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北京武警二院停诊 患者集体讨说法


2月26日,来自陕西的大二学生魏则西在网上对“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这一问题长达千字的回答被大量转载。一时间,莆田系医院和百度竞价搜索排名内幕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不幸的是,年仅21岁的魏则西被涉嫌欺诈的北京武警二院内的“江湖游医”所误,在耗尽父母因为其治病而东拼西凑的二十多万元之后,还是因病情恶化而离开了人世。魏则西之死和他求医受骗的悲剧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应。目前,中国官方有关部门业已介入了调查。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到武警二院现场了解最新情况和反应。

主持人: 魏则西的故事被曝光以来,已经把提供误导信息的百度和他生前最后就诊的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魏则西的父母和在这个医院就诊的其他患者们有什么反应吗? 这方面有没有新的情况?

记者:魏则西的父母一直很低调,他们在5月2日处理完魏则西“三七”的后事之后,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对《法制晚报》记者表示:“讲实话我们不想接受任何采访,所有想说的话已经通过媒体发了声明 。” 魏父强调他们没有恶意,没有针对哪个媒体,也没有针对哪个组织。此外就没有再听到他们的声音了。我们目前还没有联系上魏则西的父母。

今天武警二院宣布停诊,门口及四周有些警车和警察,一些患者被拒之门外,也有一些围观群众。上午聚集的人比较多,大约有一二百人,下午少了些。有些患者看到记者,向记者索取了名片,但只是说需要时再和记者联系,大多数人不愿在摄像机前讲话。

患者:百度指引的疗法费用高疗效差

后来有一位冯姓患者和在场的患者家属同意接受录音采访,下面我们就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记者:怎么找到这家医院的?

冯先生:从网上看的

记者:是哪一家的网?

冯先生:百度上。

记者:治疗怎么样?

冯先生:我感觉费用太高,太贵。一开始,他也没讲……我后来治疗当中的时候,听他们说培养细胞以后注射的时候,他说一针五千块钱,我打了四针。

记者:效果怎么样?

冯先生:效果?我现在感觉身体免疫力在下降。

疑似密探搜集维权病患手机号

主持人:这些在武警二院讨说法的患者们有没有获得院方或者官方答复?他们集体维权会不会被看成是这些年来中国经常发生的医患关系问题,或者所谓的医闹?

记者:今天我们在医院那儿看到的情况是没有听说有什么答复。在场的维权的患者告诉记者,院方在6号,也就是后天,会给他们一个说法。患者们说,他们到时候会再到医院等待答复。目前看来,官方没有把这些患者及其家属的维权行动定性为医闹,因为这不是个案,而且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也有联合调查组和中央军委介入调查。武警部队高层也表态,绝不姑息。现在看情况似乎是受害人在依法维权,成立了有将近一百人的微信群。不过,他们也很谨慎,警惕坏人趁机捣乱,给他们的维权行动抹黑。今天上午就有一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在偷听患者们相互交换的手机号,然后把号码存进自己的手机,被病友们当场发现。

主持人:中国宣传部门要求吧有关魏则西的报道全面降温,不得自采自编,是否属实?目前来看,认为自己或者家人受到医院和百度误导和欺骗的患者们应该如何维护他们的正当权益?

记者:这个我们目前还无法查证。不过我们在现场看到,那里的气氛已经比较紧张,患者们也是非常低调,谨慎。他们在微信群里呼吁大家警惕坏人渗入,勿让他们维权的行动和计划提前透露出去。不过,大家也许还记得,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19号在互联网会议上提到的“一要三不能”,里面就包含了“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多少来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句话指的似乎就是中国搜索引擎百度的高价定位做法。患者微信群的群友们表示,他们正在聘请律师,准备起诉。同时也有人呼吁大家团结起来,联系媒体,争取社会支持。

维权者:严查莆田系利益勾结

今天我们在现场采访了一位维权人士,他叫王福磊(网名渔夫)。

渔夫:坑蒙拐骗,把部队的医院全部包给“莆田系”,然后对患者骗取钱财,数额非常巨大。这无论在哪个国家,绝对是犯罪集团,诈骗。

记者:你认为现在谁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渔夫:至少医院、监管部门还有推广的百度,都应该给社会给公众一个交代。
记者:你认为这个事情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个情况,它背后的原因、深层的原因是什么?

渔夫:深层原因就是利益勾结,各方面都会有,权钱交易 。因为现在中国很多的民营企业都被“莆田系”控制了,这个要求国家应该严查他们,把这些不合法的,坑蒙拐骗老百姓的全部予以取缔。

记者:下一步怎么做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

渔夫:这个只能是更多人来关注,更多人来参与,来呼吁,大家一起去努力。

YouTube视频:VOA连线:美国之音记者进入武警二院采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