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奥巴马贸易“快车道”授权众议院遇挫


奥巴马总统在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等人陪同下拜访国会。(2015年6月12日)

奥巴马总统在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等人陪同下拜访国会。(2015年6月12日)

尽管奥巴马总统星期五(6月12日)上午亲往国会恳请众议院议员放行其贸易“快车道”授权,但其努力却未见成效。奥巴马试图达成泛太平洋贸易协定努力星期五遭遇重大挫折,而最大的阻力来自于他所属的民主党。

在几乎所有议题上都对奥巴马予以全力支持的国会民主党人,却在贸易议题上令民主党籍总统深受挫折。国会众议院民主党人未对赋予总统贸易促进授权的法案放行,实际上否定了由该党首创,并在过去四十年间予以支持的所谓“快车道”贸易授权。

倾向于美国制造业工人利益的经济智囊机构经济政策研究所的经济与制造业政策研究项目主任罗伯特·司考特(Robert Scott)称此次表决为贸易政策的一个分水岭。

他说:“我认为这表明了贸易和投资谈判的老路子已经行不通了。我认为国会此次想要明示,要以‘快车道’方式促成经济全面复苏是条行之无效的路子。”

如果该授权得以通过,奥巴马政府可将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提交国会进行直接表决,而国会无权对其中条款予以修改。TPP是奥巴马政府致力于推动的重要贸易协定,涉及美国和其他11个太平洋沿岸国家。协议涵盖的12个国家的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的四成。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将周五的表决称作工会组织和进步团体与奥巴马政府之间的激烈较量。这篇报道说,在星期四与国会民主党议员举行的会议上,白宫办公室主任麦克多诺、劳工部长佩雷斯及财长杰克·卢把次日投票视为一场关乎美国普通工人在全球化贸易中能否受到保护的生死之战。

奥巴马总统周四晚间在未经事先安排的情况下出现在年度国会棒球赛,试图说服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投票当日上午,奥巴马亲往国会,试图在最后一刻打动民主党人。但其尝试未获成功。

来自加州旧金山地区的民主党领袖佩洛西表示:“我们希望给美国工人一个更好的选择。”

国会共和党领袖试图鼓励共和党议员支持贸易调整援助计划,但未获得足够票数。长期以来,共和党人将这项计划斥之为浪费金钱。

经济政策研究所的贸易学者司考特说,总统推行的贸易议题折翼国会山,部分应归咎于共和党人对贸易调整援助计划的抵制。他说,另一版本的贸易调整援助计划或将于下周在国会再度投票表决。

他说:“对贸易调整援助计划的投票表决反映出国会对于‘快车道’所付代价的担忧。”

司考特说,这项议案也凸显出国会对于奥巴马政府极力推动的泛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的忧虑,担心美国从中获益不多,更可能导致不平等。

尽管此次国会否定的贸易“快车道”授权与美中贸易没有直接关联,但有学者指出,由于泛太平洋经济伙伴协定本身所具有的地缘政治色彩,因而难以与中国脱开干系。

长期对中国及日、韩等国的货币政策持批评态度的马里兰大学商学院经济学家彼得·莫里奇(Peter Morici)教授说,与亚州国家相关的贸易协定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可视作是对中国启动的开发银行的一种制约手段。他说,当中国日益在亚洲表现出强势姿态之时,此类贸易协定一方面可以为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如越南和韩国提供经济上的支持,另一方面也可以惠及美国经济。

但是,他说:“奥巴马近年来在这方面(促进美国出口)做的并不出色。例如,与韩国的自贸协定使得我们与韩国间的贸易逆差翻了一番。我们的出口并无起色,而进口却大幅增长。”

至于中国因素,莫里奇认为,他希望TPP能够在货币汇率问题上有严格约束,因为除中国外,日韩也对其货币进行干预。他说,如果没有明确的约束条款,一旦未来中国甚至印度参与TPP或其他自贸谈判,当前缺乏对汇率问题明确约束的协定将是一个坏的先例。

推崇贸易自由化的华盛顿智囊机构加图研究所的贸易问题学者威廉·沃森(William Watson)则认为,在TPP谈判中贸易逆差并非需要担心的问题。他说,贸易逆差显示出美国在商品进口方面得到好的价格,显示富裕的美国所具有的购买力,以及经济上的强劲。

沃森认为,此时加入中国因素只会导致无意义的担忧。

他说:“TPP基本上是美国设计的一个机制,其规则当然反应出美国的首要利益。所以,中国是否加入,大可不必为此忧心。以某种方式将中国与TPP搅在一起只是一种吓唬人的手段,目的是引发公众的担忧。而目前中国与TPP之间根本没有关系,因此这种担心也自不存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