简单,关键的问题是中国是要民主,还是要独裁。做出这种选择不需要多少知识,甚至不需要多少良知,只要考虑明确而简单的现实利益就可以了。对习近平来说,现实的利益很简单,这就是我前面讲的,民主,有利于你习近平个人的安全,有利于确立你的历史地位,符合国家的长治久安的利益,符合人类的文明。

做出这样的决策未必需要读很多书。在关键时刻,一个领导人的道德勇气和明智,比任何学识或能力都重要。而且,学识并不一定非得通过大学教育。将学历当成性别一样给一个人分类识别,显示这个社会的浅薄。

一个领导人从小就是一个神童,后来又受过哈佛大学教育,学富五车,这些东西其实跟领导人在关键时刻将如何表现,不一定有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有很多人说,习近平上山下乡当工农兵学员,学识差了点,所以做出了红卫兵式的判断,这样的评价没有抓到事情的本质。

习近平看的是《顺天时报》

问:当然,古代和现代国家领导人不必是全才,也不可能是全才,关键是要有好的顾问或谋士,而且那些好顾问敢于、乐于提出真知灼见,不会因为提意见而倒霉。但我们知道,“妄议中央”在当今中国已经成了一个正式的罪名了。作为一个长期观察中共领导层的人,你认为习近平获得真知灼见的咨询渠道畅通吗?

答:非常不畅通。或者说,没有渠道。这的确是个致命问题——习近平身边缺乏有洞见的幕僚,更多的是事务性官僚。

我们看到,《人民日报》不就是(20世纪初袁世凯的儿子单印给袁一个人看的鼓吹帝制的报纸)《顺天时报》嘛?习近平看的《内参》也是《顺天内参》,都是符合他个人口味的内容,不会挑战他的权威,不会指出他的政策问题。只要是对他有批评,就不可能上《内参》。

他上的网也是“顺天网”,都是下面的人给他设计好的。他想看什么,就拿什么给他看。这样他还能靠什么了解真实的资讯?靠他女儿?哈佛刚毕业的一个女孩,当然很聪明,但是一个年轻人又能掌握多少情况?靠他的家人?他这样忙,没有多少时间与兄弟姐妹聊天的。

中国现在一个问题是比帝王时代还要糟糕:当今中国问题非常多,问题涉及面非常广,不是一个人特別聪明、特別有才智就可以应付的。最高领导人面对这样的复杂情况,底下的人又不敢讲不同的意见,这非常糟糕。不要说习近平作为总书记难以听到真话,我曾经跟一个中央领导同坐一辆小面包车,车上没几个人,同车的几个高官不停地吹捧他,肉麻至极,那时我才二十来岁,让我觉得好震惊。这就是官场。

中国古代的皇帝管的事情有限,权力也不是无所不包。此外,中国古代的官僚机构不像中国现在的官僚机构这么庞大,交通通讯也不像现在这么发达,皇帝发出一个错误的指令,传达执行起来很缓慢,山高皇帝远的地方甚至都得不到传达执行,所以也可以免灾。

有了现代技术,现在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做出了一个他自以为正确、但实际上是错误的决策,后果比古代帝王的错误决策要严重得多。

但是,我觉得这种问题都算不得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中国要选择往那个方向走。现在选择以民族复兴为口号、以共产主义阵营最后一块阵地为自豪、继续搞连邓小平都公开承认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所谓社会主义,只能是越搞越糟。无论你有多么好的治国政策也没用,因为你方向错了。

民主机制就是另外一种游戏了。很多东西由国会承担责任,很多东西由行政部门承担责任,很多东西是总统承担责任,总统权力集中,但国事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也不是一个人承担责任。

但现在中国的情况是一切事情都是要最高领导人来决策。他即使是三头六臂、每天都不睡觉也管不过来,所以他那么累、那么忙、那么责任重大,于是做出一系列错误判断。这跟他的道德和学识没有必然关系,而是跟中国的制度错乱、搭错神经悠关。

一个人拥有最优秀的道德、最优秀的学识,在这样的复杂过程中也没法一贯正确下去。而且,他今天正确了一次之后可能会更危险,因为这可能导致他下一次犯更大的错误。这就是为什么独裁者最后多没有好下场。

现代的文明制度、民主制度则完全不一样。总统有问题,国会正常运作可以制约。国会有问题,还有最高法院制约。整个社会机制是各司其职。各司其职的官员或谋士不会因为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不符合总统的心意就要倒霉,至少不会下监狱。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下情上达渠道的畅通。

但中国正好相反,制度本来就不是各司其职的制度,现在又不断大力强调唯上是从,甚至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妄议中央”罪,彻底堵死了习近平获得真知灼见的渠道,这等于是公开又硬性规定下头的人必须对习近平说假话,说顺耳的话,说他要听的话。这对习近平很危险,也对中国,对全世界都很危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