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本土恐怖主义出现上升趋势


美国国土安全部高层官员警告说,本土恐怖主义出现上升的趋势。有关专家指出,一种新兴的圣战主义浪潮正在形成,而且对美国和欧洲大陆构成更大的挑战。

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纳波利塔诺最近表示,近来采取的逮捕行动,应该可以消除一些人存留的侥幸心理,那就是,如果美国在国外打击恐怖主义分子,就不用在国内打击了。纳波利塔诺指出,本土恐怖主义就在眼前,它与国外暴力极端主义一样,是美国必须面对的威胁的一部分。在她发表讲话的前一天,奥巴马总统刚宣布向阿富汗增派3万美军,并警告说有极端主义分子从阿富汗巴基斯坦边界被派往美国从事更多恐怖活动。

美国财政部反恐官员、现任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反恐和情报项目主任马修·勒维特指出,一段时间以来,一些美国人认为,美国不会遭受像欧洲那样的本土恐怖活动袭击。但是,最近美国各地发生的一些事件表明,情况正好相反。

*因对国内事件不满走向极端主义*

勒维特说:“人们因为受到国际事件的影响而走向极端主义,也会因为受到国内事件或不满情绪的影响而走向极端主义,至少他们会受到这些因素的驱动。我们也许没有能力在一夜之间结束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或解决巴以冲突,但是,我们至少有能力解决国内的一些不满情绪。无论是就业问题、教育问题,还是几代移民面临的其它国内问题。”

勒维特指出,解决这些国内问题至关重要,因为极端主义分子会利用这些问题在穆斯林移民社区中散布不满情绪,让他们觉得,这些国内问题是反对伊斯兰教的国际问题的一部分。勒维特敦促当局把反恐工作的范围从对付从事恐怖活动的组织,扩大到宣传极端主义和暴力言论的组织上来。

勒维特说:“强化主流穆斯林的声音,允许各种观点百家争鸣,从而引起本来有可能走向极端主义的个人的注意,这一点非常重要。另外,解决国内问题同解决国际问题至少同样重要,因为当今人们走向极端主义,是因为他们在网上或现实生活中接触到的什么人使他们确信,他们个人的不幸,无论是财务上的,还是宗教上的,都和伊拉克战争、关塔那摩军事基地或克什米尔事件有关,因此觉得有必要采取暴力,这种情况非常危险。”

勒维特认为,各国在避免极端主义分子招募年轻人从事恐怖活动上有着共同利益,因此,各国政府需要集思广益,共同合作来打击国内恐怖活动。

*圣战主义组成发生改变*

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教授、法籍伊朗学者法哈德·霍斯罗哈瓦尔提醒人们,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美国,圣战主义的组成正在发生改变。他解释说,圣战主义就是指伊斯兰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

霍斯罗哈瓦尔说:“几年前,在欧洲,大多数圣战主义分子来自下层或中下层社会,或属于在经济上被社会抛弃的人。现在,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美国,很多圣战主义分子来自新的中产阶层,这个新情况构成了一个很大的危险,那就是:这些人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可以直接接触到圣战主义经文,这方面的思想意识,驱动他们从事各种恐怖活动。”

霍斯罗哈瓦尔进一步分析了圣战主义分子是如何受到圣战主义思想意识的驱动的:“过去,至少在欧洲,圣战主义分子无法接触到第一手的圣战主义思想。他们只能阅读有关资料的翻译,或者听别人告诉他们圣战的必要性。但是,如今,新兴圣战主义分子很多来自中产阶层,他们完全融入了主流社会、而且受过良好的教育。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听到的演讲以及与某个伊玛目或极端主义分子的接触,都会对他们的思想意识产生影响。因此,这些人在从事恐怖活动之前,当局侦破并逮捕他们比过去要困难得多。”

霍斯罗哈瓦尔教授补充说,过去,圣战主义分子往往抱成团。如今,他们多半是各自为战的隐形炸弹杀手。因此,对付这些融入主流社会的极端主义个人比对付一个恐怖团体要困难得多。霍斯罗哈瓦尔教授认为,迄今为止,西方情报机构过于注重这些组织之间的心理和社会关系,而忽略了他们的社会和思想意识背景。

霍斯罗哈瓦尔教授以美军精神病医生哈桑为例说明社会和思想意识背景对一个人行为的重要性。不久前,哈桑在美军基地开枪打死13人,打伤30多人。之后,有关当局发现,他的极端主义思想受到了一位曾经在美国居住,后来回到也门的伊玛目的影响。但是,有关当局未能及时发现哈桑的极端主义思想,而造成这场悲剧。

(洛杉矶时报)的报导指出,反恐官员和专家发现网上英文宣传的煽动,有迹象显示,美国穆斯林加速走向极端主义,这反映在一些充满热忱的穆斯林战士频频前往巴基斯坦和索马里这样的热点地区。报导还指出,欧洲一直以来是恐怖活动的前沿,它成为一系列恐怖活动和主要阴谋的攻击对象。相对来说,美国要稳定一些。但是,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案件显示,2009年是自从2001年恐怖袭击事件以来美国国内最危险的一年。

关键词:本土恐怖主义,恐怖主义分子,极端主义,圣战主义分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