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对香港文字审查的担忧加剧


一名香港民主派抗议者站在横幅前。(2014年9月30日资料照)

一名香港民主派抗议者站在横幅前。(2014年9月30日资料照)

去年香港的民主示威抗议活动在与北京政府陷入僵局中落下帷幕,现在中央对香港出现了加紧文字审查的迹象。

删贴要求激增

一份新的报告发现,过去四个月以来,在香港警察要求下被删除的网络帖子总数超过之前四年的总和。

这些数据,加上最近发布的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接受媒体访问的规定,让民主活动人士更加忧虑。他们表示,在中国的统治下,这个城市的言论自由历史正在慢慢被侵蚀。

达西∙科莱斯特(Darcy Christ)是香港大学香港资讯公开报告 (Hong Kong Transparency Report)的研究员。

他说:“这绝对是一个激增,但是就像我说的,主要案例都是有删帖要求。我不是要低估这些案例,用户提出要求,这肯定也是另一个重要因素,特别是在占中抗议之后。”

从10月开始,香港警察已经向网站和服务提供商作出101次清除内容的要求。去年前九个月总共只有29次,而在此之前的三年总和仅为65次。去年,警察还4000次要求获取包括邮箱、网络地址在内的网络用户信息。

立法会议员、网络企业家莫乃光(Charles Mok)要求对这类警察的要求进行更独立的详细审查和监督。

他说:“我担心的是警察增加使用他们的权力,不论法律是否赋予,至少他们行使了权力,他们似乎告诉这些社交媒体网站去删除信息。”

上个月,总部设在纽约的美国笔会(PEN American Center)撰写了一份报告警告说,香港相对公开的媒体出现了自我审查增加的迹象,媒体报道也更加偏向于他们的背后金主的商业利益。

限制行政会议成员接受采访

活动人士说另一个对民主的威胁是,根据本周当地媒体报道,香港行政会议的成员要在接受所有媒体采访之前事先告知政府。

该政策自去年10月支持民主的抗议者开始示威游行时就生效了。行会成员每周必须汇报所有和媒体进行的采访,上交采访的时间、日期以及媒体名称。立法会议员暨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Regina Ip)说,这项政策没有阻止她自由地与媒体交谈。

她说:“立法会里像我这样的人,每天都回答记者问题,是不可能汇报所有采访的,我还没有碰上来自行政会议秘书处的任何问题、质问,我也没发现谁尝试要我们封口,所以我认为没必要过度解读这些安排。”

叶刘淑仪是亲北京的新民党成员,她说,民主派人士对言论自由受到更大限制的担忧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她说: “我认为这确实是对香港事态的过度解读。香港依然是一个高度自由和开放的社会,我们也有很大程度的言论自由。我们知道在西方民主社会,人们并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

警察删贴要求激增以及有关媒体采访的新规定是去年秋天开始的,当时民主活动人士占领街道长达近三个月。抗议者誓言今年春天要采取进一步公民抗命行动,并表示,他们要求真正普选行政长官的运动一定会持续下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