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普京主义是如何炼成的 (1)


俄罗斯总统普京2014年3月27日会见总理梅德韦杰夫。他们被一些中国人称作总统总理二人转

俄罗斯总统普京2014年3月27日会见总理梅德韦杰夫。他们被一些中国人称作总统总理二人转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 -- 卡尔·马克思

目前,俄罗斯在乌克兰北部、南部与东部边境陈兵10万,对乌克兰实施威慑。无论普京是否对乌克兰采取进一步动作,克里米亚弃乌入俄之功,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已将普京视为带领俄罗斯重返世界的英雄。无论国际社会对俄罗斯重返世界是否欢迎,对内实施专制、对外奉行强权的普京主义已经隐然成形。

普京主义及俄罗斯重返世界,为社会转型理论提供了一个新课题,即专制向民主转型不是单行道。只要专制的文化土壤没有被深挖改良,民意仍有可能簇拥专制强权复归。

*普京主义:由大国沙文主义与强权政治锻造的剑*

普京上台之后,世界各国多半把他和前任叶利钦等量齐观,一度还以为他想做勃列日涅夫第二。虽然批评普京专制倾向的声音一直存在,但因为还有一个更专制的中国在,大多数人并不担忧俄罗斯向专制回归,认为毕竟还有个民主政治的框架在那里,多少有点约束作用。自从克里米亚脱乌入俄之后,世界在惊呼希特勒吞并苏台德事件重演的同时,才发现普京统治下的俄罗斯对世界安全的威胁更甚于中国。

俄罗斯政治的明显转向,始于普京执政之后。普京上台之前,俄罗斯曾一度告别专制、走向民主。自1999年开始,普京充分利用了他娴熟的政治驾驭能力,带领俄罗斯,逐渐完成了回归专制和霸权这一政治演变,他本人则从民选总统成功变身成为独裁者。值得注意的是,普京政治上的每一个重大转变,都得到了俄罗斯的主流民意支持。当然,这话也可以这样说:普京巧妙地迎合了俄罗斯民族的大国沙文主义传统,成功地利用了俄罗斯人数百年对威权的依赖,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政治理想,成为俄罗斯今天的“彼得大帝”。

可以说,普京带领俄罗斯重返世界,簇拥其前行并一路伴奏的是俄罗斯主流民意。分析俄罗斯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的政治,就知道普京主义这把“利剑”的磨成,是普京与俄罗斯民意互动的结果。

*斯大林:普京心目中的英雄*
在普京就克里米亚问题发表电视讲话时,有俄罗斯老人举起带有斯大林像的挂历

在普京就克里米亚问题发表电视讲话时,有俄罗斯老人举起带有斯大林像的挂历


被西方世界视为暴君的斯大林,其幽灵一直徘徊在俄罗斯的上空。

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从未彻底否定过斯大林。2000年普京正式当上总统以后,开始肯定苏联的“成就”。首先,普京恢复使用了斯大林采用的苏联国歌,并批准发行一本把斯大林描绘成“高效管理者”的教科书,大肆讴歌斯大林领导卫国战争的丰功伟绩。此后,他持之以恒地反复颂扬斯大林的功绩。2007年6月,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普京表示,任何国家的历史都有污点,别的国家的历史污点比俄罗斯的还多,所以,俄国人不必为过去的历史感到耻辱。普京还说,“我们的历史没有类似纳粹主义那样的黑暗的一页。每个国家和每个民族的历史都有问题,因此我们不应该有罪恶感。”
克里姆林宫

克里姆林宫


2009年12月3日,普京在电视直播节目中回答观众们的各种问题,他主动提到对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的评价。当时,西方媒体如英国《泰晤士报》认为俄在加紧为斯大林“平反”,说“随着克里姆林宫筹备明年二战胜利65周年大型庆祝活动的进行,斯大林重回俄罗斯日常生活的进程正在加速”。普京再次高度肯定了斯大林领导卫国战争与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他肯定了斯大林工业化的成就,“从 1924至1953年国家有了根本变化:从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国,而这时的国家是斯大林领导的”,但承认这是在牺牲农民的基础上实现的。普京再次提到斯大林领导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现在谁也不能指责组织和领导了这场胜利的人。” 为了安抚俄罗斯人,普京也批评了斯大林的镇压,“我们的数以百万计的同胞遭到镇压。这种管理国家、取得成就的方法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是反对自己人民的大规模罪行”。

在东欧共产阵营崩溃后不久,捷克、波兰等国先后实施了“除垢法”,通过清除共产主义促进社会顺利转型。捷克“除垢法”于1991年通过,波兰直到1997年才首次颁布类似的法案(Lustration Law)。俄罗斯从未大规模开展除垢,2011年 3月 ,一个介绍前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秘密警察监视异议人士的图片展在莫斯科开幕,曾被视为对俄罗斯政治禁忌的突破。

普京有句名言被广泛引用:“谁要是不为苏联解体而感到遗憾,他就是没有心肝;谁要是想恢复原来模样的苏联,他就是没有头脑。”闻者都以为后一句话是普京这番话的落脚点,其实是误解,直到现在,人们才知道,他的军事强国梦一直存在,但并非对前苏联的简单复制;在时机不成熟时就挂在嘴上,才是“没有头脑”之举。

*强国梦迎合了俄罗斯民族的大国沙文主义*

对于有大国沙文主义传统的俄罗斯人来说,普京的魅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大力主张的强国主义。

1999年夏天,普京被叶利钦推上总理之位、并宣布其为接班人时,人们对其前景并不看好。车臣平暴事件才让俄罗斯人对普京刮目相看。普京指挥联邦军队分三路进入车臣,清剿非法武装,树立起“硬汉领导人”形象。12月,普京发表了其担任总理以来的第一篇施政文章《世纪之交的俄罗斯》。他在文中写道:“俄罗斯正在经历几个世纪以来最为困难的阶段。这或许是2-3百年来第一次,俄罗斯真正面临着成为世界二流甚至三流国家的危险”,这段话在俄罗斯人心中引起了强烈的共鸣。失去昔日气势磅礴的大国荣光,是俄罗斯人心中永远的痛,挣扎于10年休克疗法的阵痛中,俄罗斯民众期待一个强势领袖,带领他们重新回到世界强国之列,这一梦想被俄罗斯媒体表述为“重返世界”。
普京在西伯利亚钓鱼,普京主义变得赤裸裸?

普京在西伯利亚钓鱼,普京主义变得赤裸裸?


从此,普京成为俄罗斯“女孩的梦想,男孩的偶像”,有人赞誉普京是“为俄罗斯而生的伟人”,普京的人气值居高不下,俄罗斯的年轻姑娘当中流行这样一首歌曲:“我梦想有这样一个人,他烟酒不沾,果敢坚强,像总统普京一样。”此风所及,同样崇拜威权政治与政治强人的中国,也曾掀起一阵普京热。

在俄罗斯再造苏联的梦想中,有位马克西姆·卡拉什尼科夫不得不提。卡拉什尼科夫的真名实姓是弗拉基米尔·库切连科,曾是一家网路杂志的副主编和一家亲政府的报纸的记者。他的著作甚多,《帝国的断剑》(1998年)和《为天国而战斗》(2000年)这两本书极力美化苏联的军国主义,在俄罗斯青年中影响甚大,他认为苏联复兴的道路就是成立第二苏联,他的《向第二苏联前进》一书进一步推动了这场运动,这本书曾在发行之后的18个月中再版几次,可见它在俄罗斯民众当中的影响力。

相关链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