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何清涟: 中国式的“老无所依” - 也谈清华养老金方案


中国人口普查:国家​​老龄化

中国人口普查:国家​​老龄化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养老问题是个世界性难题。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是养老金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问题;对于高福利国家来说,则是如何酌减并取得国民同意谅解的问题。8月中旬,清华大学公布的“养老金顶层设计方案”引发了激烈讨论。其中最受质疑的一点是将国人领取养老金年龄延迟至60~65岁,为了证明这一延迟有理,“美国67岁领养老金”被作为“改革”依据。有的评论则耸人听闻地渲染“美国人前大半辈子辛苦供房,退休后穷得只好卖房养老”。

由于美国并不存在“67岁才能领养老金”这一硬性规定,加之两国养老体制完全不同,有必要加以比较。

*国别比较不应局限于领取起始年龄*

为便于论述,本文将国家发放的养老金统称为“政府养老金”。

由于就业需要岗位,大多数中国城市人口(党政事业机关之外者)其实并不能工作到60-65岁这一年龄,所谓“40、50现象”谈的就是这些人在40或者50出头时非自愿“提前退休”,其实是变相失业。这些人在“退休”之后挣扎求活已是万般艰难,如果清华方案实施,意味着他们领取微薄养老金还得推迟数年。国内网上有人嘲讽说,新方案就是让实际上早已失业的人继续喝西北风生存。

国内有些官媒适时地登消息,如英国于2013年1月公布了养老金改革方案,核心是推迟养老金领取年龄,至2020年,领养老金的最低年龄将提高至66岁,2028—2046年间将提高至68岁。还有人称美国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延迟至67岁。

其实,对养老金制度只做领取起始年龄比较并无意义,因为养老金只是退休人口福利中的一部分。英国的福利制度是涵盖从摇篮到坟墓,从教育到医疗,以及保暖费、冬季燃料费等,无所不包。有篇中文“简单介绍一下英国的福利制度和个人税收补助”( http://www.cometomyfunworld.com/blogarticle.php?id=724 ),介绍得很清楚,有兴趣可以去看。可以说,英国推迟养老金领取年龄,于退休者来说只是生活水平降低的问题,但于中国绝大多数退休老人来说,则关系到基本生存问题。

至于有论者提到美国退休金延迟至67岁领取,以此证明中国的延迟有道理,则是论者一知半解所致。美国前几年确实宣布过新措施,鼓励国民推迟领政府养老金,但并非强制规定,而是奉行自愿原则。美国的政府养老金制度完善,大体上是纳税纪录达到10年(有最低收入限额),积满40个点,可以全额领取政府养老金。至66岁可以全额领取;最早领取时间是62岁,但只能领75%左右。延迟领取则奖励,比如到70岁领取可以领130%左右。为什么我只能说是“左右”?那是因为关于养老金的计算方法非常细致,根据个人情况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即领取时间并非强制性地统一划定,由公民自己决定。最重要的是,英美两国的政府养老金,在本人去世后,配偶可以依法领取一定比例。不象中国一样,领取者去世后养老金打了水漂。

因此,中国方面如果想在养老金制度上做国别比较,不能只攀比领取起始年龄,而忽视英美两国养老金制度的其他重要方面。

*中国养老的几个独特问题*

在经济大国当中,中国养老的问题非常富有中国特色:一是养老金发放实行等级制,除公务员之外,涵盖范围非常狭窄、福利种类与数量非常单薄,与GDP总量世界第二的地位很不相称;全社会的福利制度还未真正建立,已有的部分就已经难以为继。

就养老而言,中国至少面临以下几个问题:

一,中国老龄人口基数过大。《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指出,截至2012年底,中国老年人口数量达到1.94亿,占总人口的14.3%。老龄人口呈现增速快、高龄化、失能化、空巢化趋势明显的态势,加之中国未富先老的国情和家庭小型化的结构叠加一起,养老问题异常严峻。

上海号称中国“头发最白”的城市(因为知青返城相关政策),人口中有超过1/5逾60岁,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达40%。北京的老龄人口占总人口之比也已超过15%。

二,农村养老问题异常严峻。中国1.94亿老年人口中,有超过60%以上、高达1.2亿老年人口生活在农村。清华方案如果实施,影响的主要是城市职工。中国广大农村老人被纳入养老保险体系是有名无实。2012年8月27日,央视网登载一篇“农村人如何养老:养老金1月3毛 七旬老人外出打工”,文中记述,记者走访过的数个村庄,有每月领取养老金0.3元的,也有月领取1元的,最好的一例是每月领取55元。大多数得靠子女接济,少数七旬老人还得外出打工。

三,中国目前的养老金缺口高达2万亿。这些缺口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逐步形成的,今后中国经济增长减速,各地政府债务如山,是否具有支付能力值得存疑。

四、儿孙啃老,透支父母储蓄。中共建政后,中国人养老方式主要是三种:储蓄、退休金及依靠子女,目前农村也还是沿续这一模式。但由于80、90后生人不少人失业或者低薪就业,婚龄时又逢房价飞涨,城市中产以上家庭不少遇上了子女啃老问题。

啃老分两类,一是基本生活依赖父母。根据老龄科研中心数年前一项调查,中国有65%以上的家庭存在“老养小”现象,有30%左右的成年人基本靠父母供养,当时预测这一比例还将继续扩大。二是让父母出资买房买车,在中国40岁以下人口中,购房比例在60%—70%左右,28岁以下购房者过半。这些购房者由父母出资者超过50%。

“啃老”现象在90年代末就已经出现,那时媒体有大量报道,后来发现这一现象越来越普遍,干脆就报道日本、欧盟一些国家如意大利的严重“啃老”现象,以表示此景并非中国独有。但无论如何,让父母出资购房购车,使自己提前过上小康舒适生活,这种现象堪称世界独一无二。

*美国人“卖房养老”并非因为贫穷*

最后再说美国人“卖房养老”现象。“卖房养老”不是因为美国人年老贫困不得不为之事,而是因为美国人将购买住房当作一种投资方式,退休后进入投资回收期。美国人很少储蓄,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消费习惯有所改变,储蓄率增加,但与亚洲国家的高储蓄率还是无法相比。美国政府一直用税收优惠政策鼓励国民买房,由于房地产税可以抵减应税收入,买房就成了美国人很重要的一种投资方式,美国的自有住房率约为65%。但美国的房地产税较高,视各地情况不同,每年约为房价的1.5%—3%左右。大多数美国人退休后因为不想负担较大面积住房的房地产税,卖掉较大住房后搬到更便宜的居住地,所得差价就做为养老资金。由于美国政府养老金只保障基本生活,要想生活过得优裕一些,住房投资很重要,有了这笔钱,可以不依靠子女接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住房价格下跌,在房价低谷时卖掉住房的老人,退休生活受到较大影响,但现在随着住房价格回升,这种影响在减小。

中国人将来可以走“卖房养老”这条路,但这需要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趋于更成熟,全社会还要为老人提供相应的生活居住区(主要是医疗条件与生活服务),这方面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