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香港占中,中外媒体报道大相径庭


北京的中外媒体继续聚焦香港。中共党报《人民日报》连续七天发表文章,对香港问题发表评论,抨击所谓外国势力策划香港占中活动,煽动颜色革命。与此同时,外媒圈则援引当年普京对待俄罗斯街头抗议的经验,告诫香港民众警惕秋后算账。

星期二的人民网首页,用黑体字刊登署名国平的文章,《鼓动“占中”的小丑不能代表香港民意》。文章对“占中违法活动终于在国人众志成城的抵制之下,开始偃旗息鼓”感到欣慰,称香港占中的民众“邪不压正”,“不到十天已经疲态尽显”。人民网的文章断言,香港占中“有损祖国统一和民族尊严的行径不仅注定失败,更是会被全体中华儿女和香港同胞所孤立和唾弃”。人民网将几十万参加和平抗议活动的香港民众说成是“鼓动占据中环的那几个小丑远远不能代表香港的主流民意”。人民网的文章还将占中者说成是“不断争取海外反华势力支持,不断联络台独分子寻求‘指点’的数典忘祖之徒”。

央视在新闻联播节目中报道香港占中活动给香港带来的损失,并大量采访反对占领中环的、爱国爱港的香港市民。中国的电视新闻上没有一条成千上万的民众在香港街头举行抗议集会的画面。

香港和平“占中”期间,一幅讽刺中国大陆游客“宁喝毒奶粉,不当卖国贼”的照片再度爆红社交网络。(网络图片)

香港和平“占中”期间,一幅讽刺中国大陆游客“宁喝毒奶粉,不当卖国贼”的照片再度爆红社交网络。(网络图片)

中国社交网站曾一度引发争议的一副照片在和平“占中”期间再度火爆流传。今年3月,逾百名香港网民不满内地游客增多,在香港旺角发起所谓“爱国爱港大游行”,呼吁内地人购买国货,不要来港消费。 游行中一位妇女更打出“宁饮毒奶粉,不当卖国贼”的标语,讽刺大陆游客到香港抢购奶粉。中国大陆曾经发生在婴儿奶粉中添加有毒物质三聚氰胺的毒奶粉事件,引发中国母亲到香港和海外购买外国奶粉的浪潮。香港奶粉一度被大陆游客抢购一空,港府有关部门不得不采取限购措施。

*严防港伞革命延烧大陆*

在官媒严格控制对香港占中事件报道的角度的同时,中国警方加强对公开支持香港占中活动的大陆公民的打压,防止被海外媒体称之为香港“雨伞革命”的火焰延烧到中国大陆。北京宋庄六名艺术家上周举行声援香港市民占中活动的诗歌朗诵会,被警方先后带走11人,其中六人“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诗人王藏在网络发放“占中”图片,被以同样罪名刑拘。目前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在宋庄采访的BBC记者杉丽雅被没收了记者证,德国《时代周刊》驻北京办事处的新闻助理张淼也因香港占中有关的新闻而被刑事拘留。

根据外国媒体获得的最新消息,北京宋庄艺术家丁酊的妻子陈酲向记者透露,丁酊于10月6日星期一的凌晨,因被怀疑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行动被警察从家中带走,目前被关押在第一看守所。

*效法普京 秋后算账*

相比起中国官方媒体的宣传,外媒对香港占中事件的报道则是多角度、多侧面。《华盛顿邮报》10月3日发表一篇分析文章称,对中央政府和港府可能会仿效普京2011年对付因不满杜马选举和政府腐败而走上街头的俄罗斯民众的手法,应付这次香港的“雨伞革命”。

对走上街头抗争的俄罗斯民众,普京沒有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去进行铁腕暴力镇压,而是采取谨慎的做法,动员自己的支持者和示威民众抗衡,同时利用手中掌控的国际媒体渲染示威者受到了美国和欧洲等外国势力操控。

即使当时示威活动并非完全和平非暴力,但俄罗斯当局仍然非常克制。经过几个月的示威,能熬过了严冬的抗争者所剩无几。到2012年,运动已经失去能量。到年底,运动基本上已全盘瓦解。抗争运动已委靡不振的時候,普京才真正着手镇压。独立媒体和NGO组织首当其冲,被逼关门。运动领袖被起诉各种罪名,到现在还被软禁。

《华盛顿邮报》指出,从这几天香港各界的行动可以看出,时间上高度配合,口径高度一致,不难推测背后有人在指揮。而采取的策略,与普京对付示威者的手段十分相似。整个策略就是想要在最低风险下,解決事件。

香港网络新闻《独立媒体》分析说,有传闻指北京对应付占中的最高指示是,不妥协,不流血。用(假)消息恫吓以及(真)暴力威赫,努力以最低武力让学生自行清场。

《独立媒体》分析认为,暂时看来,由于示威者热情有增无减,现在强行用武力清场的公关风险太高,而且很可能招致更多人出来站在学生的一边,估计中国政府不会这样做。现在中国国内的舆论已控制稳妥,所有相关新闻都经过严格的把关、剪裁,并拘捕超过二十个以上敢于公开声援香港占中民众的内地人士。目前拖下去对中共的风险成本不高,中共真的要学普京玩耐性。

*噩梦*

英国《经济学人》发表的文章认为,这场“雨伞革命”是北京领导人自从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最担心发生的“噩梦”。这是自从1989年以来首次在中国的城市发生以学生为首的民主抗议行动。由于香港的法律体系仍然是英国人所留下的,因此港府不能使用中国大陆其它地区所惯常采用的措施,使用武力以及严格控制香港的媒体和网络。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需要保持香港的稳定和繁荣,如果处理措施不当可能会让这个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和中国的形像严重受损。

英国《独立报》称香港已经“长大成熟了”。《独立报》的文章指出,在香港这个本来不太关心政治,以经济和贸易为主的地区,民众和学生开始包围政府总部,发誓无限静坐,要求民主选举。文章说,香港人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他们的要求是公正和合法的。文章还敦促北京的领导人最好耐心地倾听香港人民的声音, 否则,香港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港人擅街头政治*

在海外舆论中,新加坡成为中国最坚定的支持者。新加坡《联合早报》回顾了香港人喜欢街头政治,呼吁解决香港困局的方式让政治从街头回到会议室。

《联合早报》说,街头抗争作为一种社会运动的形式, 一直伴随香港历史。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街头抗争多发生暴力事件,“六七暴动”中港人对共产主义的心理认知产生不可逆转的影响,这也直接影响了七十年代港英的一系列改革动作。随后,历经2003年“反二十三条大游行”、2012年反国教全民集会,新世纪以来的两场大型街头抗争均以港府的妥协告终,这也影响了港人过去十年来对解决政治问题的思维惯性——正如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Richard C. Bush III在文章中写到,香港诉诸解决的方式就是:The Street。

*巴西队的教训:赢到尽 输得惨*

香港《信报》发表社评,把香港占中行动发展到和巴西国足最近在世界杯的惨败联系在一起,称中国“愈想赢到尽愈是输得惨”。《信报》在社评中评价巴西足球队说,强队之所以惨败,很多时候是由于求胜心切,而且是企图以狮子扑兔的澎湃力量赢到尽,只顾一味的进攻,完全忽略了防守。

他们错误地相信了一个貌似美丽但内里歹毒的谬思:进攻就是最佳的防守。

足球场上启发出来的道理同样适用,愈想赢到尽,愈是输得惨。香港《信报》社评回顾了香港民主派的民间公投,本来被普遍看淡,后来居然得到近八十万人踊跃参与。原因是国务院于今年六月初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白皮书》,内容是要表达赢到尽的决心。国务院强调,“中央授予香港特区多少权,香港特区就有多少权,不存在所谓的剩余权力”。结果,致使高度自治的香港人情绪反弹,人大委员会决定在政改方案三重落闸,动机仍然是求胜心切的“赢到尽”,普选特首确保成功筛选的安全系数高达百分之百,泛民阵营“一毫子也没有”。结果香港人又一次情绪反弹,酝酿多时却步履迟疑的占中运动,原本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没有人看得起其影响力,可是政府总部平地一声雷,掌权者在示威者零星冲击的情况之下,断然出动武装到牙齿的防暴警察,且先后发放八十七枚催泪弹,把一场“雨伞革命”送到国际社会视线范围内。

事态发展至今,社会撕裂若此,真心诚意爱护香港的有识之士无不椎心悲鸣。《信报》社评呼吁中央和特区政府必须先抛弃赢到尽的心态,毕竟政治从来是一门妥协的艺术,妥协包含互谅互让,凡事寸步不让只会输掉更多的人心;另一方面,现在示威者的叫价未免也太高了,既想撤回政改方案,又要特首鞠躬落台,甚至要求人大委员会向全港市民道歉,同样摆出企图“赢到尽”的姿态。《信报》社评呼吁双方不一定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不可,适当而有意义的对话才是共存之道,毋须妄求我全赢你全输。

*凌峰解释港英时代为何不要普选*

台湾《自由時报》发表媒体人凌峰的文章,对目前最流行的反占中理论加以反驳。很多中国网民质疑香港民众为何在港英殖民时代不要民主选举,回归大陆之后之后要求普选。凌峰解释说, 英国殖民時代,把香港从贫壤建设成东方之珠,虽然没有实施民主制度,但其行政效能、司法公正、公司治理、人权保障、警察执法等等,都获得港人的高度信任。可以说,港人实质生活获得民主制度下应有的保障。更何况,末代总督彭定康启动政制改革,受到港人一片按赞,反倒是中国专制政权恼羞成怒,批评香港民主化别有居心。

凌峰指出,香港回归之后,中国以经济手段盘根错节控制香港,港人从地铁、奶粉、医院等基本生活都受到来自“内地文明”的冲击。除了听命于北京的政界、商界、媒体甚至黑道获利,大多数港人所得降低、前途茫茫,沦为二等公民。所以,有香港学者分析,一国两制令港人完全失去信心,这次运动堪称是港人对贫富差距恶化、中港矛盾加剧累积的所有不满一次性大爆发。

*专家:违法和普世价值*

针对中国媒体最近几天连篇累牍发表文章,称占中人士反法治、反民主的论点,媒体人刘路回顾了当年美国民权运动时的经典案例分析了香港民众和学生占中的合法性问题。

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一日,黑人女裁缝罗莎在美国南部的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市的法院广场登上一辆巴士,司机要求所有的黑人起身,为一位白人乘客让座。司机的根据是一条被称为“吉姆克洛法”的法律,罗莎拒绝让座,她说:我受够了。我唯一不能忍受的,是屈服之累。罗莎因为违反法律而被逮捕。

罗莎•伯克斯因触犯法律而被拘捕之后,开始援引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国宪法精神向高级法院上诉,每天有三万名黑人拒绝乘坐公交车以示抗议和支持,罗莎和她的支持者以非凡的勇气和尊严直接推动了美国的民权运动,最终让美国的种族隔离法被废除,美国黑人赢得了跟白人一样的民主权利。罗莎也成了民权运动之母,赢得了美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尊重。她去世的时候,美国总统奥巴马都向她献上敬意。

刘路分析说,香港人民占中运动,跟美国民权运动有类似之处。表面上可能会触及现行的游行法,但是它是以追求香港人民的最终民主为目标的,它符合更高层次的法律精神,因此对它进行违法性质疑,是浅薄的和别有用心的。

任何一场大规模的民主或民权运动,都不可避免地会跟某些具体的法律条文如游行示威法等相碰撞,如果行动中把自己的行为局限在这些具体条文所规范的鸟笼之内,则行动根本不可能取得任何成果,甚至不可能展开。没有罗莎的“违法”之举,就不会有美国民主人权的进步。

法律是有层次的,如果争取民主民权的运动符合正义和普世价值,即符合法律的本质属性,即使突破一些具体的社会管制性质的法律条文的藩篱,也是必须的和可以理解的。因为它符合更高层次的法律精神,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法。

*占中与四中全会*

对于香港占中运动和中国的关系,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认为,中共面临六四以来最严峻挑战,必须依赖习近平做出明智的抉择。

《经济学人》的文章说: 佔中活动的演变,将决定中国政府及其人民之间的关系。中共目前面临的难处,在于内部已出现零星渴望民主之兆,镇压、收编与武力或许能让占中人士噤口,但中国其他城市也很快就会响起抗议之声。此刻中国正面临六四事件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必須仰赖习近平做出更明智的抉择。

中国独立政治评论人士丁子这样评论“香港占中最后的结局”。他说,香港占中最后的结局只能以泛民主派的胜利而告终。第一,没有什么人敢对学生们动武。习近平做不成邓小平,不是说习近平在本质上不会是邓小平,而是当今的形势不允许他是邓小平。香港不是北京,而且香港的学生更趋于理性,这都是和八九六四的不同点。第二,香港的警察也不是北京的警察,一旦有激烈的对抗出现,警察的倒戈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习近平一定不会忘记当年叶利钦站在坦克车上的振臂一呼。

丁子分析说:习近平给香港民主和真普选,无碍北京政局,也不会因此引起动荡,连锁反应会有的,但是起码近期不会出现。四中全会即将召开,在香港问题上退让一步,在四中全会上就多了一点筹码,如果上了强硬派的套,就是覆水难收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