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禁书书商离奇失踪 港人忧一国两制


1月3日,抗议者们在香港中联办外张贴失踪的书商照片。

1月3日,抗议者们在香港中联办外张贴失踪的书商照片。

自去年10月以来,以出版批判中国领导人书籍为主的香港巨流传媒(Mighty Current)老板、员工五人陆续失联。最近一位是巨流合伙人、铜锣湾书店(Causeway Bay Books)老板李波(Lee Bo)。离奇失联、亲笔传真等一系列事件更是引发众人猜测事件的背后正是中国当局。随着事态的发展以及英国和瑞典外交部的介入,这一事件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全球目光。

事件离奇 猜测指向中国当局


李波的太太蔡嘉苹1月1日向香港警方报案,称丈夫自12月30日以来失联,担心他被绑架。1月3日,铜锣湾书店收到一封李波的“亲笔信”,称其“采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内地,配合有关方面调查”,并表示自己“目前情况很好,一切正常”。

尽管如此,李波的太太蔡嘉苹证实,他随身并未携带旅行证件,警方也没有记录显示李波曾经出境。因此,这封信并没有让人安心,反倒引起香港社会对该事件的怀疑和揣测,认为李波可能被中国当局安全人员“绑架”至大陆。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在香港的中国问题研究院倪伟平(William Nee)表示,在去年巨流传媒老板桂民海、店长林荣基、总经理吕波和业务经理张志平接连“失踪”时,外界存在好几种猜测。然后这一次李波亲自确认他人在内地配合调查,加上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就此事指责铜锣湾书店发布政治谣言、捣乱大陆秩序,使得舆论一致指向中国当局。

他说:“所以我认为那就是为什么香港人,民主人士,公民社会这些人,甚至是建制派的人都很担心这对于香港的言论自由以及长远的“一国两制”框架来说意味着什么。”

特首发话 被质疑力度不够

由于舆论猜测大陆执法人员在香港“绑架”李波,香港特首梁振英于4日专门召开记者会。他指出,“根据一国两制的安排,根据《基本法》的规定,只有香港的执法人员有权在香港执法,香港以外的执法人员无权在香港执法”。梁振英表示,尽管李波的太太要求警方撤案,但特区政府将继续调查。

不过,特首的一翻表态没有打消一些人的忧虑 。亚洲出版业协会(The Society of Publishers in Asia, SOPA)编委会主席汤姆·利安得(Tom Leander) 担心香港政府缺乏与北京方面以透明方式解决这一事件的决心。

他说:“我知道梁振英表态说在香港警察不知情过关的情况下把出版商带走是违反《基本法》的,但是他没有站出来直接了当地提及这个案件,也没有直接与北京方面接触。这是一个很艰难的情况,因为香港之所以有其吸引力,一部分原因就是法治和言论自由。”

香港大学人权与比较宪法学教授戴大为(Michael Davis)认为,问题的根本在于香港政府不情愿守护香港的自治。

他说:“现在的这件事,香港政府对于要怎么处理不知所措,因为他们不想说任何冒犯北京政府的话,而同时公众又要求一个解释。”

英方介入 中方称李波是中国公民

香港禁书出版商“失踪”之所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关注,其中原因之一是巨流传媒老板桂民海为瑞典公民,而李波持英国护照。

英国外交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于5日开始访华行程。他在与中国外长王毅共同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李波持有英国护照,英方已要求香港和中国当局协助调查其下落。

北京方面没有证实李波是否被当局执法人员扣留调查,不过王毅表示,按照《基本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李波“首先是一名中国公民”。

国际特赦的倪伟平说,王毅的这一说法让香港人感到不安。

他说:“很多香港人都有双重国籍。他们很担心中国政府是否会尊重这一方面他们所享有的各种权利。”

中方指责炒作 港人忧心未来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6日继续发表社评,称“香港书商配合调查真是被炒作歪了”。文章提到李波在香港“消失”、在内地出现时表示,“如果是内地警员去香港对李波采取强制行动,把他‘五花大绑’塞进警车带过检查站,那肯定不行”,又说“全世界的强力部门通常都有规避法律让一个被调查者进行配合的办法”。

据《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道,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林和立(Willy Wo-lap Lam)称,“失踪”的桂民海等人计划出版有关习近平的新书,名为《习近平的情人》(The Lovers of Xi Jinping),该书将跨越1985到2002的时间。

国际特赦的倪伟平说:“在中文的世界,香港有着重要的地位,在这里,人们可以出版那些不被中国大陆允许的内容。学者、甚至是政府官员都会常来香港购买这些书。”

正因为如此,《环球时报》的社评指责铜锣湾书店向内地读者出版、销售政治书籍,“给内地维护秩序制造了特殊干扰,挖了内地法治的墙角”。

至于这些禁书是否存在不符合事实的诽谤内容,并没有人否认,但是在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亚洲问题分析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看来,重点在于一个国家政府如何处理诽谤。

她说:“诽谤应该是民事违法行为,不应该被视作刑事违法。自由之家在给国家的言论自由排名时,其中一个就是看这一点。”

《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要香港的反对派搞清楚“一国两制”的实质含义,“不应幻想‘两制’高于‘一国’”。而这正是这几天来很多香港人表达的担忧。

美国《华盛顿邮报》1月6日也针对此事发表社论:“在贸易和海事纠纷这些复杂议题上对中国有耐心是一回事,但是对中国越过大陆的界限强加其全面控制的丑陋要求这种行为是不能容忍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