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香港特首普选因何引起巨大社会激荡


香港学联、学民思潮代表在8月31日占中抗命集会上(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学联、学民思潮代表在8月31日占中抗命集会上(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编者按:这篇由美国之音记者利平(Michael Lipin)撰写的报道是三个月前发表的。但是,从香港目前局势来看,该报道仍然对读者理解因香港2017年特首普选安排而在香港引发的巨大的社会震动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在这篇报道中,作者不仅介绍了围绕普选候选人提名权的观点分歧以及提名权与《基本法》的关系,而且采访了争论双方的代表人物,客观地反映了他们各自的观点和主张。我们在重新发表这篇文章时配发了有关照片。

今后几个星期,香港看样子会发生更多的政治对抗。泛民活动人士正在筹备举行一次非正式的公投,向港府和它在北京的上级施压,促其接受有关扩大公众参加选举的主张。

这些天来,泛民议员一直在发送传单,宣传公投。民众要思考的问题是,他们是否认为,公众应当能够提名候选人参加2017年香港下届政府的选举。这将是北京所说的全体香港选民可以用自己的选票选举特首的首次普选。

自从1997年英国把香港归还中国以来,香港自治区的特首一直是由一个选举委员会选举出来的。该委员会的成员来自不同的行业和社会团体。一般认为,这些人往往对香港的制度和对北京的忠诚度都比较高。

香港特首梁振英(Leung Chun-ying)

香港特首梁振英(Leung Chun-ying)

2012年,特首选举委员会有1200名成员。他们从该委员会提名的几个候选人中选出了亲北京的港府官员梁振英(Leung Chun-ying)担任特首。这个委员会的成员是在2011年选出的。不过,有权参加选举委员会成员选举的选举人在香港全部选举人中所占的比例大约只有7%。

*特首抗拒民意*

梁振英对组织此次公投的“占领中环”运动的亲民主派采取了强硬的立场。上个星期,梁振英在立法会讲话时表示,他不会屈从压力而推行不符合香港宪法(即《基本法》)的选举改革。

根据“基本法”,在实行普选的时候,凡要参选“特首”的人,都必须先要获得“依照民主程序并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的提名。

“占领中环”的活动人士说,在定于6月20至22日举行的非正式公投中,香港公民将可以表达他们对几项改革建议的立场。这些建议提出,注册选民和政党也可以在提名候选人的过程中发挥一定的作用。

不过,香港官员和中央政府都表示过,公众提名的做法实际上取代了提名委员会的权力,因而是违反《基本法》的。港府和北京还表示,特首候选人必须是祖国(中国)的“爱国者”。不过,《基本法》里面对此并没有明确的规定。

梁振英准备提出一项改革议案,对提名委员会的构成和程序作出界定。这个议案必须在2015年3月以前得到70名议员中2/3多数的同意。2017年3月是大选筹备工作开始的最后期限。

*活动人士:抗争会升级*

“占领中环”运动警告说,如果港府的这项议案不给予公众提名候选人的权利,他们将举行和平静坐,占领香港中环商业区,直到港府满足他们的这个要求。梁振英和中国官员都表示,此类抗议活动是违法的,当局将对参与者采取行动。

公民党议员梁家杰(Alan Leong)是泛民派两大政党之一的公民党的领袖。他说,“占领中环”运动坚持公众推举“特首”候选人的主张。其原因是,他们担心北京和香港的官员会联手确保选举委员会把那些被认为对北京不够忠诚的候选人封杀掉。

公民党议员梁家杰(Alan Leong)

公民党议员梁家杰(Alan Leong)

他说,“重要的是,中国最高层要认识到,绝大多数香港人务实、实际、热爱祖国、热爱香港。”梁家杰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北京需要信任香港民众的选择,因为没有信任,要在北京和香港之间建立起一种和睦的关系将是非常困难的。”

梁家杰还表示,提名委员会按照北京的“黑名单”来过滤候选人的任何做法都意味着2017年选出的特首将会失去提高香港治理水平所“急需的”政治合法性。

梁家杰说,如果参加“占领中环”公投的民众人数很多,那么,泛民派的立委就会获得更为有力的“授权”跟北京官员进行谈判,努力争取公众提名。

*争取妥协*

香港亲建制派自由党党魁田北俊议员(James Tie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北京和“占领中环”运动双方都应该做些让步。

香港亲建制派自由党党魁田北俊议员(James Tien)

香港亲建制派自由党党魁田北俊议员(James Tien)

田北俊说,只有通过妥协,立法会才能够通过推进香港民主发展的改革议案,避免议案流产,迫使选举委员会的1200名成员重新挑选特首的情形。

港府提出的议案,通常会得到立法会中亲北京和亲建制的43名议员的支持。这就意味着,这个议案还需要得到27名泛民派议员中三人的支持才能达到法定的2/3多数。

田北俊表示,泛民阵营应当考虑多做一些让步,使问题得到解决。

他说:“或许泛民派可以后退一点,起码让2017年的首次普选在没有泛民派候选人参加的情况下进行。到2022年下次选举的时候,我们的制度改善了。那么,好吧,五年中,一切进展顺利,泛民也可以参加选举了。”

但是,泛民派另外一个主要的政党--民主党的议员刘慧卿(Emily Lau)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彻底拒绝这种设想。

香港议员、民主党人刘慧卿(Emily Lau)(2009年9月10日,美国之音木风拍摄)

香港议员、民主党人刘慧卿(Emily Lau)(2009年9月10日,美国之音木风拍摄)

她说:“让我的党去外面给公众讲,我们现在有了民主选举,但是我们为了要让北京放心而放弃参选(特首),还要劝说泛民其它团体也不要参选。“我们要是这么做了,我的党也就完了,”刘慧琴说。

*分歧将如何发展?*

如果达不成妥协,今年晚些时候香港中环商业区的街道上就可能会再次发生“占领中环”的抗议活动。那一带聚集着许多香港的和外国的金融机构。这个情况让自由党的田北俊感到不安。

田北俊说:“这些抗议活动很可能会通过CNN、BBC等电视网转播到全世界,从而对香港的形象带来负面的影响。”

刘慧卿表示,港府可以起草一份改革方案,让选民在2017年的选举中可以“自由和公平地”进行选择。这样就可以避免发生一场公民不服从运动。

刘慧卿说:“我们希望我们不必一定非要走到占领中环、非要让一些人蹲牢狱那一步。但是,如果我们别无选择,我们是不会退却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