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会通过医疗改革法影响巨大


美国国会众议院日前投票通过酝酿已久的医疗改革法案,并且由奥巴马总统签署成为法律。该法案曾经因两党中维护生命权的议员要求加入禁止把联邦经费用于堕胎的条款而一度陷入僵局。那么,这个僵局是如何打破的呢?这个法律对美国国会今年举行的中期选举会产生什么影响呢?

美国国会众议院3月21号以219票对212票通过参议院版本的医疗改革法案,当天又以220票对211票通针对参议院法案提出的修改议案。3月23号,医疗改革法案由奥巴马总统签署成为法律。

但是,这个法律的通过并非一帆风顺。国会就这个问题的辩论进行了一年多,而且立场针锋相对。支持医疗改革的人士声称,对没有医保、失业或支付不起医保的人来说,该案使他们可以得到担负得起的医保,对有医保的人来说,保险公司从此不能因病人已有的疾病或生理状况而拒付保单,也不能在病人病情恶化时剥夺其医保计划。

但是,包括共和党人在内的反对派人士指出,医疗改革法案耗资昂贵,而且给予政府过大的权力。另外,该法案也没有加入禁止把联邦政府的资金用于资助堕胎的条款,这对维护生命权的国会议员,包括民主党议员来说,是最无法接受的。

最终,奥巴马总统和主张维护生命权的本党国会众议员达成妥协,同意签署一项行政命令,承诺不把联邦经费用于资助堕胎,才打破了法案陷入的僵局。但是,在医疗改革法案酝酿之初,他曾表示要把堕胎作为医疗改革的中心环节对待。

华盛顿智库“美国进步中心”医改专家伊戈尔·沃尔斯基说,医疗改革法案试图解决三方面问题:“面对4千7百万没有医保的美国人,法案旨在使更多的人获得能够担负得起的医疗保险,同时降低医疗费用。目前,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大约百分之17都花在医疗保健上,这实在无法维持下去了。另外,这个法案还努力改进医疗照护体系,例如医生提供的照护,以及费用支付方式等。”

维护生命权的组织“苏珊·安东尼名单”的主席玛杰里·丹能费尔斯勒指出,美国的医疗体制从此将从私人性质,转向由政府负责管理:“该法案通过之前,美国医疗体系一直是私人性质的,也就是说,它不受政府的控制。但是,该法案通过后所带来的一个变化是,从此,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将担负起管理我们的医疗保健体系的责任。作为一个维护生命权的组织,我们的前提是,堕胎从来就不在医疗保健的范围之内。”

“美国人维护生命联盟”的法律顾问玛丽·哈内德进一步分析了堕胎问题引起争议的原因:“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堕胎不是一项宪法权利, 因为这涉及未出生胎儿的生命问题,胎儿也应该有生命权。民调显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注重维护生命权。他们认为不应该使堕胎合法化,至少应该对堕胎实施更多限制。”

反对医疗改革法案的人士对总统颁发行政命令的法律效力提出质疑。他们指出,总统的行政命令没有立法的法律实施效力,而且总统本人以及之后的总统都有权撤回先前颁布的行政命令,因此,这个行政命令对禁止堕胎没有绝对的保障。

哈内德估计,医疗改革法案的通过,将对今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产生影响:“民意调查显示,该法案在全美各地都非常不受欢迎,很多美国人对此义愤填膺。我认为,他们在今年11月投票时会想起这件事,很多国会参众议员在各自的竞选活动中也会看到由此带来的后果。这件事到时肯定会影响美国人的投票。”

“苏珊·安东尼名单”的主席玛杰里·丹能费尔斯勒确信,一些国会议员会因堕胎问题被选下台:“过去一年,奥巴马总统手伸得太远了,特别是在堕胎问题上,他的作法和民意相去甚远。美国的维护生命权运动已经有了大踏步的增长。过去9个月里,我们这个的组织规模就扩大了两倍。”

据“美国进步中心”医改专家伊戈尔·沃尔斯基分析,共和党人虽然有可能通过两个途径对医疗改革法案提出挑战,但是成功的希望都不大:“一个途径是在国会提出各项废除立法,由于民主党在国会占多数席位,这个途径根本行不通。另一个途径是通过法庭达到废除的目的。这个途径也不大可能成功。众多由政府指导经济活动的先例表明,这个法案可以经得起宪法的监督。”

目前,美国有很多州的检察长,其中全是共和党人,已经提出阻止该法案实施的诉讼,理由是该法案要求所有人购买医疗保险的作法违反了宪法,一些州议会也通过了阻止这项法案实施的立法。反对人士说,医疗改革法案的辩论才刚刚开始。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