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香港立法会选举落幕 非建制派力保否决权


香港众志主席、前学联秘书长罗冠聪投票当天晚仍在铜锣湾拉票(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众志主席、前学联秘书长罗冠聪投票当天晚仍在铜锣湾拉票(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占领运动之后的首次立法会选举的投票,9月5日凌晨全部结束。这次立法会换届选举竞争激烈,气氛炽烈,投票人数创下新纪录。包括泛民和本土的非建制派,不仅成功保住立法会关键的三分之一否决权,还有新的斩获,令亲中的建制派力图夺取立法会主导权的努力失败。

据官方统计,有近220万选民参与包括港岛、九龙西、九龙东、新界西和新界东的五个地区直选,以及包括超级区议会在内的多个功能组别的投票,各选出35位议员,投票率达到近58%,超过上一届立法会选举近5%,创下历史纪录。而非建制派总共夺得30个议席,比上届多出3席。

创下新高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退休教授、泛民阵营协调组织民主动力的创建人郑宇硕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创纪录的投票率反映香港市民在雨伞运动之后对政治的关心和对民主的追求。

他说:“投票率是创新高,反映香港人是期望用他们的投票表达政治立场,表达他们对政府的不满。香港人对政改的支持,对争取民主的支持,绝对没有走下坡。整个反对派得票率比较高,应该是维持住了过往的55%以上的。”

香港媒体报道,在五区直选选前弃保效应下,多数候选人投票日打出告急牌,令选情下午起不断升温,在投票率较高的港岛及九龙区的多个票站,出现选民投票长龙,要等候一小时,甚至超过两小时才能投票。而到了晚上,人流更多,多个票站在晚10时半关闭后仍有数百甚至近千人等候投票。不过,也有少数选民表示是为了自行配票,留至入夜看清形势后才赶到票站“做救兵”。

以港岛区泛民大票仓太古城为例,该区投票站从中午便开始出现人龙,到了9月5日凌晨2点还有许多人等待投票,据悉,一些人未能投票。有选民质疑政府“搞小动作”,炮轰选举事务处安排失当。

转危为安

由于非建制派候选人众多,呈现空前碎片化,出现相互分薄票源,很可能让泛民失去地区直选分组点票否决权和立法会关键三分之一否决权的危急局面,泛民政党纷纷告急,并在选前一天出现弃选和策略配票,令弃保效应产生。投票结果显示,非建制派转危为安,在五区直选中,不仅保住上届的18席,还多得一席。

不过,一直希望泛民候选人提名能够协调的郑宇硕教授表示,尽管反对派得票率很高,但是没有转化成应该获得议席。

他说:“由于我们候选人过多,选票分散,所以从总的议席角度来看呢,还是比以前多了一席左右,不多了,没有太多的斩获。亏得投票率保全我们避免出现失败,但是从赢得数目机会来说呢,就不能说是很成功了。”

非建制派在九龙东和新界西,都因为分票严重而各失至少一席,尽管非建制派的整体得票数要高过建制派。

世代交替

这次立法会选举的一个特点是,新人辈出,无论建制派还是传统泛民政党都有新人接班安排。泛民方面尤以民主党最为成功,四位接棒新人成功当选,而公民党也有两人接班成功。此外,雨伞运动期间风云人物之一的前学联常委、秘书长罗冠聪,以新成立的香港众志主席的身份参选,在港岛区夺取一席。而受到被取消参选资格的本土民主前线梁天琦支持的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和游惠祯,也都各自当选。

不过,征战香港政坛几十年的工党主席李卓人、工党的资深议员何秀兰、民协的冯检基和新民主同盟的范国威等人都因为票源分散或弃保效应而落选。郑宇硕教授表示,这次选举出现很多新人,一些政党完成世代交替,对民主运动是一个鼓舞。

他说:“年轻人多了,新面孔多了,各大阵营都可以说是世代交替。从民主运动的角度来看呢,政党做好培养新的梯队的,都是表现比较好,像公民党、民主党。”

在新界东作为很有希望当选的本土前的梁天琦替补的青年新政的梁颂恒,星期一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和青年新政另一位在九龙西当选的游惠祯,进入立法会后所推动的政纲,将是围绕香港的前途问题。

他说:“主要是推动香港前途的问题,因为这一个是我们进立法会主要的议题。然后,我们其他的工作其实都是围着这一个去弄的政纲。”

雨运后成立的坚持本土、反对赤化、要求“中港区隔”的青年新政的召集人梁颂恒表示,青年新政两人一举入选立法会,反映了港人求变的愿望和心理。

他说:“就是说求变呀,反映说香港人对一国两制、对基本法,他们的不满,还有一个他们希望改变的信息。”

成功落幕

据报道,星期一下午4点,官方才公布新界东结果,原因是部分票站选票数目出问题。该区的票排在第9的社民连的“长毛”梁国雄,与排第10的倾向建制派的独立候选人方国珊之间的得票,仅相差1千多票。此外,全港投票的功能组别的超级区议会选举,到下午5点仍在点票,但预料泛民可获得5席中的3席。

这次选举整体上顺利,没有严重选举舞弊的情况。一些报道称仅出现少量的有人用身份证的复印件便从投票站主任处获得选票,另有人称多张选票出现剔号,也就是事先已有画勾或盖章,还有选民投诉身份被冒认等等。比较严重的是,几处票站计算出的选票多于实际投票人数,在新界东将军澳的一处票站多出大约300张选票,点票工作曾一度停止两个小时,出现一些不满和鼓噪情况,官方派出几十名警察保护票站。选管会表示,目前暂时收到2200宗投诉,当中涉及选举广告的有700件,另外有500多起涉及选举资格。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