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4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香港网络袭击事件增多 手段更复杂


一位女士沿步道而下,背景是香港的摩天大楼。(资料照)

一位女士沿步道而下,背景是香港的摩天大楼。(资料照)

中国加紧了对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的监视,使用的手段比以前更为先进复杂。不过,监视行动究竟是政府行为,还是黑客个人所为,目前还不清楚。

在香港街头民主抗议一年后,香港成了多重而复杂的网络袭击目标。香港网络安全监督机构香港电脑保安事务协调中心说,自去年以来,黑客袭击增加了38%。

香港城市大学教授唐宁思(Nicholas Thomas)说,这些黑客袭击的幕后策划者是谁,目前并不清楚。

他说:“在香港这一边所发生的这些事情跟中国政府或任何政府机构没有直接联系。当然有可能跟政府有关。但这同样可能是中国的黑客团体在网络空间展示某种民族主义倾向,自己心血来潮干的。”

自从去年8月以来,香港发生了超过1175次“钓鱼式攻击”,用户在点击电邮附件后,他们的数据和电脑受到侵蚀。

不过,香港的网络袭击并不局限于“钓鱼式”攻击。西方安全专家说,黑客正在使用更为先进复杂的技术手段,比如Google Drive和Dropbox等云端硬盘来侵入民主活动人士的设备。黑客还利用“白名单”,破坏某些网站的某些访客的数据。

唐宁思说:“我们现在所知就是正在发生的网络攻击十分复杂。他们使用Dropbox和Google Drive来安装恶意软件,并使用这些应用的云端服务掩饰他们的攻击行动。”

最近这一波网络袭击的受害者包括活动人士、大学教授、记者以及诸如“火眼”这类的西方安全公司。这些受害者表示复杂的黑客技术正在被中国和俄罗斯广泛使用。

汤姆•格伦迪是香港独立的非营利新闻媒体“香港新闻自由”的创办人,他透露在他的网站开始运转之前就受到了攻击。

他说:“那是一次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DDOS),拒绝服务、发动攻击、流量激增,这些看上去就像是有人在背后操作一样。现在我认为我们可能是香港最安全的网站,我们注意到其它的新闻媒体,比如《苹果日报》,遭遇过比我们那次恶毒得多的攻击。但是香港应该是大中华地区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表达自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堡垒。所以我们很多媒体和其它行业的工作者对此都非常担心。”

据一些安全公司透露,自去年的“雨伞运动”之后,就是像这样的网络攻击使香港成为亚洲受到黑客“照顾”最多的地区。 香港民主党说,他们过去一年遭到多次攻击。对民主党籍的立法会议员刘慧卿来说,被监视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她说: “我总是感觉自己被监视了,甚至就在现在我跟你讲话的时候也觉得有人监视我,当然我没什么可隐瞒的。我总是说我的生活经得起检验,我在香港一切都是靠自己。”

这种态度对许多香港民主派的活动人士来说或许是必要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